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256.桑吉王子的大礼
    第256章256.桑吉王子的大礼

    听陆婉这样说,柳若晴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只要让陈公子的伤势一点点恢复过来,别的不说,能抱住他这条命,他们夫妇就会无条件相信她,到时候,对言渊办这个案子也会有所帮助。

    “我今天再给陈公子施几针,你倒是还是用同样的方法给他上药。”

    “好,小妇人明白。”

    给陈公子施针完之后,柳若晴又叮嘱了陆婉几句,便离开了。

    才走出去几步,便看到言渊站在夜色之下,虽然身着烟衣,月光也被树挡住了,可他就像是天生带着光环一般,让她一眼便看到了他。

    言渊看到她出来,便面带笑容地朝她走来。

    “好了?”

    “嗯,回去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言渊的眼神总是带着一些不怀好意,让她有些不好意思直视他。

    回到客栈,柳若晴便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而身后的某人则是非常自觉地跟了进去。

    柳若晴停息脚步,扭头看他,道:“你的房间在隔壁,你走错了。”

    却见言渊一脸的理所当然,“隔壁房间已经让给桑吉王子了。”

    “那你再去开一间啊。”

    “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多浪费。”

    言渊的脸上,带着少有的嬉皮笑脸,直接将柳若晴的房间门给关上了。

    听他这么说,柳若晴翻了个白眼。

    财大气粗的靖王爷,会担心浪费?

    为什么她觉得她之前认识了一个假言渊,这个臭不要脸的才是言渊真正的本性吧?

    以前那个高冷的靖王一定是他装出来的。

    “那你可以过去跟桑吉王子挤一间啊。”

    “那怎么行?”

    言渊想也不想,一口拒绝了。

    “本王的娘子在这里,本王跑去跟别的男人睡一间房,传出去,会让人误会本王。”

    柳若晴的嘴角,抽了抽。

    这个男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她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反正我不管,这是我的房间,你爱谁哪睡哪,总之不能睡这里。”

    “我爱睡你床上。”

    言渊走到她面前,低眉看着她的眼底,依然是笑意盈盈。

    柳若晴的额角,落下好几根烟线。

    这小子是打定主意要占她便宜了?

    这种耍赖的臭不要脸的手段,他是从哪里学过来的?

    “好,床让给你睡。”

    说着,她走到窗边,学着上次言渊那样,将两条凳子并排摆放着,躺了下来。

    言渊心里难免是有些失望的,自己霸道耍赖厚脸皮都用上了,还是不能挨她近一些。

    难不成非要他硬来,直接把她拖到床上去睡吗?

    言渊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提步走到她身边,将她一把从凳子上拉了起来,跟她面对面坐着。

    “自从昨天之后,你就这么排斥我,你后悔跟我……”

    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虽然白天的时候,听了她醉后的话,可那毕竟是醉话。

    酒后可以吐真言,当然也可以胡言乱语。

    或许是失望了太多次,现在的言渊,还真是没有太多的信心了。

    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也变得越发强烈了。

    柳若晴愣了一下,看着言渊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晦暗,心头紧了紧。

    后悔吗?

    她倒是真没想过,只是昨晚的事,太出乎她的意料,她完全没有做好任何的心理准备,就那样突然发生了。

    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言渊。

    最后,她干脆也没正面回答,而是带着一种开玩笑的口吻,回答道:“是啦,是啦,总觉得有一种上好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言渊愣了一下,随后,能从柳若晴这话中,听出了她的态度。

    心里有些欣然一笑,跟着,突然间表情严肃地看着她,道:“没关系,我不介意。”

    嗯?

    柳若晴一愣,什么叫他不介意?

    下一秒,她便反应了过来,猛然抬眼看向言渊,见他眼中萦绕着得逞的笑意,她咬牙。

    “臭言渊,你敢说我是猪!”

    “不是你自己说的么?”

    “我哪有说!我是白菜,我才是白菜!”

    “……”

    窗外,月色正浓,投进屋内,笼罩着那两道亲热打闹的身影。

    翌日。

    “二王子,这几位,是本王让人从京中挑选出来的锐兵营的人,可护送王子前往军中去见那几位叶护,以他们的身手,护送王子安然应该没什么问题。”

    “多谢王爷。”

    桑吉屈身施礼,跟着,对站在言渊身边的柳若晴,也行了个礼,“小王再次多谢王妃当日的救命之恩。”

    “二王子客气了。”

    柳若晴回以微笑,在“外宾”面前,难得矜持了一些。

    跟着,又听言渊吩咐面前这六位锐兵营的侍卫,道:“你们记住,务必要保护桑吉王子周全,切不得有半点闪失。”

    “是,王爷。”

    临行前,桑吉王子又停下了脚步,沉吟了几秒,从手中取下一个银制的手圈,做工十分精致。

    手圈上,雕着一只鹰,一只虎,还有一头豹,三兽成三角状对着,看上去霸气无比。

    “王爷,这是父汗去年交给小王的。这鹰虎豹,代表着我国最强的三只军队,同时,也象征着无上的权利,现在小王赠与王爷,如小王有幸能回京都平反,他日若有用得着小王的地方,小王定当竭尽全力相助。”

    “二王子客气了,此物如此贵重……”

    言渊正要拒绝,一只小手灵巧地绕过他,将桑吉手中的手环给拿了过去,“二王子你真是太客气了,这个手环,我帮王爷收着。”

    说完,已经套在了自己的手上。

    桑吉看着柳若晴那干脆利落的样子,笑了起来。

    “王爷,王妃,那小王就先告辞了。”

    “好,路上小心。”

    等桑吉王子走后,言渊的目光,看向柳若晴,摊开手掌,“把东西给我。”

    “这是桑吉王子送给我的,干嘛要给你。”

    柳若晴将手往身后一放。

    开玩笑,这东西可是突厥未来之王的东西,她要是拿回现代去,在考古界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