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265.计划进行
    第265章265.计划进行

    “喂,小二哥倒是没让我们失望,瞧他说得这么活灵活现,这些人听得手上毛孔都起来了。”

    柳若晴站在人群当中,声音压得极低,凑到言渊身边,低声道。

    小二刚才那话,是柳若晴教他说的,让他把陈轩的伤势说得又严重又恶心,越是渗人,效果就越好。

    果然,小二没让她失望。

    庄清听得好几次都忍不住想吐,只是看这么多人围观,硬生生地给压下去了。

    “行了行了,不需要你说这么具体。”

    庄清一脸嫌弃地对店小二摆了摆手,道:“那陈公子都跟你说了什么?”

    “陈公子说,景王世子言启,看中了大少奶奶,借口……”

    他将前段时间,陈家受冤的真相细细地描述了一遍。

    这事,老百姓之间早就传遍了,所以,并不惊讶。

    “可你无凭无据,单凭一个鬼魂说的话,就让靖王爷来伸冤,王爷怪罪下来,你担待得起吗?”

    庄清的话,让店小二的脸上,多了几分犹疑之色。

    如果那位公子真是靖王也就罢了,可若不是,他这次来告状,靖王问他要证据,这可怎么办?

    也罢,来都来了,还是相信他们一次。

    “总……总之,小的要向王爷当面告状,一切由王爷来定夺。”

    “你要亲自见王爷?你好大的胆,你是什么身份,也配见靖王爷!”

    随着惊堂木震耳欲聋的声音落下,公堂外,响起一道让庄清腿软的声音,“是谁要见本王。”

    人群中,言渊跟柳若晴缓缓走了出来,店小二回过头来,言渊跟柳若晴已经朝他看过来。

    再见庄清已经立即从堂前坐起,快步跑到言渊面前,“下官参见王爷,王妃。”

    “起来吧,庄县令。”

    言渊的目光,没在庄清脸上停留,而是兀自走到堂前坐下。

    “可是你要见本王?”

    言渊看着店小二,同时,他的声音,也让店小二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原来这位公子,真是靖王爷啊。

    这一下,店小二算是完全放心了。

    靖王爷跟靖王妃出面给陈家伸冤,陈家那些死去的冤魂,真的可以昭雪了。

    “回……回王爷,正是小民要见您,小民要跟你喊冤。”

    跟着,他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言渊说了一遍。

    “好,事情本王已经清楚,虽说你无凭无据,可既然来击鼓鸣冤了,你这个状,本王也给你接了。”

    说着,目光投向庄清,道:“庄县令,本王命你即刻去传景王世子言启过来,切不可耽误。”

    “是,王爷,下官即刻去办。”

    广陵,景王府——

    “什么?”

    言恒满脸惊诧地看着过来传话之人,“这才多久,靖王怎么又来传世子过去了?”

    “回景王爷,是一小民去衙门告状,要告世子戕害无辜,靖王爷当日刚好在场,就把这个案子给接下来了。”

    言恒的眉头,有些苦恼地皱了起来。

    那个突厥人被杀的凶手查出之后,他原本松了口气,没想到,又出幺蛾子来了。

    案子落到老九的手中,可不好办了。

    他的目光,看向一旁有些忐忑不安的言启,又看了看面前过来传话的捕快,问道:“那小民可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他只是说,那陈家公子的冤魂过去找他,让他去找靖王爷喊冤。”

    捕快这话刚落,言启的身子,明显抖了一下。

    “好了,你先下去吧,世子马上过去。”

    “是,王爷,卑职告退。”

    捕快退出去之后,言恒看向言启,表情严肃了起来,“启儿,你老实告诉父王,陈家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是……是跟孩儿有关。”

    言启的脸色,吓得有些发白,“父王,孩儿不是有心的,是陈家那些人太不知好歹了,非要跟孩儿对着干,孩儿也是不小心才……”

    啪的一巴掌,往言启的脸上,甩了下去,“你还敢狡辩!”

    言恒气得浑身发抖,当初这件事跟他儿子扯上关系的时候,他也是深信不疑。

    毕竟,普通小老百姓,谁敢诬陷他堂堂景王世子,皇上的堂弟。

    可他终究还是抱着侥幸心理,万一是老百姓冤枉了他呢。

    可现在,他都亲口承认了,不但承认了,他还敢狡辩。

    他气得在言启面前来回走了好久,最后停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言启,“就是你母亲把你平时给惯的,现在好了,落到你九叔手上,你就别想好过。”

    一提起言渊,言启便吓得更是浑身打颤。

    他那个九叔,他见了一眼之后,便一直胆颤心惊的。

    陈家的事,要是让他知道是他干的,他还能活吗?

    “父……父王,孩儿知错了,您可一定要救救孩儿啊,孩儿不想去见九叔,你一定要救救我,父王……”

    “不想见?”

    言恒冷笑了一声,“他言渊要想见谁,就是我这个四哥也得亲自过去见,更何况是你!”

    他气得双颊胀红,看着言启那模样,痛心疾首,“你若是不去,不是摆明了向他承认了这一切吗?”

    “那……那怎么办啊,父王……”

    看言启这样,言恒是又痛心,又失望,可毕竟是直接的儿子,真让他不管,他也做不到。

    当下,便叹了口气,冷着声音,道:“你先起来,随我去花溪镇见了靖王再说。”

    两日后,当言恒父子二人再度出现在花溪镇,虽然坐在马车当中,但是,大街小巷的议论声,却频频闯入他们的耳中。

    自从上次店小二去衙门里告状之后,陈家的冤案,便被人议论得更加厉害了。

    甚至,陈公子被烧“死”的样子,被一些想象力丰富的人,更是描绘得十分吓人,光是这样听着,言启已经吓得双腿发软,浑身打颤。

    就是当年,暗中跟还是太子的先皇较劲的景王言恒,此时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车子直接去了衙门,言渊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四哥,真是对不起,又要劳烦你跑一趟。”

    “哪里?哪里?既然有刁民要诬告小儿,本王自然也是要来看一看,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也好还启儿一个清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