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264.您不是冒充的吧
    第264章264.您不是冒充的吧

    那他之前跟王爷说陈家的冤案,靖王爷是不是都知道了?

    “那他今晚叫他过来,难道是为了杀人灭口?”

    一想到这个,店小二一阵哆嗦。

    幸好这几日他没去见陈公子和大少奶奶,要是被王爷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就麻烦了。

    柳若晴被店小二的问题给逗笑了,目光,带着玩味地看向言渊,用下巴指了指,对店小二道:“喏,王爷他老人家不就在你面前吗?”

    她特地加重了“老人家”三个字,看着店小二那傻眼的表情,心里更是乐坏了。

    言渊看着她眼底噙着的笑意,只是无奈地摇头。

    还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他倒是没跟她计较,而是将目光投向店小二,招呼他过来。

    店小二已经被吓傻了,他哪里知道眼前这个不过就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会是当今靖王爷。

    他战战兢兢地走到言渊面前,虽然眼前这公子的身上充满了王者的气场,可他也不能轻易相信人家就是靖王爷啊。

    当今皇上的叔叔,会这么年轻吗?

    “公……公子,您……您不会是冒充王爷他老人家吧?”

    “噗嗤——”

    柳若晴在一旁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小二开口闭口老人家老人家的,不怕他面前这位“老人家”把他脖子给捏断气了啊。

    小二虽然怀疑,但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言渊倒是没打算吓他,案子拖到现在,是要速战速决了,再拖下去,对陈氏夫妇来说,也不是件好事。

    况且,他也离京有段时间了,是时候要回去了。

    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在柳若晴的笑脸上掠过,眼底淌过一丝无奈。

    随后,看向店小二,道:“本王是不是冒充的,你明天去知县衙门看看就知道了。”

    “去知县衙门?”

    店小二憨憨一笑,“小的去知县衙门干嘛呀。”

    “去给陈家人喊冤,本王替他们伸冤去。”

    “喊……喊冤。”

    店小二被言渊的话给吓了一跳,“公……公子,小的无凭无据的,怎么敢去喊冤啊,要是被景王世子知道了,小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你怕景王,就不怕本王了吗?”

    言渊的声音,往下一沉,“你现在听着,按照本王教你说的,明天去县衙喊冤,其他的事,交给本王。”

    店小二见言渊板起脸,看上去还确实有几分可怕,他不敢反抗,却也不敢轻易应下来。

    为了让店小二放宽心,他们二人也没打算瞒着他,道:“小二,我们知道你暗中有跟陈公子夫妻二人来往,陈家的冤情,也是你暗中给传播出去的,他们夫妇二人如今在什么地方,我们也清楚,你不需要跟我们在这里打马虎眼。”

    店小二便柳若晴这话给吓得直接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你……你们……”

    “小二,你不想替陈家伸冤吗?”

    “小的……小的……”

    “我们知道你在顾及什么,王爷这次既然在你面前表明了身份,就是下定决心要替陈家伸冤的,但是需要你的帮忙。”

    店小二看了看言渊,又看了看柳若晴,两人眼中的诚意和坚定,让店小二也没有再犹豫。

    如果真能替陈家伸冤,不管眼前这位公子是不是真的靖王,他都信他们一次。

    或许,真能伸冤也不一定呢。

    最后,他咬咬牙,下定决心道:“好,小的都听二位的,公子需要小的做什么,小的就去做。”

    “很好。”

    言渊满意地勾起了唇,“本王需要你明天就去知县衙门喊冤,本王现在教你到时候怎么说。”

    “是,小的都听您的。”

    又是一夜过去了。

    第一天一早,知县衙门门口,被一阵沉重的击鼓鸣冤的声音给惊扰了。

    衙门沉重的大门被打开,店小二被带进公堂。

    自从上次被言渊教训了一顿之后,庄清做事情都变得小心翼翼。

    就是店小二击鼓鸣冤被带进公堂,他连惊堂木都不敢敲得太响。

    “堂下何人,为何击鼓鸣冤?”

    公堂门口,围着一群围观的人。

    “禀大人,小的要为陈家的人,状告景王世子言启,强抢民女未遂,杀人放火戕害陈家上下几十口人,小的听闻靖王爷来了此地,要来王爷面前喊冤。”

    公堂内外,一片哗然。

    外面围观的老百姓,都在纷纷为店小二捏了把汗。

    虽然整个花溪镇都知道景王世子放火烧死陈家人的事,可没有真凭实据,谁敢来喊冤啊。

    况且,现在陈家的人都死了,他现在来喊冤,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要是景王爷知道了,这小二就死定了。

    庄清也是被小二要状告的事给吓了一跳。

    好不容易等到靖王把当初的杀人案查清楚,跟陈家的冤魂没有关系,送走了景王父子,以为这个案子可以躲过去了。

    这多事的店小二,怎么就还送上门来了。

    可他也不敢呵斥店小二,只能硬着头皮,道:“你状告景王世子戕害陈家几十口人,可有证据?”

    “小的没有证据。”

    小二如实回答道。

    “大胆!没有证据,你竟然也来告状?你可知,诬告皇亲国戚可是一条死罪。”

    店小二被庄清的话给吓到了,可想起昨晚言渊交代的事,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道:“是昨天……昨天夜里,陈公子的冤魂亲自来找小的说的。”

    他这话一出来,所有人听得都背脊一凉。

    之前的冤鬼又出来了?

    怎么还跑去找店小二了?

    “陈公子生前对草民有恩,昨天夜里,他来找小的,跟小的细细说了陈家被害的冤屈,喊小的过来喊冤,求大人做主。”

    庄清也被店小二这一番陈述吓得不轻,浑身发凉,说话也打起了哆嗦。

    “你……你昨天真见到了陈家的鬼魂了?”

    “是,就是陈公子,虽然他浑身都被烧伤了,伤口不停地流脓,还有白色的虫子爬出来,可小的还是能一眼认出了他的。”

    门口的人,听小二把陈轩的伤势说成这样,纷纷觉得又恶心又恐惧。

    人群当中,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俊美俏丽,目光静静地看着公堂上的一切,脸上意味不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