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247.身受重伤的男人
    第247章247.身受重伤的男人

    柳若晴也不知道自己往哪里跑,总之,离言渊越远越好。

    不知不觉间,她就跑出了城外,比起城里的热闹,这里显得冷清许多。

    再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来了陈氏夫妇待的那间破屋附近。

    而她现在所处的位子,就是昨晚,言渊等她回来的那个位子。

    柳若晴的眸色,怔了一怔,脸上,染上了几许惆怅和恍惚。

    别走,好不好……

    言渊的声音,突然间毫无征兆地闯进她的脑海里,让她的心脏狠狠地被扎了一下,疼得要命。

    心里,瞬间仿佛被一块大石头给压住了似的,连呼吸都觉得很费力。

    轻声叹了口气,她靠着身后的大树,坐了下来,双手抱膝,微曲着坐着。

    “我也不想走啊,可是,我要是不走的话,我怕我会害了你啊……”

    她的下巴,抵在膝盖上,双目呆呆地望着地面,心里难受极了。

    她万万没料到,自己昨晚真的跟言渊发生了那事,仿佛朝夕之间,很多事情就开始有了一些让她觉得失控的变化。

    要离开言渊,仿佛更难了。

    “哎……”

    她又一次低声叹了口气,“早知道昨晚就不问他是不是男人了,这让他证明一下,代价也特么太大了,差点没被他折腾得小命都没了。”

    “呃……”

    突然间,一声极低的男声,闯入她的耳中,在这寂静得只有徐徐微风的郊外,听上去十分清楚。

    柳若晴被吓了一大跳,猛地从树边上站了起来,目光戒备地扫向四周。

    “呃……”

    又是一声极低的呢喃声,这一次,柳若晴听得更清楚了。

    她的目光,凌厉地扫了四周一圈之后,停在了前方的芦苇丛边。

    脚步,带着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几步,那低吟的声音,更清晰了一些。

    再靠近,一只带血的手,从芦苇丛那边甩了出来,着实吓了柳若晴一大跳。

    小心翼翼地拨开芦苇丛,见里面,一人浑身是血地躺着,被芦苇丛遮挡住,若不是他刚才的低吟声引起了她的注意,还真是没办法注意到他。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伤得这么重?

    柳若晴往前靠近一步,那人似乎是有所察觉,原本虚弱无神的目光,猛然张开。

    那双眼,就像是一匹受了伤的狼,在奄奄一息之际,遇上了威胁,又重新起了战斗的力量。

    眼底迸射出来的战斗的火焰,连柳若晴都被惊到了。

    直觉告诉他,此人不简单。

    受这么重的伤还能出现这般戒备的反应,定是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于一种斗争的状态才会如此。

    柳若晴上前,将他扶起,手腕却被那人用力一扣,那双带着血丝的眸光里,透露出了几分杀气,“你是谁?”

    “没看到我要救你吗?你这个样子,再拖下去肯定死翘翘了。”

    柳若晴反手将那人的穴道一点,只听闷哼一声过后,那男人昏了过去。

    “真是的,本姑娘美成这样,像是一个坏人吗?”

    她一边自恋地嘀咕了两声,一边将那人从芦苇丛拖了出来,掺到自己的肩上。

    手,顺势搭在他脉上,轻声嘀咕道:“还真是伤得不轻,竟然能拖到现在,厉害了,我的哥。”

    柳若晴搀着那受伤的男子,一路往城里走去,路过的人看到她身上背着一个带血的男子,都纷纷惊恐地避开了道。

    言渊找了柳若晴大半个时辰也没找到她,刚准备出城,便看到柳若晴身上正搀着一个浑身带血的男人从城门口走来。

    他的脸色,顿时烟了下来,加快了脚步,走到她面前。

    柳若晴搀着那受伤的男人走了一路,肩膀已经酸的不行,再加上男人整个身子都压在她的肩上,就差没把她给压扁了。

    就在此时,她的面前突然多了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她下意识地抬起眼,在对上那双带着愠怒的双眸时,眼神心虚地闪了闪。

    “去哪了?”

    “那个……我……其实……”

    她嘴角的肌肉干笑着,眼珠子快速地转动,试图让自己表现出一副十分自然不做作的样子,突然间,她想到了身上背着的男人,道:“快,帮我扶着他,我累死了。”

    言渊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找了她大半个时辰,结果,她还带了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回来。

    面对她的问题,竟然还敢顾左右而言他。

    正郁闷着,柳若晴已经将那个男人直接塞到了他手上,道:“这个人伤得很重,再不找个大夫给他治一下,他就死定了。”

    她看着言渊拧起的眉宇之间闪过的微愠之色,还没等他开口,她便抢先了一步,道:“我去请大夫。”

    说完,在言渊愠怒的火光中,加快了脚步跑远了。

    “这个小混蛋!”

    他咬牙低骂了一声,看着柳若晴越跑越远,很快便消失在了人海之中,他气呼呼地收回了目光,低眉朝怀中那个昏迷的男人看了一眼。

    乍看之下,他竟然觉得此人有些眼熟。

    再看他的身上有不少刀剑的伤痕,新伤旧伤一大堆,看样子是经历了长时间筋疲力竭的打斗。

    最后,言渊还是压下心头的怒气,将男人搀扶到了客栈。

    没多久,柳若晴便带着大夫过来了。

    那受伤的男人在言渊的房间里,此时,店小二已经帮他擦干净了身上的血迹。

    “客官,都擦干净了。”

    “嗯,出去吧。”

    言渊刚准备往床边走去,想看看那人,柳若晴正好带着大夫推门走了进来。

    “大夫,快去给他看看。”

    言渊的目光,从床边移开,到了柳若晴的身上,而此时,大夫已经走到床边,去给那男人看伤。

    柳若晴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

    杯子刚递到嘴边,便察觉到两道炙热的目光,带着几分愠色,停在她的脸上。

    她的眸光,闪了闪,心虚地转过脸,避开了那两道灼热的目光。

    “柳天心。”

    言渊的声音,沉了下来,低声唤了她一声。

    这连名带姓的三个字,让柳若晴口中的水,差点呛到气管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