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244.别走,好不好
    第2章2.别走,好不好

    陆婉的问题,让柳若晴拧起了眉。

    要换做寻常百姓家,倒也难说,可言渊不是普通百姓,他除了是言启的叔叔之外,还是当朝的王爷,本就是该为民做主的呀。

    “法不容情的道理,靖王爷又怎么会不晓得,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更何况言启不过只是一个世子而已。”

    对于=柳若晴的反驳,陆婉并没有着急反驳,却也没轻易将她的话听进去。

    柳若晴也没指望陆婉能马上相信她,不然也不会用这么迂回的方法来见他们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柳若晴将陈公子身上的针拔掉,对陆婉叮嘱道:“我给陈公子扎的这几针,是帮助他烧伤的皮肤组织排出脓毒,再用小二给你送过来给他连续敷着,我明天再过来。”

    “好,多谢姑娘。”

    陆婉起身道谢,送柳若晴走出破屋。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但是,她能感觉到此人没什么恶意,在经历了这么的事情之后,陆婉还是选择相信了她。

    柳若晴沿着来时的路往城中走去,远远的,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靠在前方的一棵大树杆上,似乎是在等她。

    “言渊?”

    她眼中一亮,加快了脚步走上前去。

    而靠在树上阖着眼的言渊,也在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时,缓缓掀开了眼皮。

    见柳若晴步伐轻快地朝他跑来,唇角,宠溺地向上扬起,起身迎向她。

    “回来了。”

    “你不是说不来嘛,还站在这里干嘛?”

    柳若晴不会承认自己在这里看到言渊的时候有多高兴,可眼中的欣喜却是不曾掩饰的。

    “嗯,后来我又想起来,你这么怕鬼,万一在回来的路上吓哭了怎么办?这要是传出去说靖王妃怕鬼,多都本王的面子的。”

    柳若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意识到言渊是在取笑他,当下,便怒了。

    “臭言渊,老娘帮你大晚上去给人看病,你还取笑我。”

    说着,便做出张牙虎爪状,朝言渊扑了过去。

    双手,毫不留情地抓住言渊的脖子,用力摇晃着,“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言渊没有推开她,只是笑得一脸无奈地任由面前这个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女人,趴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这样跟她亲近着,他都觉得一整天郁闷的心情都会因此而一扫而光。

    片刻之后,他才伸手,握住了停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望着她胀红的脸,道:“下手这么狠,你真想年纪轻轻就守寡?”

    “切!本姑娘貌美如花,大不了再找个男人嫁了呗。”

    柳若晴没好气地随口道,却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嘴角的肌肉,僵了片刻。

    目光,投向言渊,见他脸上的笑容,也在此时收了起来,化作一片黯淡。

    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转,柳若晴这才意识,自己此时的身子,正紧紧地贴着言渊。

    隔着衣物,都能感受到两人身上的体温。

    此时,柳若晴的手,还搭在言渊的肩膀上,正被言渊握着。

    两人站着的姿势,格外暧昧。

    言渊嘴边呼出的热气,在她鼻尖淌过,加速了她凌乱的心跳。

    月光,打来两人的身上,让彼此间的气氛变得更加暧昧了。

    她尴尬地垂下眸子,两颊滚烫得厉害,双手,动了两下,想要从言渊的手中抽回,却被他霸道地握紧了。

    “言渊,你……”

    “别走,好不好?”

    言渊突然间冒出这样一句话,让柳若晴到了嘴边的话语,瞬间给收了回去,心脏,骤然紧了一下,仿佛要窒息了一般。

    她竟然从这个男人的语气中,听到一丝极其卑微的请求。

    之前,他不止一次问过,如果没有柳千寻,她还会不会离开。

    但是,他从来没有开口让她留下,尤其是,他这般尊贵又至高无上的身份,却用这般卑微的口气求着她。

    “好……”

    好啊。

    多么干脆的两个字,她却说不出口,卡在喉咙里,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心,一阵一阵地疼着,尤其是对上言渊这双深邃又澄澈的双眸里,带着的那一丝乞求,拒绝的话,同样也说不出口。

    “你……你先把我手松开。”

    她的手在他的掌心中,又挣扎了两下,忍下眼底的酸涩和滚烫,低声道。

    “柳天心,能不能别走,别离开我。”

    言渊的手,不肯松开,重复着刚才的问题。

    柳若晴的心脏,就仿佛被言渊给捏住了一般。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可他像以前一样,用霸道又不可一世的语气跟她说,柳天心,你他妈给本王留下来。

    这样的话,她就有足够的勇气一脚踹过去,让他滚得远远的。

    喉咙里,像是卡着一块石头,又硬又疼,连着通向心脏的那一条筋络,只要她动了动唇,心脏也会跟着疼。

    “我……我不能……”

    她低低地开口,眼底,蒙上了一层水雾。

    “为什么不能?你心里就一点都没有本王吗?”

    言渊怒了,他不信自己的直觉真的这么差,连她对自己有没有感情都能弄错。

    他攥紧柳若晴的手腕,气得咬牙切齿,“如果给不了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我不会放你走的。”

    “你……”

    柳若晴拧起眉,脸上升起了一丝慌乱,“你昨天不是答应我,只要找到我师……寻哥哥,你就让我走吗?”

    “我现在后悔了,行不行?”

    言渊松开了柳若晴的手,转身往回走,加快的步伐,似是带着几分逃离的味道。

    “你说后悔就后悔,做男人怎么连这点诚信都没有呢。”

    柳若晴跟在言渊身后追上去,心里有些急切。

    她费了多大的心思才让言渊放她走的,现在一切都白费了吗?

    “言渊,你走慢点,话还没说完呢。”

    言渊的腿太长,柳若晴追得有些吃力。

    见言渊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她气得直接跑上去,拦在了言渊面前,“话还没说完呢,你走什么走?”

    “我不想跟你说。”

    他上前将柳若晴往边上一带,“别挡着本王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