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269.四海为家都愿意
    第269章269.四海为家都愿意

    言渊从椅子上起身,看着言恒,叹了口气,“四哥,但凡那天,言恒给陈家的人留半点退路,他自己今天也不至于走上绝路。”

    他安慰一般地拍了拍言恒的肩膀,“这次的事非常严重,四哥可能还需要进京跟皇上好好解释解释。”

    他没跟言恒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安慰的话,他说不出口,言启是死有余辜。

    用他一条命,抵陈家几十条命,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柳若晴并没有跟去公堂,而是站在其他老百姓中间,围观着这一切。

    她看到言恒在看言渊时,眼底那恨不得杀了他的怨愤,心头,蓦地一紧。

    言渊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她,原本凌厉的脸上,顿时柔和了几分。

    回客栈的路上,所有人都在议论这次的事,纷纷称赞言渊大公无私,可柳若晴却有些高兴不起来。

    “陈家的事解决了,言启也判了刑,你怎么反而闷闷不乐了?”

    言渊侧目,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柳若晴,眼神里,透露出了几分担忧。

    柳若晴看向他,抿着唇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你不怕景王记恨你吗?”

    刚才,言恒在公堂上看言渊的那个眼神,她现在一回想起来,就会心惊肉跳的。

    言渊倒是没想到柳若晴是因为这个才沉默不语,面对她眼底不知觉流露出来的担忧,柔声一笑。

    “怕什么?难不成他敢杀了我不成?”

    他揉了揉她的脑袋,“不过,看你这么担心我,我心里很高兴。”

    柳若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才不担心,反正那是你哥,又不是我哥,你们兄弟反目成仇也不关我的事。”

    可话虽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言恒的眼神,总是让她觉得很是不安。

    或许,是她想多了吧。

    回到客栈,两人收拾了行李,打算启程回京。

    收拾行李的时候,柳若晴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言渊心里能猜到她在想什么,眸光不由得往下一沉。

    “既然没找到他,就先回京吧,或许他已经离开花溪镇了。”

    言渊口中的“他”,柳若晴知道是谁,可此时,她并不是在想这件事。

    而是在想,回京了之后,言裳的病应该已经痊愈了,她该怎么跟他要休书。

    她发现,自己根本开不了这个口。

    虽然言渊也知道柳若晴心里是有他的,但是,那个柳千寻的存在,总是让他硌得慌。

    她心里有他,不代表她心里就没了柳千寻。

    这种吃味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他甚至开始一点点嫉妒起那个柳千寻,陪伴了她的一整个童年,而她的童年里,却没有他言渊的存在。

    “嗯,好,先回京。”

    柳若晴没有多想,在这里找了这么久,也没找到老头的下落,估计他是真的离开了。

    一切,还是等回到京城再做安排吧。

    出了客栈,柳若晴心里还在记挂着言启的案子,心里总是莫名得慌。

    “对了,言启这个案子,庄清判了能算吗?”

    柳若晴看向言渊,问道。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庄清这个审判是本王授意的,就算移交到了刑部,刑部的那些官员也没胆子改判。”

    两人一路往城门走去,言渊的心里,有些闷闷的。

    总觉得这一次回京之后,就是她离开自己的时候了。

    “你不怕言恒暗中动手脚吗?或者,他暗中派人用死囚换言启出来?”

    这些事,电视里可是没少放过,很多该死的罪犯,可都是这样被逃了。

    言恒虽然不在京师,可毕竟是四皇叔,堂堂一个亲王,在朝中会一点势力都没有吗?

    况且,言渊不是说,言恒以前都想跟先皇争皇位吗?

    要是敢争皇位,言恒在朝中肯定得有自己的人,不然怎么争?

    历朝历代的朝廷官员,可都是分党派的,能全心全意只为百姓着想的官员极少。

    所以,言启被掉包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言渊侧目看着她,突然间意味不明地一笑。

    “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柳若晴看着他,没好气地瘪瘪嘴,问道。

    “不是,本王只是在想,你要是的男人,还真是个当官的材料,凡事都能想这么深。”

    “切,什么叫我要是个男人?女人就不能当官了吗?武则天还能当皇帝呢。”

    柳若晴没好气地睨了言渊一眼。

    “武则天是谁?本王怎么没听过这个人?”

    “这个……哎呀,就是一故事里的人物,我小时候,我老师给我讲的。”

    柳若晴心知自己说漏了嘴,生怕言渊又会起疑。

    可她根本不知道,言渊对她的身份,早就起疑了。

    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看似漫不经心的表情,她眼中的心虚,全部落入他的眼中。

    跟着,他又一言不发地将视线从柳若晴的脸上收了回来,不动声色地试探道:“上次在王府的时候,你跟本王说想家了,如今你在东楚都待了大半年了,想不想回西擎看看?”

    说着,他又加了一句,“本王陪你一起回去。”

    柳若晴脸色一变,赶忙摇了摇头,“不用,不用,我不回去。”

    她看到言渊的眼底,淌出了几分疑惑,心头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你不是说想家了吗?为什么不想回去?”

    果然,言渊接下去的问题,便抛了过来。

    柳若晴的心里有些慌,她不敢跟言渊对视,而是绕到他前面,心虚地走着。

    “就是因为我太想家了,这次要是回去了,我肯定不想回来了。但是,我父皇肯定不允许我赖在家里啊。”

    言渊看着她那充满心虚的背影,倒也没直接拆穿,而是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那本王可以陪你一起赖着,看本王那个岳父大人敢不敢赶我走的。”

    柳若晴的脚步,顿了一顿,随后,扭头看他,笑了起来。

    “你可是靖王爷,东楚老百姓可是要靠王爷您去谋福祉呢,你陪我赖在西擎混吃混喝,不是太大材小用了吗?”

    言渊已经走到她身边,长臂轻轻地揽在她的肩头,道:“只要能陪着你,四海为家我都愿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