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251.又拿他当枕头
    第251章251.又拿他当枕头

    就在双方对峙的当口,言渊感觉到有人抱住了自己的小腿,脑袋在他的脚踝上蹭了蹭。

    他愣了一下,低眉,见柳若晴像只小狗一样,把脑袋枕在他的脚背上,双手抱着他的小腿,就这样睡着。

    这死丫头……

    他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只是刚才眼中凌厉的杀气,在对上她的瞬间,骤然柔和了下来。

    正准备俯身将她抱起,却见那几个护卫对视了一眼,猛然朝他冲了上去。

    言渊的眉头,烦躁地皱了起来,重新直起身子。

    为了不干扰到柳若晴,他双脚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用双手,轻而易举地将那几个人打倒在地。

    一切仿佛就在弹指之间,围观的人群还没看清刚才他做了什么,那些人已经躺在地上哀嚎了。

    柳若晴被吵得有些心烦,迷离的双眼,惺忪地睁开了一眼,嘴里带着醉意地嘀咕了两声,又重新枕在言渊的脚背上睡着。

    那几人显然不敢再轻易挑衅言渊,躺在地上也爬不起来。

    言渊没心思去理会他们,俯下身,将柳若晴抱起。

    奈何睡梦中的柳若晴,力气还大得惊人,抱着他的小腿不愿松开。

    脸上,还因为被干扰了美梦而蹙起眉头。

    “别动,别把我枕头拿走……”

    不满的嘀咕声,让言渊有些哭笑不得。

    这是她第二次把他当枕头了。

    记得第一次跟她进宫去见皇嫂,她也是像个无赖一样,直接抓着他的手臂睡得满嘴的口水,还嫌弃他这个“枕头”太硬,睡得不舒服。

    转眼间,竟然过去这么久了。

    言渊的眼神有些恍惚,也多了几分惆怅。

    如果早料到自己会这么喜欢她,当初就不会那般欺负她,一切都由着她的话,或许,她也不会一心想着离开他。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晚上,她提着两大袋东西逃跑,是不是也是想着去找柳千寻?

    此时的言渊,甚至有些庆幸自己那晚把她给抓了回来。

    不然,让这丫头逃了,自己或许这一辈子,都错过她了。

    言渊的目光,投向柳若晴熟睡的容颜,眼神温柔得就如春日河面流淌的清水,澄澈又温暖。

    将柳若晴的手,从自己的小腿上拿开,见她蹙着眉,不满地睁开了眼睛。

    此时,言渊已经将她从地上扶起。

    似乎是认出了言渊,柳若晴的眼底,亮了一下,跟着,像个孩子一般,傻笑了起来。

    “咦?言渊,是你啊……”

    她乐呵呵地笑着,目光,突然间触及到了面前那个被言渊拧断了手的男子,脸上一怒。

    “王八蛋,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就要冲上去,被言渊给拉了回来,“好了,不用理他们,我们回去了。”

    他伏在她耳边,柔声说着,却见柳若晴不依不饶。

    “不行,他抢我的玉佩,不还给我,我要打死这个王八蛋……”

    说着,又要冲上去,奈何被言渊锁在怀里,没法动弹。

    言渊的目光,触及地上那块墨绿色的油青翡翠,俯身捡了起来。

    上面“柳千寻”三个字,看上去格外得刺眼。

    收起那块玉佩,他低眉对一脸怒气的柳若晴,低声哄道:“玉佩我帮你抢回来了,乖了,别闹了,我们先回去。”

    “抢回来了?”

    柳若晴的双眼,带着迷惑地看着言渊,因为酒精的作用,她的眼神十分迷离。

    “嗯,抢回来了,你看,在我这里。”

    他把手摊开放到她面前,柳若晴见玉佩确实在他手上,总算是满意地傻乐了两声。

    “嘿嘿……真在你这里……”

    “现在愿意跟我回去了吗?”

    “嗯,愿……愿意……”

    她又傻呵呵地笑了两声,跟着,脑袋直接栽倒了言渊的怀中。

    言渊无奈地苦笑,将玉佩放进她的掌心中握紧,随后,俯身抱起她,往客栈走去。

    俨然已经忘了,自己刚才约了景王父子二人在隔壁的酒楼吃饭。

    “父王,那个女孩子是谁啊,皇叔看上去怎么这么温柔,差点都让我怀疑不是他了。”

    言启跟言恒站在窗前,切切实实地目睹了这一幕。

    能让言渊如此紧张地丢下他们二人跑过去,又敢将言渊的脚当枕头睡,还让言渊这样温柔相待的女人,八成是活在言渊的心尖上吧。

    言恒若有所思地垂下眸子。

    九弟半年前成婚,他有去靖王府,当时,九弟并未出现在成亲大典上,而是借故离京了。

    不仅如此,他还让一条狗来跟靖王妃拜堂,谁都知道那分明就是羞辱那西擎的公主。

    当时,婚礼上宾客很多,加上那样一闹,谁也没心情继续待下去,在太后离开之后,大家也相继离开了靖王府。

    他也不知道那靖王妃长什么样。

    只是,老九当时对靖王妃那恶劣的态度,想来跟今天这个女子定是两个人吧。

    言恒看着言渊抱着柳若晴焦急离去的背影,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

    “没想到老九还有这么体贴温柔的一面。”

    言渊抱着柳若晴回了客栈,让店小二打来了热水。

    床上的女人虽然睡着了,却一点都不安分,身子在床上转来转去,被子几次给她盖上,都被她给踢到了地上。

    一连好几次,言渊被她弄得只能是无奈苦笑。

    拧了一把热水继续给她擦了,想要将她身上的酒精散去。

    伸手更准备解开她的衣领子,却见柳若晴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言渊一个反应不及,直接让柳若晴的脑袋,撞到了他的额头上。

    似乎是撞疼了,柳若晴睁开的双眼里,染起了一丝水雾。

    因为酒精的作用,她的双眼无神又迷离,没有半点焦点。

    配上这波光粼粼水雾,仿佛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

    言渊看着她,愣了几秒钟,正要伸手去帮她揉一下,却见她突然间大叫了一声,“柳千寻,你快来找我,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又一次从柳若晴的口中,听到这熟悉又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名字,言渊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眸光,也瞬间黯淡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