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255.食不言,寝不语
    第255章255.食不言,寝不语

    “那我去看看他。”

    说完,便快步想要从房间里跑出去,被言渊快一步给拦住了。

    “又想从我面前逃走?”

    低沉的嗓音之中,透着一丝淡淡的不悦。

    “哪有逃,我只是要去探望一下那个桑吉王子而已。”

    被言渊这么直接地看出来,柳若晴眼底明显虚了。

    “人家不需要你去探望,我们现在该做的,就是好好讨论一下昨晚的事。”

    言渊说话的语气,有些掷地有声,同时,也狠狠地敲在了柳若晴的心上。

    “昨……昨……昨天的事有什么好讨论的,你又不是第一次,还想本姑娘对你负责不成?”

    她压着心头的慌乱,目光闪烁着,偏偏不敢看言渊。

    “所以呢?你打算吃干抹净开始赖账了?”

    言渊的声音,沉了下来。

    “赖……赖账就赖账,我第一次被你睡了,你又不亏!”

    明明不想跟言渊谈昨晚两人之间发生的事,可柳若晴这话,却还是下意识地说出了口。

    说出来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对上言渊眼中戏谑的光芒,瞳孔不自然地闪了闪。

    “我……我是说……”

    “那换我对你负责。”

    在她支支吾吾地想要辩解些什么的时候,言渊伸出双臂,将她轻轻拥入自己的怀中。

    “我对你负责,好不好?”

    头,枕在言渊的胸前,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每一声,都仿佛敲在了她的心头之上。

    眼眶热了,鼻尖也算了起来,压下心头的动容,她带着浓重的鼻音,开口道:“我饿了。”

    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让言渊的眉头,不悦地拧了起来。

    她从言渊的怀中,退了出来,“我要下楼吃饭。”

    看着她前脚还一副流氓的样子,后脚又变得像个孩子,言渊完全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好,下去吃饭吧。”

    两人很有默契地没有抓着刚才的话题不放,结伴下楼,去了前院。

    点了几个柳若晴爱吃的菜,在上菜期间,两人又是这样尴尬地相对而坐。

    言渊倒是没什么,自从知道这个女人有跟他“私奔”的心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大好。

    反而是柳若晴,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她单独面对着言渊的时候,那种尴尬也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好不容易等到饭菜上了桌,柳若晴松了口气,借着埋头吃饭的动作,掩饰自己此时无比尴尬的情绪。

    言渊就坐在她对面,虽然也安静地吃着饭,可目光,却带着抑制不住的灼热,停在她的脸上。

    这两道光芒,灼热得更是让柳若晴头也不敢抬,连吃个菜,都只是夹自己面前的。

    王八蛋,这样盯着她看,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饭了。

    柳若晴在心里,低骂了一声。

    终于熬到一碗饭全下肚了,她放下筷子,从位子上站起身,板着脸,道:“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你总算跟本王说一句话了。”

    言渊无奈的声音,在她转身的瞬间想起响起,让她的脚步,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

    跟着,回过头对着他,道:“有句话叫食不言,寝不语,没听说过吗?”

    言渊点点头,道:“听说过。”

    他放下手中的筷子,一天的愉悦心情,足够让他当饭吃了,此时的言渊,并没有感到半点的饥饿。

    提步走到柳若晴身边,伸手拨开了她额前凌乱的厉害,澄澈的眸子,深深望着她,带着几分让柳若晴觉得不怀好意的邪气。

    “食不言刚才已经完成了,再迟点,是不是要寝不语了?”

    这是找机会想跟她一起睡吗?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柳若晴在心里低骂了一声,耳根早已经因为他这话而滚烫通红。

    抬眼瞪了她一眼,低骂了一声,“流氓。”

    在言渊含笑的眸子中,她紧张地快步离去。

    因为之前跟陆婉说过,她要每晚去给陈公子疗伤,所以,吃过晚饭后,等到夜半大家都去睡了,柳若晴才拿着银针,再次从房间里出来。

    刚从院墙内翻出来,便看到某人一身深色衣服的装扮等在墙下,看样子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你不是说要去县衙那边处理公务吗?在这里干什么?”

    想起晚饭时被言渊打趣捉弄的事,柳若晴的内心,还是有些记仇。

    “公务处理完了,现在处理私事。”

    他眼中含笑地走到柳若晴面前,好看的眸子,倒映着天边的明月,看上去澄澈温柔又明亮,看得柳若晴忍不住心悸。

    “好吧,你去处理你的私事,我去办我的公事。”

    她晃了晃手上的银针,跟着,转身往城外破屋的方向走去。

    见言渊跟上来,她停下脚步,侧目问他,“你不是说有私事要处理吗?”

    言渊微微一笑,俯身凑到她耳边,眼底声音,道:“我的私事就是……陪爱妃。”

    也不知道是被言渊嘴边传出的热气给感染了,还是被言渊这话给逗的,柳若晴觉得自己的耳根,又一次滚烫了起来。

    瞪了他一眼,她边走边说道:“你不怕陪我过去的时候,会把那位陈少奶奶给吓到吗?”

    之前她蒙面过去的时候,可把那陆婉吓得不轻,要不是现在不急于暴露身份,言渊过去倒也不是不行。

    问题是,现在要是让陆婉再看到一个蒙面人过去,说不定她又开始胡思乱想,她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言渊清楚她心里在想什么,莞尔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道:“我在外面等着你,不进去。”

    柳若晴知道言渊是担心她回来会害怕,心里不知道该感动得哭还是该笑他小题大做。

    她也没跟他在这事儿上纠缠什么,也就由着他了。

    “姑娘,你来了。”

    许是那陈公子的伤势有了一些明显的好转,陆婉之前对柳若晴的防备,现在是完全放下了。

    “陈公子怎么样了?”

    “多亏了姑娘妙手回春,虽然不过才一天的时间,我家相公的情况,有了明显的好转了。”

    陆婉看着柳若晴,眼神里流出了几分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