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248.此男人的身份
    第248章248.此男人的身份

    “咳咳……咳咳……”

    借着咳嗽,她掩饰着自己脸上的心虚,目光还是闪烁地没去看言渊。

    言渊看着她这副闪躲的模样,气得咬牙切齿。

    这个死丫头,真是想把他给气死吗?

    要不是现在大夫在这里,他真想现在就抓着她过来问问,昨晚她把自己交给他,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思。

    要说之前,他还相信,她更爱柳千寻的话,到昨天为止,他却并不那样认为。

    一个女人,如果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又怎么能心甘情愿把自己交给他。

    就在这个时候,大夫从床边起身,来到他们二人面前。

    将目光暂时从柳若晴的身上收回,言渊问道:“大夫,那人情况怎么样?”

    一开始,言渊就觉得那个人很眼熟,只是一时间想不出来是在哪里见过。

    当时,他脸上满是胡渣子,又满身是血,他也认不出来,而这会儿,他还没过去仔细看一眼。

    “那位公子气息有些弱,可能因为长时间地争斗,耗了他身上全部的元气,需要一段时间静养,至于他身上那些伤,都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及筋骨和五脏六腑,只需用上几贴外敷的药,就能痊愈。”

    “嗯,多谢大夫。”

    言渊给了大夫一定银子,送他出去之后,又重新回到床边。

    此时,柳若晴也已经好奇地凑了过去,低声道:“这个人还真是命大,被人追杀成这样,还能活下来。”

    言渊的目光,朝她多管闲事的脸上投了过去,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他被人追杀?”

    “这不废话吗?他身上这么新伤旧伤这么多,不是别人追杀砍的,难道是他拿刀没事砍着玩吗?”

    柳若晴懒懒地应了一声,目光却并没有从那男子昏迷的脸上移开。

    也忘了自己跟言渊之前尴尬又让她心虚的气氛,道:“这个人要是把这满脸的胡渣子给剃了,应该还是很年轻的。”

    听着柳若晴对着别的男人一脸兴致的样子,言渊的心里越发变得不爽了起来。

    一个柳千寻已经让他够头疼了,现在竟然还对着一个陌生人这么感兴趣?

    柳若晴可没意识到言渊此刻的心思,双眼依然盯着那男人没有松开。

    言渊冷下脸,目光,朝床上昏迷的男人看了一眼。

    早知道这死丫头对他这么有兴趣,刚才他就应该直接把这人扔在街上,让他自生自灭。

    突然间,他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原本带着敌意的眸子,突然间瑟缩了一下,漆烟的瞳孔,在此刻加深了几分。

    半晌,他往前凑近了一步,盯着那男人的脸看了半晌,柳若晴见他突然看得这么认真,也好奇了起来。

    “你也对他有兴趣?”

    她的问题,引来了言渊没好气的冷眸,见他看着她,沉声道:“让小二送把剃胡刀过来。”

    “哦。”

    柳若晴非常听话地往外走,看言渊的样子,好像认识那个人。

    越是这样,柳若晴心里的好奇劲就被提得越来越高了。

    能让言渊认识的人,八成也不是什么小人物吧。

    柳若晴出去之后,言渊的目光,如有所思地看向床上双目紧闭的男人,“难道真是他?”

    犹豫了片刻之后,他上前,双手伸向男人的衣襟,准备将他的衣服解开。

    衣服才解到一半,柳若晴就带着店小二推门进来了。

    看到言渊正在脱那男人的衣服,柳若晴瞪大了双眼,小巧的嘴巴,张成了o型。

    尼玛!原来言渊还好这口!

    这个禽兽,人家还昏迷着,他竟然……就这样迫不及待了吗?

    也不怪柳若晴想多,此时言渊坐在床边,拖着那男人的衣服,姿势确实有些暧昧,就连一旁的店小二都有些想歪了。

    看着柳若晴脸上的表情,言渊皱起了眉,对店小二道:“小二,过去把他脸上的胡子理掉。”

    “哦……好,好的,公子。”

    店小二也是从震惊中回过神,看着言渊的眼神,多了几分诡异。

    言渊拧了拧眉,没作声,只是身边那丫头那古怪的眼神,看得他越来越恼火。

    半晌过后,店小二从床边离开,对言渊道:“公子,已经理好了。”

    “嗯,出去吧。”

    言渊赏了店小二一些银子,在小二高兴地几次道谢之后,他重新走到那男子面前。

    柳若晴也一脸好奇地跟了过去,少了胡子的男人,看上去年轻了许多,看样子跟言朔差不多的年纪,也就二十岁不到。

    五官看上去十分深刻,皮肤偏暗色,像是长时间生活在干燥的地方风吹热晒所致。

    但这并不影响他那帅气俊美的长相,甚至配上这“古天乐”牌的肤色,还多了些许男人粗犷的味道。

    “他长得还挺好看的。”

    柳若晴将脸,往前凑上去,毫不吝啬地夸奖道,却被某个蹲在醋缸里的人直接从身后揪着衣领给带开了。

    “哎呀,干嘛拉我……”

    她不悦地抬眼看向言渊,见他冷着脸,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有本王好看吗?”

    “……”

    自恋狂!

    行行行,你最美,你最好看,你美到能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柳若晴在心里腹诽道,见言渊的目光,再一次看向那男人的时候,眼中的震惊更强烈了。

    “果然是他。”

    他的低喃,引起了柳若晴满肚子的好奇。

    “他?他是谁?”

    她又将脑袋凑了过来,还没让她再看那男人一眼,又被言渊给拎着往后退了几步。

    “不准看!”

    一句掷地有声的命令和那双不容抗拒的警告眼神,在柳若晴的脸上瞪了一眼,随后,又回到那男子身边,开始脱他衣服。

    柳若晴站在一边,一脸不服气地瞪着,嘴里不满地泛起了嘀咕,“只准自己托人家衣服,不准别人看一眼。”

    言渊静静地停着她的嘀咕,只是动了动唇,没跟她计较,将男人身上的衣服解开之后,将他的身子,侧了过来,目光投向他的腰部。

    “你……你还想脱他裤子啊?”

    柳若晴小心翼翼地凑到他身边,低低问了一声,又一次引来了言渊不悦的目光,“退回去。”

    “……”

    柳若晴瘪瘪嘴,可还是听话地从床边退开了一段距离。

    “小气。不给看就不给看,谁稀罕。”

    言渊的目光,停在了他的腰部靠上的一点位子,那里,有一个十分明显的标志,,这一次,让言渊更加确定了此人的身份。

    半晌过后,他重新给男人穿好衣服,盖上被子,若有所思地低喃着。

    “他怎么会伤成这样……”

    柳若晴听着言渊的轻声呢喃,越来越好奇了,尤其是他这副欲语还休的样子,更是急得她有些不耐烦了。

    “喂,他到底是谁啊?你这样嘀嘀咕咕的,我把我的好奇心给挑起来了。”

    柳若晴不满地看着言渊,双眼里,融进了几分愠色。

    言渊的目光投向她,眼底里,萦绕出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深意,缓缓吐出了一个让柳若晴震惊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