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260.还能在他身边赖多久
    第260章260.还能在他身边赖多久

    柳若晴刚准备离去,言渊突然间拉住了她的手,眼神中,笼罩着多情,“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他目光深深,看得柳若晴心头一悸,却还是打哈哈道:“不客气,回头给我赏点辛苦费。”

    随即,她又想到了什么,看到他眼底盈盈的笑意,警告般地踢了他一脚,道:“别又说什么以身相许,你这二手货的身体,都许了几百次了。”

    虽说现代人开放,她也没表现得太过在意,可她其实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言渊的第一次也是她的,就像她的第一次一样。

    她又一次准备出发,却还是被言渊给拦住了。

    “干嘛,靖王爷,您老还有什么吩咐,能一次说完不?”

    言渊的表情,多了几分别扭,看她的眼神中,也闪烁着几分不自在。

    “干嘛呀,吞吞吐吐的?”

    柳若晴也发现了言渊脸上那股别扭劲,问道。

    见言渊俯下身去,凑到她耳边,“本王的第一次,也是你的。”

    柳若晴愣了一下,完全没料到言渊拦住她是为了说这个,她傻眼地抬着眸子,看着言渊,半晌没有出声。

    她看着言渊,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总觉得这会儿聊这个话题,有些怪怪的。

    嘴角抽搐了两下,在言渊期待的眸子中,故作不信道:“切,你说是第一次就第一次,谁信呢,当初王爷可是亲口说,你睡过的女人,比我吃过的盐还多。”

    言渊心口一堵,他要是料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当初打死都不会吹这种牛。

    他看着柳若晴那一脸不信的样子,急了,“不是,本王当初是……”

    “是什么?跟我吹牛呢?”

    难得看到了靖王爷如此紧张的样子,怎么能对得起这次机会。

    “让我想想……”

    柳若晴故作认真地歪着脑袋,“我吃了十八年的盐,加起来大概一石有没有?一石盐有多少颗我算算……”

    “我的天哪……”

    她一脸震惊地看着言渊,“王爷,您体力太好了,睡了这么多女人,竟然没肾亏。”

    “柳天心。”

    言渊的脸,不由得一沉,他这算是当初搬了一块大石头把自己的脚给砸了。

    “本来就是,是你自己说你睡过的女人比我吃的盐还多,你现在跟我说,你是第一次,这是告诉我,我活到十八岁还没吃过盐吗?”?

    “……”

    这死丫头,还真是得理不饶人。

    言渊无奈,他其实能感觉出她对他当初那话心有芥蒂,才急于跟她解释清楚。

    可是,他都二十三了,让他承认自己从没有过一个女人,总是有些笑话的。

    但比起这个死丫头,有时候,面子或许没那么重要了。

    他低眉,严肃地看着柳若晴,道:“总之,你是本王第一个女人,这辈子,也就你一个了。”

    柳若晴原本还想开他玩笑,可听到这句话从他嘴里这么认真地说出口,这双眼睛里流淌出来认真和严肃,让柳若晴再也开不出玩笑来了。

    她僵着嘴角看着他,心跳有些加速。

    其实,从言渊告诉她,他是第一次的时候,她就信了。

    不然,但凡对女人有一丁点儿了解的男人,也不会在上次她大姨妈来的时候,会理解成她屁股受伤了。

    想起那时候言渊那惊慌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笑,可这会儿,她还是忍住没笑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跟你开玩笑的。”

    她笑着将他从自己身边推开。

    言渊眼底一喜,有些错愕地看着她,“你真信了?”

    “废话!”

    她没好气地瞪了言渊一眼,脸颊微微一红。

    在言渊别扭的表情下,她道:“好啦,我要去接陈轩夫妻了,在这里等我回来。”

    说完,她便快步跑走了。

    才出去,一直隐在她眼底不敢在言渊面前流下的热泪,夺眶而出。

    她看着天边的明月,声音喑哑地低语了起来,“还能在他身边赖多久呀……”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发现,自己真的……再也笑不出来了。

    为了掩人耳目,陈轩夫妇还不能出现得光明正大,但是,长时间让他们躲在那边破屋,又怕被人发现,所以,在此之前,言渊和柳若晴已经暗中潜入了陈府,帮他们收拾出了一个可以居住的空间来。

    因为不能让别人知道陈轩夫妇的存在,以免打草惊蛇,所以,凡事他们也只得亲力亲为了。

    一方面,这里因为长时间“闹鬼”,也没人敢进去,就算被人知道了这里有人,也顶多以为那“冤鬼”又出现了,不会往深入去想。

    所以,把他们安顿在陈府,是最好不过了。

    再来故居,陈轩夫妇的心里自然是百感交集。

    对言启那种咬牙切齿的恨,也多了几分。

    “两位先在这里好好休息,明日,我会带个人来见你们。”

    “好。有劳姑娘。”

    “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柳若晴离开之后,陆婉有些若有所思地看着陈轩,道:“相公,你有没有觉得,这位姑娘的身份,非同寻常?”

    陈轩点点头,“嗯,我也怀疑过她的身份不简单,只不过,我看她对我们没有恶意,又救了我一条命,我们必须要相信她,况且,如今陈家这情况,如果我们不让靖王为我们伸冤,还能找谁呢,如果靖王都不能信,就只能冲到金銮殿告御状了,你觉得我们有这本事吗?”

    “也是,如今能等到靖王,我们也只能赌一把了。”

    陈氏夫妇二人在那间破旧的陈家旧宅忐忑地度过了一天,心里都在猜测那位救了他们的姑娘说要带过来见他们的人到底是谁。

    暮色渐渐降临,当陈氏夫妇再一次见到柳若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戌时过去了。

    此时,柳若晴已经没有再戴着蒙面布,露着一张俏丽的容颜。

    “陈公子,陈夫人,这位就是我昨日跟你们说的要来见你们的人。”

    柳若晴对着陈氏夫妇,指着身边器宇轩昂的男人,介绍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