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243.伉俪情深
    第243章243.伉俪情深

    漂亮的脸蛋,瞬间变得惨白,她猛然起身站起,下意识地挡在了陈公子面前,“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还真是伉俪情深,陈公子都这样了,大少奶奶都舍不得弃他而去。”

    来人正是白天答应言渊过来给陈公子疗伤的柳若晴。

    陈少奶奶这种下意识的小动作,还是让柳若晴有几分佩服的。

    谁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

    陈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这如此美貌的大少奶奶,要是丢下陈公子走了,她完全可以再找一户好人家嫁了。

    可如今,她只能守在这个生死未卜,容貌全毁的陈公子身边,不见天日。

    甚至,连什么时候被人发现都不知道。

    她有些佩服这个女人,她甚至在想,如果换到自己的身上,她会不会也能做到像陈少奶奶这样。

    “少废话,你是言启派来的,是吗?”

    陈少奶奶脸上原本的惧意,成了视死如归的壮烈,看着柳若晴,冷笑道:“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我们陈家的冤情既然无处可申,我们就算到了阎王殿,也不会让言启好过。”

    她的脸上,出现了绝望和悲凉。

    躲到最后,终于还是躲不过。

    柳若晴的眼眸,闪了一闪,脸上的面纱没有摘下,而是继续道:“想要给陈家伸冤,躲在这里有什么用?躲在这里就能给陈家伸冤了?“

    她的话,让陈少奶奶愕了一下,似乎从她的话中,听出了别的意思。

    “你到底要干什么?”

    陈少奶奶看着柳若晴,防备的眼神里,淌出了极其细微的期待。

    柳若晴也没打算故弄玄虚,道:“帮你陈家伸冤。”

    “帮我?”

    陈少奶奶半信半疑地看着柳若晴,对她的话,自然不敢轻易相信。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突然来了一个蒙面人,跟她说,要帮她陈家伸冤?

    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柳若晴自然能猜到陈少奶奶心里在想什么,在这种对方防备意识最强的时候,她是最应该拐弯抹角的时候。

    当下,便从怀中取出一带银针,走到陈公子面前,道:“我替你治好陈公子,你去找靖王喊冤。”

    “找靖王喊冤?”

    陈少奶奶看着柳若晴,笑了起来,“且不说我能不能信你能治好我相公的伤,就算治好了,我跑去找靖王,谁知道他会不会包庇他那个恶贯满盈的侄子?”

    柳若晴的眉头,有些反感地皱了起来,对于陈少奶奶对言渊的这般诋毁,有些抵触,心里也升起一丝怒火。

    “所以呢?既然你不相信靖王,为什么还要去扮鬼吓唬人呢?你这样做,不就是为了引起朝廷的注意?现在皇帝派靖王过来查这件事了,你又躲着不去,随意在这里自我猜测靖王的心思,这样有意义么?”

    “……”

    陈少奶奶被她这一番责问驳得无话可说。

    确实,一开始她是想通过闹过的事引起朝廷的注意,但是,她跟相公好不容易才捡回了这一条命,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她绝对不敢轻易露脸的。

    她不知道面前这个明面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可她也清楚,这个人对她陈家的冤情,以及客栈闹鬼的事都一清二楚。

    只要她把他们二人交出去,他们绝对死定了。

    柳若晴看出了她眼底的顾虑,直接道:“你放心,我要是真想对你们不利,来之前就可以叫上官兵一起过来了,何必在这里跟你多费唇舌。”

    一句话,像是在陈少奶奶充满了戒备的铜墙铁壁上,击中了一个突破口,让她原本藏在眼底的防备,稍稍降了几分。

    沉默片刻之后,陈少奶奶才重新抬眼看向柳若晴,道:“你真的要帮我们?为什么要帮我们?”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无条件相信我,配合我把陈公子治好,等陈公子好了之后,再安排接下去的事。”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蒙面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可对于陈少奶奶来说,穷途末路的他们,在此时此刻也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似乎只有相信她这一条路了。

    沉吟片刻之后,陈少奶奶从陈公子身边站起,给柳若晴让开了一条路,“那就有劳姑娘了。”

    柳若晴满意地勾唇,在陈公子面前坐了下来。

    他烧伤的面积很大,用医学术语说,算是二级伤残了。

    也难为了陈公子还能撑着这一口气,想必是陈家的冤屈太深,让他也不甘心就此死去吧。

    那店小二还算忠义,在这样的高压下,还能坚持给他们夫妻送药送吃的。

    这陈公子能续命到现在,店小二怕是功劳不小。

    柳若晴一边施针,一边在心里叹道。

    言渊这一次要是不砍了言启的脑袋,还真是会激起民愤了。

    想到这个,柳若晴的心里便有些心疼起言渊来。

    虽说皇家无情,可那个人,还是他的亲侄子啊,真让他下手,还真是有些为难他。

    给陈公子施针完之后,需要再过半个时辰才能拔针,柳若晴只能在一边坐下,试探性地跟陈少奶奶套交情。

    “姐姐怎么称呼?”

    陈少夫人愣了一下,有些惊讶这个前脚还一副教训她口吻的小女子,这会儿却亲热地唤她姐姐。

    陈氏倒是也不扭捏,道:“小妇人陆婉。”

    “陆婉?真是个动人的名字,很姐姐的美貌很相配。”

    要换做之前,陆婉或许还会因为别人的夸张而欣然,可现在,听柳若晴这么说,眼底淌出了一丝悲伤。

    柳若晴看到了她眼底的悲伤,突然想到陈老爷和陈夫人也是因为言启看上了陆婉,因此死在了言启的手上。

    她应该是很后悔自己长了一张如此标致的脸吧。

    哎,可真是难为了她了,那个该死的言启!

    柳若晴心里有些气愤,沉吟了片刻,等陆婉的情绪缓过来之后,试探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相信靖王会替你们伸冤吗?”

    陆婉的眼帘颤了一颤,眼底划过一丝涩然,随后,苦笑道:“姑娘,如果换做是你,对方是你的侄子,你会帮着外人还是帮着自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