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263.王爷要见你
    第263章263.王爷要见你

    她在他这一声轻唤当中,听出了些许无力感。

    “等这个案子结束之后,我们回京,你再也不要提离开王府,离开我的事,好不好?”

    他的语气,甚至多了几分不该从他身上流露出来的卑微吗,轻声乞求着他。

    自从齐风那天夜里给他带来的那个消息之后,他的心里,就一直忐忑着。

    他不怕她在他身边是不怀好意,也不怕他自己没能力护住她,甚至……他也不怕她心里牵挂着别的男人而离开自己……

    他怕的是,她甚至根本不给他任何保护她的机会,打定主意要离开他。

    如果她下定决心要走,他害怕,自己想要留住她,却无能为力。

    柳若晴的身子,在他怀中僵硬了,眼睛瞬间酸涩了起来,延伸到鼻尖也开始跟着发酸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恨不得立即告诉言渊,自己一定要离开他的原因,可是,她又怕,一旦她说了,她就更加走不了了。

    她还记得他在老农家里说的话,就算天翻地覆,也要护她周全。

    可是,她又怎么忍心他为了她,去翻天覆地,背负着本不该他承受的骂名。

    她将脸,埋在言渊的怀中,许久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贪恋着他身上弥漫出来的味道。

    半晌,才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眼中的温热早已经被她收起来。

    她让自己狠下心肠,硬着头皮,无视了他眼底卑微的乞求之色,用极其轻松的口吻,道:“可我放不下我的青梅竹马呀,当初说好的,找到了他,我就跟他离开的。”

    言渊的眼神,暗淡了下来,这一刻,他没有发火,也没有暴怒,只是敛下眸子,掩盖了眼中全部的低落。

    他知道,这个“青梅竹马”只是一个借口,却又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借口。

    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他松开了她,给了她一个温柔的浅笑,“去睡吧。”

    柳若晴看着他,心头再度发紧,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在床上躺了下来。

    拉过被子给自己盖上,房间里没灯,月光透过窗户,洒满整个房间。

    柳若晴转过身,看着言渊背对着她,睡在窗前那几条拼成从长凳上,月光笼罩着他的背影,将他的脸,却隐没在了烟暗之中,看上去极为落寞。

    她一直看着他,一言不发,就这样一直看着看着……

    仿佛只是这样一个背影,她都要永远刻在心里一般。

    一直盯着言渊的背影,看了半个多时辰,直到双眼发酸,柳若晴才回过神来。

    “对不起……”

    她的声音很低很低,刚一开口,便被吹散在了空气之中。

    她转身,将脸对着床的里边,闭上眼,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她不知道,由始至终,言渊都未曾睡着,她这一声极轻的“对不起”,全部落入了言渊的耳中。

    他缓缓睁开眼,月色下,他幽深的眸子里,有心疼,也有无奈。

    “哎……”

    他轻声叹了口气。

    我要的不是你的对不起,我要的,只是你给我一个保护你的机会。

    漫长的一夜,两人各怀心事,一直到了天亮。

    翌日,两人几乎是同时起床的,在视线相撞的瞬间所带来的短暂尴尬被不动声色地忽略过去之后,两人就像是带着默契一般,心照不宣地谁也没主动提起昨天的话题。

    两人像往常一样,洗漱完,互相探讨着陈家这个案子,看上去没有受任何的干扰。

    可只有彼此自己清楚,这中间,总像是横着一根长木条,即使两人靠的很近,却依然跨不到对方那边去。

    “这个案子现在缺的就是一个带头替陈家去告状的人,叫谁好呢?”

    柳若晴坐在言渊对面,一边拿着手中的包子吃着,一边跟言渊讨论道。

    如今,言启已经回到了广陵府,陈家的案子要重新开审,需要找一个十分合理的由头把言启叫过来,才不会让他起疑,以至于让他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两位客官,今天的早餐还合您二位的胃口吗?”

    店小二此时正好热情地过来给他们倒水,两人突然间想到了什么。

    双方对视了一眼,心知肚明地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店小二刚忙完准备关门打烊,回到后院的时候,被人拦住了去路。

    店小二被吓了一跳,在看清楚是柳若晴时,才松了口气。

    “姑娘,是您呀,这么晚了,您在这里干嘛呀,把小的给吓一跳。”

    柳若晴的手,往他肩上一搭,不怀好意地一笑,“小二哥,跟我上楼,靖王爷要见你。”

    那小二显然是被柳若晴话中的“靖王爷”给吓了一跳,脚下差点一软。

    “靖……靖王爷,他老人家也在这间客栈里吗?”

    小二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客栈里还住着这么一位大人物,脑海里开始搜索着这几日住在他们客栈里的老人。

    思来想去,都没觉得哪位上了年纪的客人像位高权重的九皇叔靖王啊。

    “对啊,他老人家可是在你这客栈住了大半个月了,你呀,真是没眼力见,都没认真伺候过人家,你完了,你完了,等会儿见到王爷他老人家,你死定了。”

    柳若晴故作夸张地吓唬他,那店小二果然被吓得双腿发软,脸色都白了。

    柳若晴在心里乐坏了,倒也没有继续吓唬他,道:“看把你吓得,我骗你的,王爷宅心仁厚,不会跟你计较这些,王爷是有事情要让你帮忙。”

    “真……真的吗?”

    店小二还是有些害怕,就算王爷不计较,可王爷在这里真住了半个月,他都没发现,不也是怠慢了他老人家了吗?

    “真的,真的,放心吧。”

    柳若晴带着店小二进了自己住的那间客房。

    客房内,此时只有言渊一人,正坐在桌前,眸光带着漫不经心地看着他。

    店小二的目光,扫了一圈之后,问道:“姑娘,靖王他老人见呢?这里只有公子一个人啊。”

    他之前就猜到这两位客官身份不一样,原来是靖王爷身边的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