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246.就这样给睡了?
    第246章246.就这样给睡了?

    呆呆地望着窗外,半晌,才一脸得恍然,“就……就这样给睡了?”

    柳若晴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快啊。

    她甚至都不知道,等会儿言渊醒过来之后,她要怎么面对他。

    “要不^……现在就逃走吧?”

    省得等会儿见面了尴尬。

    言渊那家伙上过的女人这么多,他肯定不会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可她是第一次啊。

    柳若晴觉得有些亏。

    同时,她以前听言渊说他上过无数个女人的时候,她心里完全没感觉,只是怀疑他上了那么多女人会不会肾亏。

    但是,经过昨晚的几次折腾,她绝对相信他一点都不肾亏,而且还很猛……

    以至于把她折腾得连动都不能动,只要一动,浑身的骨头就会散架了。

    可现在,她不担心他肾亏,却又因为他之前上过那么多女人而耿耿于怀了。

    想到这个,柳若晴的情绪,开始不由自主地低落了下来。

    “所以……我要不要装出一副我也不在乎的样子?见面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柳若晴咬着下唇。苦恼地思考了起来。

    “那怎么行?我要是不让他负责,不是便宜他了?”

    柳若晴换了个坐姿,否定了刚才的想法。

    “不行,不行!要是他不愿意负责,还反过来笑我放不开呢?“

    “……”

    原本柳若晴觉得面对言渊已经够纠结了,没想到这么莫名其妙被他睡了,她反而更加纠结了。

    “好烦啊!!”

    她有些抓狂。

    走到梳洗台前洗了一把脸,抬眼看了一眼镜子。

    白皙的脖颈处,疯狂过后的痕迹若影若现,吓得柳若晴差点扔了面前的水盆。

    “臭言渊,你干的好事,你不会往别的地方亲啊?”

    她气得牙痒痒。

    她本来就不太喜欢化妆这么繁琐的事情,就连皇嫂之前送给她的一些御医特配的用来护肤的东西她都没带,更别说什么胭脂水粉了。

    这衣领根本挡不住脖子上这些吻痕,要是出去的话,不会被人笑死吗?

    此时此刻,柳若晴都未曾意识到,她由始至终都没对跟言渊上床这件事,有过太明显的排斥。

    唯一担心的,就是不知道等会儿该怎么面对言渊。

    许是昨晚初尝柳若晴的美好,他控制不住地要了她好几次,再加上他自己也是第一次,也耗了不少的精力,后半夜的时候,睡得比较沉。

    当他醒来的时候,怀抱中的人儿却不见了,身边空荡荡的,床位已经冰凉。

    他猛地睁开眼,面前果然空荡荡的,挂在心头的人儿,已经不在他身边,甚至连床上都没有。

    言渊的心里,有多一丝慌乱,似乎是在害怕着什么。

    这段时间里,一直压在他心口不愿提及的恐惧,在此时遍及了他的全身心。

    “她走了?”

    他的声音,低低的,还有些沙哑,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和失落。

    暗淡的神色,盈满了他的眼眶。

    下一秒,他抬起眼,冲下床,随意套上了地上的衣物,便往外冲出去,“柳天心,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他的额头上,爆出了青筋,那种即将逝去柳若晴的恐惧,在他的眼底不停地释放出来。

    从来没有一刻,会让言渊这般坚定过,他绝对不会答应让他的女人离开。

    什么狗屁柳千寻,狗屁青梅竹马,敢把他的女人带走,他一定亲手废了他。

    当他开门冲出去的瞬间,柳若晴正好从隔壁房间里出来,两人的视线,就这样撞上了。

    柳若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出门的前一刻,她都没想好怎么面对言渊,打算出去避个一天。

    怎么才一出门,就跟他撞上了。

    柳若晴吓得赶忙跑回屋,把门个关上了。

    言渊愣了一下,在看到柳若晴的那一瞬间,他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可是,想起柳若晴刚才见到他的反应,就像是见到了猛兽一般,他又皱起了眉头。

    什么意思?他有这么可怕吗?

    他上前,去敲柳若晴的房门,“天心,把门打开。”

    “你……你别进来,我要休息一会儿。”

    柳若晴的声音,从里头传来,言渊拧起眉,没有离开,重复道:“把门打开,我们谈谈。”

    “不用谈,不用谈,你有事先去忙,不用管我。”

    柳若晴躲在屋内,就像是一个做错了坏事的孩子,等着家长叫出去谈话。

    言渊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听着她这声回应,似乎是对昨晚的事并没有半点在意,他不高兴了。

    他以为,她会像他一样,多重视这第一次,可是……好像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柳天心,开门!”

    半晌,只听里头有了几分动静,就在言渊以为柳若晴过来开门,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片刻之后,里面还是没有反应。

    “柳天心!”

    “……”

    “柳天心!”

    “……”

    喊了几声没反应,言渊恼了,直接抬起脚,直接将门给踹开了。

    只见房间里,什么人都没有,空荡荡的,哪里还有柳若晴的影子。

    看着房间里那扇敞开的窗户,还有一丝晃动,很显然,那个死丫头是跳窗户跑了。

    “混蛋!”

    言渊气得烟了脸,那个死丫头到底在逃避什么?

    柳若晴从客栈里跳窗出去之后,生怕会被言渊追上似的,跑了好长一段路,才停下。

    “好险,好险。”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害怕见到言渊,总之,当时,在言渊在外面敲门的时候,她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走,逃得远远的。

    等她做好心理准备之前,还不敢去见言渊。

    言渊在柳若晴从客栈逃走之后,随便洗漱了一番也追出去了。

    他不敢让她逃出自己的视线,尤其是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之后,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害怕她离开自己的决心会越来越强。

    甚至于,也许没等到柳千寻,她自己就先逃了。

    这种恐惧感,在看到柳若晴的房间里空无一人的时候,已经笼罩在了言渊的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