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254.我们私奔去吧
    第254章254.我们私奔去吧

    “言渊!”

    她又一次喊了一声,睁开的双眼,没有焦点,像一开始一样,处于深层的醉酒状态。

    言渊的目光,陡然投向她,听她迷迷糊糊地嘀咕道:“言渊,本姑娘看上你了,我们私奔吧。”

    “私奔?”

    言渊的眉毛,好心情地挑了挑,身子往前一倾,凑到她面前,“你要跟本王私奔?”

    “嗯,你不当王爷,我也不当王妃了,我们去私奔……”

    说着,她又好心情地傻笑了两声,在言渊噙着笑意的眸子中,突然大声唱了起来——

    “把爱情留给我身边最真心的姑娘,你陪我歌唱,你陪我流浪,陪我两败俱伤……”

    她的双手,也开始手舞足蹈了起来,“想带上你私奔,去做最幸福的人,带上你私奔,私奔……私奔……”

    唱完之后,她突然间又安静了下来,重复着“私奔”两个字,又重新躺回到床上,嘴巴努动了两下,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言渊被她刚才的反应给惹得愣了好几秒,随后,才忍不住笑出声来,眼底满满的笑,心情分明大好。

    他重新回到她身边躺下,俯下身,她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凑到她耳边,道:“早知道这酒这么有用,本王早该把你给灌醉了。”

    显然忘记了刚才还说下次不让她再喝酒了。

    言渊,本姑娘看上你了,我们私奔吧……

    言渊,本姑娘看上你了,我们私奔吧……

    言渊,本姑娘看上你了,我们私奔吧……

    ……

    柳若晴这句话,在他的耳边重复了一次又一次,每重复一次,都会让言渊喜上眉梢,雀跃的心情有些失控了。

    你不当王爷,我也不当王妃了……

    这句话,虽然是一句梦呓,却让言渊的心,突然间抽疼了一下,脸上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

    看着柳若晴的睡颜,眼底爬满了心疼。

    “这个身份,真的让你害怕了,是吗?”

    手指,轻抚过她粉嫩的脸颊,“如果真让你这么害怕,让你过得战战兢兢的话,这个王爷,我真不当了,陪你去私奔,去流浪,好不好?”

    柳若晴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一般,突然间“嘿嘿”地笑了两声,随后又没了回应。

    柳若晴是在傍晚的时候醒过来的,言渊也靠坐在她身边,陪着她坐了一下午。

    “呃……”

    疼得发胀的脑袋,让她下意识地闷哼出声,抬起手,揉着太阳穴,起身坐起。

    “这头怎么这么疼?”

    她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用力揉着太阳穴。

    “醒了?”

    耳边,传来一道很好听的声音,带着令人悸动的磁性和宠溺,让柳若晴愣了一下,下一秒,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扭头过来,正对上了言渊那双含笑的眼睛。

    她也无瑕顾及太多,揉着太阳穴从床上下来,“奇怪,我的头怎么这么疼?身上也这么疼。”

    “能不疼吗?喝醉酒在街上闹事,把人家的手都给拧断了。”

    言渊从她身后跟着下来,莞尔一笑,把自己拧断别人手的“锅”,不动声色地甩开了柳若晴。

    “有这事?”

    柳若晴眼中一讶,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身上这么痛,真的是跟人打架打的?

    柳若晴歪着脑袋,若有所思,从言渊这个角度看过去,着实有几分可爱。

    “当然有这事,要不是本王过去把你带回来,你现在还躺在街上。”

    言渊走到她面前,好心情地打趣道。

    柳若晴对言渊这话倒是存着半信半疑的心态,谁不知道这家伙一肚子坏水,说不定就趁她喝断片了,故意编故事取笑她呢。

    头疼得厉害,她也没在言渊面前辩解什么,在桌边坐下,伸手不停地揉着太阳穴。

    “还很疼吗?”

    看她这副难受的样子,言渊也没心思再开玩笑,蹙着眉头,轻声问道。

    “嗯。”

    她拧着眉,那难受地点了点头。

    “下次不准再喝这么多了,听到了吗?”

    言渊的声音,多了几分严肃。

    虽然他喜欢听她酒后吐真言,可一点都不想看到她头疼得眉头深锁的样子。

    “我下去让小二打盆热水过来给你敷一下。”

    说完,已经转身从房间里离开了。

    柳若晴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看着言渊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里,有些闷闷的。

    言渊对她的好,她都记在心上,可他对她越好,她心里就越是不安,越是害怕自己不离开的话就会害了他。

    即使多么不舍,她离开的决心,却丝毫没有动摇过,甚至一次比一次坚定。

    “对不起,早知道离开你这么艰难,当初就算是被西擎皇帝给杀了,我都不会嫁给你。”

    想到这个,柳若晴的心里,就堵得慌。

    言渊重新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盆热水。

    这个被人伺候惯了的王爷,现在却端着一盆热水,像个下人一样地伺候她。

    柳若晴看着他神态自若地从门外进来,完全没觉得自己此刻的行为有多不符合他的身份,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言渊给她拧了一把热水,放到她额头上,热水的温度,刺激着她额头的血液流动,让她稍稍觉得舒服了一些。

    她闭着眼,将毛巾按在额头,没有说话。

    突然间,她感觉到两片温热的指腹,在她的太阳穴上轻轻按着,力道适中,非常舒服。

    让她忍不住想要闭上眼,理所当然地想要静静享受这一切。

    可是,这样的好,她不敢再享受多次,言渊对她所有一切她感受过的好,就像是锁住她脚步的镣铐,一层上面又加了一层。

    迟早有一天,她担心那镣铐加得太重,她连抬起脚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离开了。

    将热毛巾从额头上拿了下来,她从凳子上站起,道:“好像没那么疼了。”

    她见言渊的目光,带着意味不明的神色盯着自己,看得她心里有些发慌。

    眼珠子不自然地转动了两下,道:“对了,那个桑吉王子醒了没有?”

    沉吟片刻之后,他才收回了目标,道:“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