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257.还真是好东西
    第257章257.还真是好东西

    言渊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捏了捏她微蹙的鼻尖,道:“你可知这个手环有多大作用吗?”

    “什么作用?”

    柳若晴的眼底,泛起了一丝好奇。

    之前跟师父研究过突厥文化,但是,还真是没见过这样一个宝贝东西。

    言渊走到桌边坐下,指了指她手上的银镯,道:“鹰虎豹三师,本来是突厥王汗亲自率领的三支军队,后来,为了应付突发事件,这三师分别由王汗亲自挑选信任的叶护,由三个叶护带领,有了这手镯,相当于王汗亲临,是可以调动这三师的。”

    柳若晴静静地听着,有些惊诧,“这么说,有人要是有机会拿到这镯子,不是有机会作乱了?”

    “没错,这次桑吉王子算运气好,没被桑罗的人抓住,一旦他死了,桑罗拿到了这手镯,恐怕到时候,那三位叶护不想拥护他都不行了。”

    “原来是这样。”

    柳若晴一脸恍然大悟,随后,笑盈盈地看着言渊,道:“看不出来,这桑吉王子真够相信你的,这能调动三十万大军的信物都能交给你,一般人可真做不到。”

    言渊见她眼中闪烁着的古怪的光芒,没好气地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净给我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哪有……”

    柳若晴不服气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倒也没将这东西据为己有,“那还给你吧,被我丢了可就麻烦了。”

    话虽这么说,可作为一个“盗墓贼”的本性,柳若晴的眼底,还是带着一股强烈的依依不舍。

    即使递给了言渊,她的手指还是紧紧地捏着那桌子不愿意松手。

    “怎么?”

    言渊挑眉,看着她那恋恋不舍的样子,唇角抽了抽。

    “让我再看一会儿。”

    她又将那桌子给拿了回来,手指在那鹰虎豹身上,划过每一处线条和轮廓。

    “这做工真是好,一般人还真是仿不了。”

    她由衷地赞道。

    言渊一笑,故意忽视了她眼中绽放出来的光芒,道:“当然,这镯子的工艺,只有突厥王室唯一一位工匠能雕出这个,而那位工匠,早在恪利王汗继位之前就已经过世了,现如今,能仿造出这样一个手环的人,可以说是没有。”

    “我猜桑罗这样四处追杀桑吉,除了要阻止他去见那三位叶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要得到他手中这枚镯子吧。”

    “也不是没可能。”

    言渊点点头,看着她眼中依然流露出来的痴迷,道:“所以桑吉既然把这么重要的信物交给我们,我们一定要守住它,千万不能把它给弄丢了。”

    “也是啊。”

    柳若晴将镯子递还给言渊,心里还是不舍地叹了口气。

    言渊没有马上接过,而是看着她不舍的样子,叹了口气,“真这么喜欢?”

    柳若晴一脸哀怨地看着他,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拿着吧,别丢了。”

    言渊没有拿回来,帮她重新戴回到她手腕上,道:“手太小了,回去的时候,吃胖点,不然,这镯子丢了,本王唯你是问。”

    “好,好,好。”

    柳若晴高兴地连连点头,她没想到原本只是纯粹喜欢这个镯子而已,却没想到在之后她的人生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好了,桑吉离开了,本王也该去衙门见一见那几个突厥兵了。”

    柳若晴点点头,目送言渊离开之后,她的目光,还是一脸新奇地看着手中的手镯,高兴地笑弯了眼。

    “老头要是看到这东西,得乐得几天几夜睡不着吧。”

    提起柳千寻,柳若晴的脑袋便耷拉了下来,“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天,也找了这么多天,也不见老头的影子,他不会离开了吧。”

    想起这个,柳若晴的心里便有些懊恼。

    知县衙门——

    “王爷,那几个人又来了。”

    庄清走到言渊面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带他们去内堂见本王,其余人不用跟过来。”

    “是,王爷。”

    内堂,那几个突厥人气势汹汹地过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年大人,三日期限已过,你该告诉我们,谁是杀人凶手了吧?”

    为首的突厥人开口,目光锐利地看着言渊。

    见言渊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喝着茶,听到面前的质问声,懒懒地掀起眼皮,随后,莞尔一笑。

    “是谁对你的同伴下狠手,你们难道没本王清楚吗?”

    本王?

    突厥人的心头,对言渊这个自称,蓦地咯噔了一下。

    在中原,自称本王的人,都是他们突厥叶护级别的人物。

    而看眼前之人,气度非凡,举止之间,从容有度……

    难道他不是州府那边派来的年大人,而是……

    最近百姓口中传的,朝中皇帝派来查那个案子的靖王?

    靖王!

    他们被这个身份给吓了一大跳。

    如果是靖王,要是让他知道他们的身份,事情就麻烦了。

    “我们不知道大人你的意思?我们要是知道凶手是谁,还会等到大人你来告诉我们吗?”

    他们硬着头皮,直接忽视了言渊的自称。

    见言渊轻轻一笑,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全部收了起来,变得凌厉摄人。

    “身为突厥的士兵,来我东楚境内杀人,你说,本王要怎么处置你们?”

    话音刚落,那几个突厥人明显被言渊的话给吓了一大跳,纷纷往后退了几步。

    “我们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

    而很明显,当他们被言渊认出了身份时,慌了。

    他们知道桑吉王子跟东楚皇室的人交好,如果让靖王知道他们杀桑吉王子的,那事情就麻烦了。

    “还叫大人?”

    言渊低低一笑,眸光,意味不明地深了几分,“你们不是已经猜到本王的身份了吗?”

    突厥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最后,咬咬牙,看向言渊,像是豁出去了一般,道:“靖王爷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

    自从知道桑吉王子在花溪镇出现过,他们就一直留在这里等候时机。

    一直装扮成中原人,举手投足间都尽量模仿中原人的特性,为什么会被靖王看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