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250.敢抢老娘的东西
    第250章250.敢抢老娘的东西

    “好啊,好啊,九弟介绍的,一定是好地方。”

    三人上了酒楼二楼坐下,此时正值饭点,来这里吃饭的客人非常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自然,江湖中的八卦,自然也要往人多的地方钻。

    几人坐下没多久,周围好多人都在议论明日客栈几日前的杀人案的事。

    聊的最多的,自然都说是陈家的冤鬼杀的人。

    “你们不知道,那个鬼,我家亲戚就亲眼见过,那天,他夜里喝醉了回家,经过明日客栈,就看到那白衣服的鬼,在客栈后院飘着,七孔流血,舌头老长老长的……”

    “我也听说了,那鬼的身上还流脓呢,好像是因为陈府的人都是被烧死的,所以,死后的鬼魂都特别吓人。”

    “是不是真的啊,你们说得怪渗人的……”

    “当然是真的了,很多人都见过那白衣女鬼,都说我们靖王爷足智多谋,断案如神,你看这一次,这个案子过去这么久了,王爷没查出凶手来,不是鬼怪杀人又是什么?”

    “……”

    言渊不动声色地听着他们的议论,早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听过无数次这样茶余饭后的讨论了。

    这些人编故事的能力倒是真不错,他四哥这位宝贝儿子可是吓得连杯子都要拿不住了。

    他端着酒杯,杯沿遮挡下,唇角,不动声色地勾了起来。

    另一间餐馆内,柳若晴也是一脸头疼,面前的酒,被她喝了一壶又一壶,喝得脸都红了。

    “柳千寻啊柳千寻,你这个臭老头,你到底去哪里了,你能不能出来带我回去啊,回去了就没那么多烦恼了。”

    她的脸上带着几分醉意,手中的玉佩摇晃着,嘴里说着胡话。

    “你……你知道吗?我……我完蛋了,我……我特么被言渊给睡了,我……我越来越舍不得离开他了……要……要是我再不走的话,以后……以后肯定走不了了……”

    说着,她猛地打了一个酒嗝,扑鼻的酒气,刺激着她的鼻尖。

    “不……不管了,我……我要去找你,我……我要回家……回家……”

    她撑着桌子,从凳子上站起,放下银子,就往外走。

    手中的玉佩,因为没拿稳而掉在地上。

    她的双脚,站不稳地晃了晃,扶着桌子,缓缓蹲下,刚伸手要去捡玉佩,却被人抢先了一步,将她的玉佩捡了起来。

    她迷惑地抬起眼,双眼迷离,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缓缓站起身来,“你……你谁呀,把玉佩还给我。”

    刚一伸手,那人快她一步,把手藏到了身后,对着她,露出了淫邪的笑。

    “小姑娘这是心情不好借酒浇愁吗?”

    他晃着手中的玉佩,看着上面刻着的三个字,淫淫一笑,“柳千寻?这是姑娘的相好吗?啧啧啧,让姑娘这么伤心,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如跟本公子回家吧。”

    柳若晴本来就因为找不到她师父的事烦着呢,一听到“柳千寻”三个字,顿时就炸了。

    “快把玉佩还给我。”

    她拧起眉,潮红的双颊上,升起一丝恼火之色,再次去抢玉佩,又一次被那男子给躲开了。

    “王八蛋!”

    柳若晴脸上一恼,上去就给了那男人一脚,那男人躲闪不及,直接被柳若晴踹到了大街上。

    他没想到柳若晴的脚力会这么猛,瞬间疼得她龇牙咧嘴。

    柳若晴直接上去,跨在他腰间,左右勾拳在男子的脸上揍了好几圈。

    “王八蛋,敢抢老娘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

    那男人疼得哇哇直叫,想要起身,又被柳若晴直击鼻子,重重的一拳给打了回去。

    周围围观的人,也被柳若晴这架势给吓到了,傻愣了好一会儿,愣是没人敢上前去拉她。

    “你们死了!快过来把这泼妇拉开。”

    只听那男人忍痛大叫一声,那几个跟他一起过来的护卫才回过神,快速冲了上来,把柳若晴拉开。

    柳若晴此时满是醉态,愣是被那几个护卫从男人身上给拉走。

    “别拉我,老娘还没有打够。”

    身后的人扯着她,她脚下还不停地往男人的身上踩下去,只听一声又一声的呼痛声,响彻街头巷尾。

    同时,这大街上的骚乱,也引起了坐在对面酒楼窗口的几人的注意。

    言渊的目光,朝人群中投了过去,从上往下看,人群围着的中间,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个让他头疼的死丫头。

    看着她被一群男人拽着,脸颊潮红,言渊的脸,顿时烟了下来。

    放下杯子,他快速起身下楼,往柳若晴那边跑了过去。

    “王八蛋,连老娘的东西都敢抢……别拉我……”

    她不停地对着那男人踢着双脚,奈何被身后那几个护卫给拽得动弹不得。

    那男人总算是从地上站起来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脸上,还淌出了鼻血,看上去十分好笑。

    “死丫头,连本少爷都敢打,他妈的活腻了。”

    他扬手就想一个巴掌往柳若晴的脸上甩去,只是,手还没碰到她的脸,就被人扣在了半空中。

    手腕骤然一麻,他抬起的手,完全没了力气。

    下一秒,只听“嘎嘣”一声,伴随着一声令人胆寒的惨叫,那男子的手腕,已经被掰断了。

    他面目狰狞地捂着手,惨叫声听得十分凄惨。

    “少爷!”

    那几名护卫也是被吓得不轻,哪里还有心思去管柳若晴,当下,便松开了柳若晴,慢到那男子面前。

    “少爷,你怎么样,少爷?”

    “老子的手断了,还不给我教训他。”

    那男子的表情因为忍着痛而变得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地瞪着言渊。

    少了支撑的柳若晴,直接摔在了地上。

    刚才用力过猛,体内酒精的后劲开始上来了,她直接趴在地上吐了起来,周围围观的人群都快速避开了一点空间,而吐过之后的大脑已经越来越不清醒。

    干脆,柳若晴在吐完之后直接找了个舒服的位子躺了下来,也不管周遭那喧闹的声音。

    言渊狠厉的眸光,扫过面前那一帮人,眼中迸射出来的杀气,让那几名护卫谁都不敢上前,但又不能直接丢下自己的主子跑了。

    只能保持着战斗的姿势,跟言渊对峙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