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261.就你胳膊肘往外拐
    第261章261.就你胳膊肘往外拐

    陈轩夫妇看着言渊,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但是他眉宇之间散发出来的逼人的英气,还有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贵气,也能让他们猜到此人绝非一般人。

    “敢问这位公子是……”

    陈轩率先开口,夫妻二人看着言渊的目光,都带着几分忐忑。

    “靖王。”

    柳若晴语气平静地吐出这两个字,吓得陈轩夫妇二人差点摔倒,眼神里,出现了难以掩饰的慌乱。

    在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料到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言渊尽量收起了往常在外人面前那一贯寡冷的样子,可没想到,还是把陈轩夫妇吓得不轻。

    若不是之前,有了柳若晴帮助过他们,可以想象,如果言渊当初轻易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绝不会轻易相信他的好意。

    “你们别紧张。”

    柳若晴尽量用安抚的语气跟他们说话,“王爷真的是来帮你们伸冤的。”

    半晌,陈轩夫妇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在言渊面前跪下行礼,“草民见过王爷。”

    “起来吧。”

    言渊上前,将他们夫妇二人扶起,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温和一些,平易近人一些。

    目光,投向他们夫妇二人,看着他们脸上的局促不安,道:“你们陈家的事,早在半个月以前,本王就已经听说了,只是……”

    言渊朝柳若晴看了一眼,道:“本王知道,因为言启是本王亲侄子,所以,你们并不相信本王。”

    听言渊这么说,陈轩夫妇对视了一眼,算是默认了。

    “所以,王爷打算让这位姑娘先来给草民治伤,是吗?”

    陈轩还是很聪明的,从言渊跟先前柳若晴言语间的意思,便能猜到这一点。

    言渊也不隐瞒,跟柳若晴微微一笑,随后,点了点头。

    他们二人之间细微的互动,却没逃过陆婉的眼睛,视线,缓缓投向柳若晴,低声问道:“那敢问这位姑娘是……”

    “我是……”

    柳若晴犹豫了一下,还是用王妃的身份介绍自己,“我是靖王妃。”

    虽然陆婉刚刚已经隐约地猜到了,可是,当柳若晴说出口的时候,两人同样惊了不小。

    言渊在一旁,唇角有些欣然地扯动了两下。

    “我是靖王妃”这句话,虽然是在普通不过的回答,却停在言渊的耳中,像是最动人的情话。

    她对这个身份的承认,让他觉得窃喜。

    跟着,他又将视线看向陈轩夫妇二人,道:“现在你们知道,本王是想帮你们了吗?”

    陈轩夫妇还在犹豫,便听柳若晴跟着开口,“实不相瞒,半个月之前,我跟王爷就发现了你们的行踪,怕吓到你们,也为了让你们相信我们,我只能乔装过去给你们疗伤,如果我们想帮言启灭你们的口,半个月之前,就可以直接把你们杀了,王爷也不需要为了保障你们的安全,三更半夜来见这里见你们了。”

    其实,这一切,陈轩夫妇刚才也想过,只是,心里却还是很悬。

    陈轩的目光,投向言渊,犹豫了片刻,道:“王爷,您既然已经清楚草民全家的冤屈,草民跪求王爷能给草民做主。”

    说着,他们夫妇二人便在言渊面前跪了下来。

    “起来吧,本王既然费了这么多的心思来见你们,自然是要为你们伸冤的,但是,有一点,你们要清楚,陈家的事,只有你们空口说,并没有除你们之外的任何人证物证……”

    “王爷!”

    陈轩夫妇一听言渊这么说,瞬间急了,“陈家的人,活下来就我们夫妻二人,还有什么人证物证,要真说有,也只能去把那些陈家死去的冤魂,从阎王爷那里拉回来了。”

    陈轩夫妇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们也不知道这个靖王到底可信不可信。

    就算真的没有要帮言启灭口的心,可为未必有帮陈家伸冤的心。

    想起陈家上下所受的冤屈,陈轩夫妇气得也顾不上面前之人的身份,还想说什么,便被言渊给抬手阻止了,“你们先听本王说。”

    看着陈轩夫妇脸上的气愤,柳若晴其实还是有些替他们担忧的。

    毕竟,她认识的言渊,脾气可不是太好,今晚能这样耐着性子跟他们说话,也算是很给面子了。

    好在言渊并没有发怒,而是耐着性子,继续道:“本王就是要你们带着那些冤魂去审一审。”

    嗯?什么意思?

    柳若晴一时间也没明白言渊这话什么意思,这家伙不会是被他们夫妻二人给气糊涂了吧。

    “王爷这话,草民听不明白。”

    陈轩板着脸,开口道。

    “本王自是会给你解释明白。”

    言渊也有些恼了,就如柳若晴说的,他的脾气可没那么好,耐性也没那么足。

    看陈轩夫妇这样的态度,心下也不免有些恼了。

    柳若晴赶忙走到言渊身边,安抚了一下言渊的怒气,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道:“人家遭了灭门,心情当然不好的了,更何况你还是杀人凶手的叔叔,人家态度不好也是应该的,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言渊低眉看着她,怒气已然消了半分,伸手戳了一下柳若晴的脑袋,道:“就你胳膊肘往外拐。”

    他倒也没怎么跟陈轩计较,而是继续道:“这个案子,没有人证物证,就算你们去指正言启,他也不会认的,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让言启自己认罪。”

    “自己认罪?”

    言渊重重地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对,只有他自己亲口认罪。”

    陈轩夫妇不太懂言渊的意思,但是,人家毕竟是一个亲王,能这样耐着性子在这里跟他们解释,至少能证明他并没有坏心。

    “请王爷明示。”

    “本王打算来一次……”

    他刻意停顿了一下,目光投向陈轩夫妇,“审阴司。”

    “审阴司?”

    “审阴司?”

    “审阴司?”

    柳若晴和陈轩夫妇三人异口同声地开口,目光一并投向言渊,眼底带着迷茫。

    “所以,本王需要你们按照本王的说法做……”

    言渊将自己心里的计划,跟陈轩夫妇细细地讲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