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245.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第245章245.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你这个人……还是不是男人啊,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柳若晴气结,一路追着言渊小跑,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客栈外了。

    之前因为不想引人注目,他们出来的时候,都是翻墙出去的,这会儿自然也只能从后墙翻过去。

    好不容易追上了言渊,还没等她休息一秒,言渊已经翻入了墙内。

    “你妹!”

    她咬牙骂了一声,也跟着翻了进去。

    “言渊,你站住,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

    话音刚落,言渊突然间收住了脚步,眼神在夜色下看上去格外渗人。

    柳若晴被吓了一跳,刚刚骂骂咧咧的话,也被吓得咽了回去。

    下一秒,身子突然间被言渊拽了过去,直接推向了身后的房门,他的脸,顺势压了上来,跟她的脸,只隔了几公分的距离,鼻尖的距离,不足一公分。

    柳若晴紧张得身子都僵直了,尤其是感受着鼻尖划过的那温热的气息,让她的双腿有些发软。

    身子,被言渊越发灼热的挺拔身体,抵在了身后的墙上。

    柳若晴伸出手,试图将言渊推开,腰间却突然间一紧,“这么想知道我是不是男人,我现在就回答你。”

    言渊火热的气息,在她的面前团团围绕着,而这充满眼前的气氛有些暧昧,让紧张得柳若晴心尖猛然一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想要逃走已经来不及了,身后的门,被言渊一脚给踹开了,她的身子,本能地往后仰,双手,下意识地抓住了言渊的肩膀。

    下一瞬,身子被言渊紧紧地拽进了怀里,抵在了身后的墙上。

    “言……言渊,你……你离我太近了……”

    她淡淡的气息,在言渊的划过,就像是一剂催情药,调动着言渊身上蠢蠢欲动的神经。

    他俯下身,唇,抵着她的唇边,感受着她唇边淌出的热气,“不如更近一点。”

    柳若晴的睫毛,微微颤了两下,唇,已经被言渊给封住了。

    她本能地伸手推着言渊,可越推,言渊缠绕着她腰间的力量就越紧。

    “言渊……”

    她的声音,有些软绵绵的,在此刻的言渊听来,就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你再推我,我会理解成你是在欲拒还迎。”

    欲拒还迎……

    她不推他,是不是他就可以理解成她直接接受了?

    根本没有给她更多思考甚至是说话的时间,她的唇,再一次被言渊给封住了。

    理智,被言渊一点一点地吞噬,柳若晴原本推着言渊的力量,也在一点点地被抽走。

    她开始一点一点青涩地回应着他……

    她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言渊抱上床的,身上的衣物,已经散落了一地,身体已然一片冰凉。

    柳若晴的身子有过片刻的僵硬,潮红的双颊,滚烫得放入置身于烈火之中。

    看着言渊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彷徨和迷离,可面对这个时候**正浓的言渊,她似乎并不排斥和抵触,甚至还有一丝心心相惜的情愫。

    从很早很早以前,她就认清了自己的心,她喜欢言渊,甚至,那种感情,已经远远超过了喜欢。

    可她一直在克制着自己这份不该萌生的感情,这对她,还是对言渊都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看着眼前的言渊,她还是心甘情愿地想把自己交给他的。

    一个女人得多爱一个男人,才会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身子交给他?

    柳若晴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爱言渊,但是,却确确实实是心甘情愿的。

    性,乃情之所至。

    所以,她的情,已经很深了吧。

    言渊高大的身躯,已经压了下来,两人的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

    “别怕,交给我……”

    此时,如果让言渊再像上次那样能控制住自己,根本已经不太可能了。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全部的理智,已经被彻底得吞噬。

    他俯下身,再度封住了她的唇,心跳,越发变得剧烈了……

    柳若晴青涩地配合着言渊的每一个动作,从一开始的生涩和紧张,渐渐自然了起来。

    岂止是她,对于同样是第一次的言渊来说,那种紧张的程度,并不会亚于她。

    他甚至每一个动作,都害怕自己会弄伤了她。

    刚刚开始的时候,言渊也是受尽了折磨,第一次知道女人的滋味,没那么好尝。

    帐幔被悄悄放下,窗外暧昧的明月,也被挡在了这灼热旖旎的春光之外。

    漫漫长夜,一次次尽致淋漓的缠绵背后,是一段愿意用生命去换对方一生幸福的深情。

    此生只为她,至死不渝。

    翌日。

    阳光透过窗户,洒满了春色旖旎的房间。

    一条纤瘦的手臂,从帐幔里伸出,伴随着一声轻轻的低喃。

    柳若晴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阳光透过掀起的帐幔,洒在她的脸上,刺得她的双眼,又重新闭了回去。

    下一秒,她擦眼的动作,顿了一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猛地睁开了眼睛。

    骤然一回头,言渊那张放大的俊脸,就摆在她的面前。

    柳若晴瞪大了双眼,大脑在那一瞬间处于死机状态。

    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欣赏着言渊的“美貌”,记得她第一次在墙上见到他的时候,她除了用“丧尽天良”来形容他的相貌之外,真的找不到任何的词。

    而此时的言渊,褪去了往常在外人面前寡冷和清高,脸上的线条柔和了许多。

    尤其是这样睡着的时候,竟然像个刚刚出生的孩子,这般安静唯美。

    柳若晴看得呆了,她发现,除了“丧尽天良”之外,她还是想不出该怎么形容他。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心头咯噔了一下,猛地从言渊的怀中坐了起来。

    身上那种被千军万马踩过去的酸痛,瞬间遍及了她的全身,连抬个手臂的力气都没有。

    可此时,她也顾不上身上那种骨头被踩碎的疼,手忙脚乱地跑下床,套上了衣服和鞋子,匆匆出了房间,回到了自己定的那个房间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