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267.最后审判
    第267章267.最后审判

    “啊!别过来,不要过来,我错了,对不起,我无心的,我真的不想杀你们的,对不起,你们饶了我吧,我回去给你们立碑,设牌位,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饶了你?我们当时也是这样求你的,你为什么不放我们一条生路?”

    “我错了,我不该那么丧心病狂,我怕你们把这事给传出去,我只能烧了你们的,求求你们,我真的知道错了……”

    “……”

    言启的“认罪书”就这样,从门外传到门外所有人的的耳中,众人皆哗然。

    虽然陈府被烧的事早就在整个花溪镇传了两个多月了,可现在亲耳听到言启承认了,那震撼力还是有些大的。

    言恒已经面如土色,一言不发地看着言渊,半晌,才从嘴边传来他无力的声音——

    “九弟,启儿怎么说也是你侄子,能不能从轻发落?”

    此时的言渊,脸上只有不容置疑的决然,“陈家上上下下还都是本王的子民,你儿子怎么没想过给人家从轻发落?”

    他的声音,不是很响,可每一个字,都重重地往言恒的心头,砸了下去。

    “进去把言启带出来。”

    “是,王爷。”

    捕快们并不敢怠慢,当下便持着火把,冲向那扇门。

    当那扇被烟幕布蒙住的大门被打开,言启的脸上,早已经是眼泪和鼻涕混在了一块,那模样,极为可笑,可此时,却没人有人能笑得出来。

    门外的火把,将整个屋子照亮,也许是因为有了光的缘故,言启脸上的恐惧,逐渐退了下来,化作了迷惑。

    直到他看到了言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在火把的照耀下,逐渐清晰起来的时候,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迷糊,逐渐化作了惊恐。

    再转头,“阴司”间的牛头马面,全部摘下了头套,露出一张无比正常的脸,还有陈家少奶奶的“鬼魂”此时也多了血色。

    唯独那陈公子,脸上的伤口依然恐怖,只是,这时候也没那么渗人了。

    再仔细一看,眼前这座“阴司”分明就是县衙公堂,只是那明镜高悬的牌子,被换成了“阴司”。

    言启渐渐明白过来了,他是被人给使诈了。

    可是,他明明是在驿馆,怎么被带到了县衙的公堂之上,为什么一点知觉都没有。

    他的视线,从愕然化作迷茫又化作恐惧,停在言渊一言不发的面孔上。

    随后,他又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景王言恒,此时,正痛心疾首地看着他,满脸无奈。

    “父……父王……”

    言启知道自己接下去将面临的是什么,自己刚在才“阴司”的认罪,俨然已经被所有人听到了。

    他咬咬牙,有些痛恨自己,更痛恨言渊,竟然用这样的方式让他认罪。

    目光,缓缓从言恒的脸上,移向言渊,全身哆嗦着,“皇……皇叔……”

    “来人。”

    “在。”

    “把言恒带下去。”

    “是。”

    言启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任凭捕快将他从堂前带下去。

    到了言渊身边的时候,才跪下抓着他的衣袖,求饶道:“皇叔,饶命,皇叔,我错了,皇叔,饶命……”

    “饶命?”

    言渊的眸光,深了几分,眸底,淌出了狠厉的杀气,那不容置否的模样,已经没有半点可以商量的余地。

    “当时陈家的人也是这样求你的吧,你饶了他们的命了吗?”

    一声喝戾,吓得所有人都不敢看言渊,纷纷垂下眼帘。

    “带下去,打入大牢。”

    “是。”

    言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而言渊现在火气很大,言恒也不敢在这节骨眼上求情。

    言启被捕快带出去的时候,目光不经意地瞥见了站在言渊身旁只顾着看戏的柳若晴,原本没了神的双眼,突然间亮了一下,像是发现了什么。

    但是,他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人已经被捕快给带下去了。

    言恒看了看言渊,欲言又止,随后,叹了口气,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庄清一时间还不敢离开,在众人都离开之后,才走到言渊身边。

    毕竟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官,庄清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是没的说。

    从刚才言渊对言恒父子的回应,庄清就知道,言渊不会轻易放过言启,那景王世子,怕是没戏了。

    “王爷,您看这个案子……”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明天公开审理此案,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是,是,王爷,下官领命。”

    庄清在言渊面前,每一次都显得唯唯诺诺,战战兢兢的。

    看到县太爷在言渊面前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现在围观的老百姓都在心里窃笑。

    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这靖王爷可是比他大了不只是一点点,看这个庄县令还敢不敢替那景王世子开罪。

    言渊的目光,投向在场尚未离去的老百姓,对庄清道:“明日,这些老百姓可都是要到场的,你敢有半点不老实,本王拿你是问。”

    “是,王爷,下官不敢,不敢……”

    跟着,言渊才回头对那些老百姓,道:“各位乡亲,今夜之事,你们可都是陈家冤案的人证,明日务必到场,陈家的案子,就靠各位了。”

    “王爷英明。草民定不负王爷所托。”

    那些老百姓激动之下,纷纷跪了下来。

    “好了,大家都请起来吧,回去好好睡一觉。”

    “草民告退。”

    众人退去之后,陈轩夫妇也从里面出来。

    陆婉刚才垂着的头发已经束起,露出了她那张精致的容颜。

    陈轩也擦去了脸上为了吓唬言启而抹上去的掺了绿色汁液的米糊。

    虽然因为那场大火烧伤了这张脸,但是,经过治疗,比起之前也已经好许多了。

    夫妻二人相继在言渊面前跪下,“草民叩谢王爷王妃大恩。”

    “起来吧。”

    柳若晴上前,将他们夫妻二人扶起,“这些都是你们自己的功劳,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之前扮鬼引起整个镇上百姓的议论,我们也不会注意起这个案子来。”

    “嗯,没错。”

    言渊难得多话地掺和进来,指了指柳若晴,道:“你们扮得真像,把本王这位靖王妃吓得够呛,大半年不敢睡觉,还被吓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