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259.又被占便宜了
    第259章259.又被占便宜了

    她停顿了一下,看向他们,道:“二位相信我么?”

    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并不曾犹豫,道:“姑娘日夜不辞辛劳为在下治伤,陈轩怎敢不相信姑娘。”

    柳若晴满意地勾着唇,“如此甚好,既然二位相信我,就听我的,等陈公子伤势稳定之后,就去找靖王,你们陈家的冤屈,只有靖王能帮你们伸。”

    果然,他们在听到柳若晴提到靖王的时候,脸上染上了几分迟疑。

    只是,也没迟疑多久,便听陈轩道:“娘子,既然我们相信姑娘,她让我们相信的人,我们当然也要相信。”

    说着,他的目光,投向柳若晴,道:“姑娘放心,等在下伤势一好,就去见靖王爷。”

    “陈公子不急,为了保证二位的安全,到时候,我来护送你们进城。”

    夫妻二人闻言,也没迟疑,看得出来是对柳若晴无条件的信任了,“好,只要能替我陈家伸冤,我夫妻二人一切都听从姑娘的安排。”

    “嗯。”

    总算是得到了这对夫妻的允诺,柳若晴绝对自己这半个月的努力也算是没白费。

    从那破屋出来的时候,言渊还是像往常一样,站在同一个位子等着她。

    有时候,她都不用看,就能知道言渊站在什么位子,这种不用言说的默契,似乎是在不知不觉间就有了。

    回到客栈之后,柳若晴在靠窗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二郎腿一翘,道:“给我倒杯水,我就告诉你个好消息。”

    言渊看着她一副“天王老子”的样子命令着他,轻笑了一声。

    有胆子使唤他的,普天之下,也就她一人了。

    虽然如此,言渊还是听话地给她倒了一杯水,递了上去,“陈家那对夫妻答应来见我了?”

    柳若晴刚接过水还没喝,听言渊这么问,便抬眼白了他一眼,“我都还没说呢,猜这么准,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言渊笑着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长臂一伸,习惯性地揽过她的肩膀,道:“既然你这么棒,我给你个奖励。”

    “什么奖励?”

    柳若晴好奇地凑了上来,在看到言渊眼中萦绕出来的坏笑,瞬间便明白了什么。

    在言渊开口之前,道:“不用了,我做好事从来不需要奖励。”

    说完,快步起身从言渊的手中逃开,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在她逃走之前,身子被人拦腰往后带了过去,直接撞到了言渊的怀中。

    “做好事怎么能不需要奖励,本王可以以身相许奖励你。”

    话音落下,俯下身,封住了柳若晴的唇。

    你妹,又被占便宜了……

    夜半,一道烟影,从门外一闪而过。

    言渊警觉地睁开眼,目光,扫过身边熟睡的人,随后,迅速起身,从房间里追了出去。

    客栈后院,一身烟衣的人,跪在了他面前,“末将参见王爷。”

    “齐风?”

    眼前之人,随后,面前之人摘下蒙面布,露出了一张刚毅的脸。

    言渊的心头,蓦地有些紧张,目光,朝楼上房间的方向,下意识地扫了一眼。

    目光收回,他压低了声音,看向齐风,问道:“查得怎么样?”

    袖口下,他的拳头,在不知觉地发紧。

    “禀王爷,属下在西擎皇宫暗查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所查到的结果,跟上次并无大的出入。”

    言渊的拳头,稍稍松了几分,便听齐风继续道:“不过,属下无意间得知,之前在天心公主的凤羽宫伺候过的下人,在天心公主出嫁后半个月之间相继暴毙,说是有人身染疫病,所以将整个凤羽宫里的人都给传染了。”

    “有这种事?”

    “属下查到的消息,确实是如此,除了这个之外,并没有其他古怪的地方。”

    齐风带来的消息,让言渊陷入了沉思之中。

    整个凤羽宫的下人在半月之内皆身染疫症暴毙,还是在柳天心出嫁之后的半个月,有这么巧的事吗?

    可是,他两次让齐风深入西擎调查,调查出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难道真的是他多心了?

    言渊很快便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要说第一次是他多心的话,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以及那丫头的表现看来,他也许并没有多心。

    甚至,也许凤羽宫的下人相继暴毙,也许跟这件事也脱不了关系。

    还有之前那几批来刺杀柳天心的杀手又是谁派来的,到现在还没有半点头绪。

    虽然那些人都把目标指向秦暄,可他却并不相信这点。

    思来想去,他一时间也没想通这一点,便只能让齐风先离开了。

    “下去吧,本王让你去西擎的事,切记不能让王妃知道。”

    “是,王爷,末将告退。”

    齐风退下之后,言渊重新回到房间,坐了一会儿,退去了满身的寒霜之后,重新在柳若晴身边躺下,可却因为齐风带来的消息,没有了半点睡意。

    心里暂且压下了这件事,他侧目看向柳若晴,眼底满是怜惜之色,“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犯了多大的罪,本王一定倾尽所有,护你周全。”

    他已经好几次对她许下这样的诺言,不管她听到没听到都好,他这样的坚定不曾改变过。

    如果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话,他一定不负今日的誓言,护她安好。

    陈轩的伤势,进展得越来越好。

    三天后,柳若晴给他把了脉,随即,道:“陈公子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这些伤疤想要退掉就没那么容易了。”

    “陈轩今日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姑娘大恩了,哪里还只能能恢复原貌。”

    比起第一次见面的奄奄一息,此时的陈轩,精神明显好了许多。

    “那两位打算什么时候去见靖王呢?”

    “一切听凭姑娘的。”

    “这样吧,两位再休息两日,两日之后,我再过来。”

    “好,一切全凭姑娘安排。”

    两日后——

    “我今晚去把陈轩他们接过来,瞬间叫上店小二,等人到齐了之后,我们再商量之后的事。”

    “好。”

    言渊点头,看着柳若晴的目光,总是不经意地盈满了灼热的温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