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249.我们换个地方
    第249章249.我们换个地方

    “桑吉。”

    “桑……桑吉?”

    柳若晴讶了一下,不敢相信地往床上看了一眼,“突厥的桑吉王子?”

    言渊点点头,确定道:“就是那几个突厥人要追杀的突厥二皇子桑吉。”

    在柳若晴惊诧的目光中,言渊继续道:“六年前,本王跟桑吉王子见过一面,那时候,他才13岁,是随恪利王汗来靳都参加三年一度的大朝会的,刚才,本王见他只是觉得有些眼熟,就想看看他腰间的一个突厥皇室的标志来确定一下。”

    他有些刻意地解释了一番,目光,没好气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

    死丫头那什么眼神,竟然觉得他有那方面的嗜好。

    他要是有那样的嗜好,还能有她什么事?

    “原来是这样。”

    柳若晴一脸恍然地点点头,看着言渊那没好气的目光,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两声,“我还好奇你为什么要脱他衣服呢。”

    言渊的目光,深了深,唇角突然间漾开了一抹狡黠的坏笑,朝她凑近了几分。

    手,突然间搭在了她的肩上,把玩着她的衣领,“放心,本王的爱好,只喜欢脱你的衣服。”

    柳若晴被他这么一调戏,自然地就想到了昨晚,脸,瞬间胀红了。

    “我……那个……这里好像有些热,我出去一下。”

    说完,她便快速转身往外跑,直接被言渊从身后给拉了回来。

    她眸光闪烁得十分厉害,双眼,胡乱地往四周飘着。

    言渊的手,轻轻把玩着她脖子上缠着的那条绸布,问道:“这是什么?”

    柳若晴愣了一下,想到自己脖子上那一颗颗鲜艳的“草莓”,脸,骤然滚烫。

    “我……我觉得有些冷,所以随便找了块布给缠上了,这样暖和一点。”

    她随口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言渊,却见他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你刚才不是说很热吗?”

    “……”

    柳若晴被他这话一堵,表情有些难看了。

    她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地搬起一块大石头,直接往自己的脚趾头上砸下去了,一点回击的机会都没有。

    “我……我是觉得,房间里太热了,出去了就冷了,我……我先出去了。”

    跟着,又要往外逃,奈何手臂被言渊拽着没办法动弹,急得柳若晴差点就要哭了。

    言渊的身子,往她身后贴近了几分。

    手,从身后伸过去,把她僵硬的身子抱在怀里,下巴,埋在她深深的肩窝之中,道:“把脖子上的布拿了,就不热了,也不需要出去了。”

    第一次被言渊这样从身后抱着,那种感觉,暧昧又浪漫,又十分容易的加速她的心跳。

    言渊的气息,在她耳边流转,总是魅惑得让她情不自禁。

    “你……你把我松开,房间里还有别人呢,你要不要脸?”

    柳若晴红着脸,用力地挣扎着,试图从言渊的怀中挣脱出来,却见言渊抱得紧紧的。

    “那我们换个地方。”

    此时的言渊,就像是一个无赖,对柳若晴身上的气息,有着情难自控的迷恋。

    柳若晴好不容易才从言渊的怀中退了出来,一边往后退,一边逃跑道:“我还要出去找人呢,回头见。”

    说完,她打开门,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走的。

    言渊的眸光,瞬间暗了下来,眼底,染上了几许晦暗。

    没有再去想他跟柳若晴之间的问题,在安顿好桑吉王子之后,言渊也从客栈离开了,回到了驿馆。

    刚进去,便见景王言恒和他的儿子言启早早地就等在那里了。

    “四哥。”

    他唤了一声,客套中,还有几分疏离。

    言启心里本能地对言渊这个九皇叔是害怕的,行礼的时候,也有些战战兢兢,“侄儿见过九皇叔。”

    “嗯。”

    言渊只是淡漠地点了点头,看向言恒,问道:“四哥这是在等我吗?”

    见言恒干干地笑了两声,道:“是啊,昨日见九弟一直没回驿馆,就只能一大早在这里等着了。”

    言渊笑笑,随口解释道:“之前客栈发生的那起命案,本王想过去再找些线索,就直接在那客栈睡下了。”

    言恒父子的脸色,稍稍变了一下,只听言恒道:“九弟一向受皇上器重,日理万机实在是辛劳得很,四哥也没什么用,不能帮到九弟什么。”

    “四哥太客气了。”

    言渊笑了起来,那双眸瞳里,带着让人难以捉摸的深不可测。

    “对了,四哥找我有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陈家的冤案,四弟既已查出跟启儿无关,那四哥可否带着他回广陵府了?你知道的,你四嫂最离不开启儿了,他这几天不在,她肯定睡不着觉。”

    言渊的唇角,依然勾着意味不明的微笑,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外面有些灰暗的天空,道:“四哥,你我兄弟多年未见了,难道四哥不想在这里陪小弟多待几日吗?等那杀人案水落石出了之后,本王这侄子自然就不会有事,我想,四嫂也不是这么不通情达理的人。”

    “这……”

    言恒的嘴角,抽了抽。

    他早就料到自己这个九弟不会这么好对付,也不会轻易放他儿子走。

    这会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好再强硬带着儿子离开。

    “呵呵……”

    言恒勉强笑出声来,“那是当然,九弟既然不嫌弃四哥在这里耽误你的事,四哥当然想在这里跟九弟好好聚一聚。”

    “那正好,四哥过来,小弟还没陪四哥喝几杯,正好这会儿有空,我们兄弟二人去酒楼里坐一坐。”

    “好,好,好。”

    言恒连说了几个“好”字,尽管心里总是有一种九弟在请鸿门宴的感觉,他还是硬着头皮应下了。

    “启儿也一起来吧。”

    “是,九皇叔。”

    因为一直担心陈家的事会被言渊给查出来,言恒父子二人来了花溪镇之后,一直待在驿馆里,也没怎么出去。

    “四哥,这是花溪镇最有名气的酒楼,这里的菜和酒都是这里的一绝,小弟几日前来吃过几次,确实不错,四哥和启儿不妨也来尝一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