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242.真被师父算到了
    第242章242.真被师父算到了

    言渊没有看她,而是指着那门上的刮痕,继续道:“就像我们之前猜测的那样,突厥人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杀的,而他的伙伴当时在门外没听到打斗声,一是因为那个鬼哭声,而另外一个原因,便是他们一开始打斗的地方并不是在这里。”

    “这就是为什么,这里只出现一道刀痕。”

    “嗯,可是,这个只是应证了我们当时的猜测,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啊。”

    柳若晴点点头,看向言渊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茫然。

    言渊起身,很自然地伸手将柳若晴往自己站着的这个位子拉了过来。

    “来,站在这里别动。”

    “干嘛?”

    “等我试试。”

    言渊没有多做解释,让柳若晴站好之后,走向客房的走廊尽头,纵身一跃,落到了边上一棵十分茂密且高大的榕树上。

    从他这个角度,往柳若晴的方向看过去,可以将柳若晴那边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

    他站在树上,低声自语道。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要做什么,从她这个位子,是看不到言渊的。

    等到言渊重新出现在走廊上,款步朝她走来的时候,便迫不及待地问道:“你刚刚要试什么呀?”

    言渊没有直接回答,拉着她站在走廊前,指着楼下院子里的一口井,道:“那晚,我从那个位子,清楚得听到鬼哭声是从那个榕树的方向传来的,只是当时,光线太暗,我没看清。”

    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告诉柳若晴,当时他没有去“抓鬼”,而是立即回屋的原因,只是担心她会害怕。

    现在想来,如果那个时候,他马上去把那只鬼抓下来,一切反而会顺利一些。

    柳若晴自然知道言渊说的“那天”指的是什么,当时那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又一次闯入柳若晴的脑海里。

    她的耳根不由自主地烫了起来,为了不让言渊看出来,她顺势转移了话题,“你是说,如果有人站在那个角度,是可以看到突厥人跟凶手打斗的场面?”

    “嗯。”

    言渊点点头,“那天回屋之后,到我换完衣服那段时间,不足半盏茶的功夫,突厥人死了,鬼哭声也没了,所以,我怀疑,那位扮鬼的陈家少奶奶一定看到了突厥人被杀的场面。”

    “那我们得尽快找那位陈家的少奶奶来问一问才行。”

    柳若晴提议道,却见言渊垂眸沉默了一会儿,道:“陈府的事,只是靠那陈家少奶奶的口供定不了言启的罪,只要言启不承认,我们轻易将陈家的两个幸存者暴露了,只会给他们带来危险。”

    “也对。”

    柳若晴点了点头,“光有人证没有无证没那么容易定言启的罪,除非言启他自己认了。”

    说着,柳若晴的眉头,有些苦恼地皱了起来。

    没有物证,难不成真让言启逍遥法外吗?

    “当务之急,得先救那陈家大少爷的病。”

    “可是,找大夫过去的话,很容易暴露了他们的行踪诶。”

    柳若晴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言渊点点头,继而目光深深地看向她,眼底的光芒,清澈又复杂。

    柳若晴似乎看懂了言渊眼中的意思,干干一笑,“你不是想让我去给陈少爷看病吧?”

    言渊一笑,并不否认地点了点头。

    “现在,陈家的人对官府很排斥,我们贸然派大夫过去,一方面会暴露他们的行踪,另一方面,他们也不会跟我们说实话,只有消除了他们的戒备心,我们才能从他们口中套出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言渊的话,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只不过……

    她有些为难地看向言渊,“我那医术就是个半吊子,万一没办法治好陈大少怎么办?”

    言渊被她的话给逗笑了,柔软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坚定的信任和信心,“你连裳儿那种顽疾都能治好,陈大少那被火灼伤的病,对你来说不是应该很容易吗?”

    柳若晴干笑了一声,对于言渊对她的这般信心有些愧不敢当。

    言渊伸手,习惯性地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柳若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言渊解释着自己会治言裳那病的事,说起来真的太巧了。

    师父从小有教过她中医,可是,她对中医不感兴趣,平时也没怎么认真学。

    因为这事,没少挨师父的骂。

    可她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师父也就放弃了,唯一的要求就是让她学会解一种胎毒,说是以后也许会用到。

    当柳若晴给言裳把脉的时候,发现就是之前师父让她一定要学着治的病时,自己都吓到了。

    师父果然是神算啊,竟然真的被他算到了。

    所以,她对中医确实是半吊子,唯独会治言裳的病。

    可这事太凑巧了,说出来言渊也不会相信,甚至又会开始对她的身份起疑。

    前段时间,她就觉得言渊有些怀疑她的身份了,只是最近看他没什么动静,她才暂时放松了下来。

    等找到师父,她拿到休书后,一切,也就终止了。

    “那……那我试试看吧。”

    柳若晴僵硬地对言渊扯出了一抹微笑,心里却暗自叫苦。

    算了,随便试试吧,虽然是个半吊子,可怎么说也是学了七八年的,总是有点小经验的。

    柳若晴出现在陈氏面前的时候,是当天夜里。

    接近十五的月亮,又圆又亮,照得整间破庙犹如白昼。

    自从明日客栈发生了杀人案之后,陈家这大少奶奶就没敢再去扮鬼了。

    现在这件事,虽然确实引起了朝廷的注意,但是扯上了人命案,她的心里还是悬得很。

    靖王能查出凶手便罢,若是查不出凶手,她就成了嫌犯了。

    她坐在陈公子跟前,用店小二送过来的草药,轻轻地敷在陈公子的身上。

    身后,突然间传来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虽然很轻,却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陈大少奶奶很快便察觉了。

    猛然扭身过来,见一身着烟衣的蒙面人站在她面前,只是露出了一双眼睛,在月光的反射下,看上去明亮又犀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