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253.有你后悔的
    第253章253.有你后悔的

    “桑罗那个畜生倒打一耙,是他买通了一直给父汗看病的大夫,给父汗下了慢性毒药,再栽赃嫁祸给我的。”

    桑吉气得一拳砸在桌子上,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于失态,才立即收了起来,“小王刚才失态了,请王爷海涵。”

    “无妨。”

    言渊随意地抬了抬手,继续道:“只是本王觉得有些奇怪,就算有足够的铁证指正王子你谋害了恪利王汗,也不该由桑罗直接下格杀令追杀你才是。朝内的几位叶护,都没有意见吗?”

    说起这个,桑吉的脸上便是一脸的愤懑。

    “那几位叶护当中,有两位是站在桑罗那边,另外三位,在事发前一个月,被王汗派去军中处置军中内乱去了,在父汗殡天那天,也没有赶回来。”

    桑吉越说,眼中迸射出来的愤怒的火焰就越强烈。

    “他们就是趁那几位叶护不在,才要趁此机会杀了我,我没办法,才连夜从西域逃出来,没想到桑罗竟然派了这么多杀手来追杀我,根本不想我有机会回去。”

    言渊也知道了大概的情况,也解了之前心里一直压着的疑惑。

    如果说,恪利王汗是桑罗杀死的,那就完全说得通了。

    虽说这是突厥内部的事,但是,这关系到两国边境的安宁,对于桑吉这事,他们不能袖手旁观了。

    “王子接下去有什么打算?!”

    言渊看向桑吉,若有所思地问道。

    “小王原本是打算前往军中去找其他几位叶护,那几位叶护手上的鹰虎豹三师可以随我回京都平反,只可惜……”

    说起这个,桑吉长长地叹了口气,“小王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他们,恐怕就要死在桑罗的人手上了。”

    言渊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就如桑吉所说,鹰虎豹三师是恪利王汗手下最精锐的三军,加起来共有二十万人,加上桑吉自己手上的十万大军,就有三十万了。

    这些资本,对付桑罗足够了,想要阻止他继位,东楚不需要参与太多,只要让桑吉成功见到那三位叶护,其他的事,桑吉他自己自然会处理。

    沉吟片刻之后,言渊再次看向桑吉,道:“这件事,本王倒是可以安排几个护卫贴身保护王子殿下去见那几位叶护的。”

    桑吉听言渊这么说,眼底骤然亮了一下,眼下情势紧急,他也没有客气,右手置于胸前,再一次施礼,“如此就多谢王爷了。”

    “王子客气了,本王也不想因为这事儿,破坏了你我两国之间的边境安宁。”

    听言渊这样说了,桑吉也没再多做客气。

    突厥跟东楚两国之间的边境安宁维持了这么多年,绝对不能让桑罗那个畜生得逞了。

    “对了,桑罗派来的其中一帮人就在花溪镇,你要小心。”

    言渊想到了几天前见到的那几名突厥人,提醒道。

    “多谢王爷提醒,那几个人,我半个多月前就撞上了,我还杀了他们其中一人。”

    “什么?”

    言渊眼中讶了一下,突然间想到了什么,道:“在客栈那边发生的命案,是王子你动的手?”

    “嗯。”

    桑吉点点头,回忆起了那天的事。

    “那天晚上,小王实在饿得不行,就偷偷潜入一家客栈的厨房想找点吃的,本打算从后院那边离开,结果正好碰上了那个突厥士兵,那人当时认出了小王,小王当时还负了伤,不能跟他纠缠太久,当时,就在那间客房门口,直接一刀杀了他。”

    言渊没想到,这个原本牵扯到陈家的案子,还以为有多复杂的案子,竟然在找到桑吉之后,就这样迎刃而解了。

    正好到明日就是他当时给那几个突厥人的最后期限,现在一下子全部解决了。

    他突然间觉得有些好笑,想起隔壁还醉得一塌糊涂的女人,眼中下意识地流露出了几分宠溺。

    那丫头还真是他的福星。

    桑吉不知道言渊在想什么,回味着刚才言渊说的话,道:“想来王爷此时来花溪镇,就是来查这个案子吧?”

    “嗯。”

    “这事给王爷造成麻烦了,小王实在过意不去。”

    “无妨,没有这次的杀人案,本王还没办法名正言顺扯出另外一起案子。”

    “哦?”

    桑吉眼中有些纳闷。

    “这事儿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机会,本王再跟王子细说。”

    因为这事儿跟桑吉没什么关系,言渊也就没有多谈。

    既然是桑吉杀了那个突厥人,就不单纯只是牵扯刑案的事了,这是突厥人之间内部的矛盾,自然桑吉自会去处理。

    而他需要处理的,还是陈家那个案子。

    咚——

    正若有所思之际,隔壁房间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让言渊慌得整个人从位子上弹了起来。

    无法跟桑吉多说一个字,便打开门,冲到了边上的房间。

    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在推开门的瞬间,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哭笑不得。

    提着的心,悄然松了下来。

    见柳若晴半睡半醒地坐在地上,双眼眯着,一手揉着撞得有些红肿的脑袋,眉头不满地皱着,看样子还处在梦游状态。

    言渊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了下来,轻轻唤了两声,“天心。天心?”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言渊无奈,将她从地上抱起,往床边走去,却听怀里传来某人不安分地嘀咕声——

    “老是让我别走,别走,老娘真不走了,有你后悔的……”

    言渊的脚步,顿了顿,低眉望着怀中依然处于醉态的女人,宠溺地勾着唇,“只要不走,就算是五马分尸,本王也不后悔。”

    将她重新放到床上,盖上被子,他看着她刚才从床上摔下来时,撞得有些红肿的额头,拧了一下眉。

    伸手用掌心轻轻帮她揉着,看着她熟睡的容颜,低声道:“下次真不能让你喝这么多酒。”

    为了避免她再摔下来,言渊这一次再也没有离开,只是坐在她身边一直守着他。

    见她才安分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随着一声“言渊”从她嘴里大声喊出之后,她突然间直挺挺地从他身边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