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271.老婆都没了,要什么信用
    第271章271.老婆都没了,要什么信用

    “没……没有啊。”

    柳若晴打量着她的表情,随后,笑了起来,“还敢骗我,你就是有。”

    “柳姑娘,我……”

    小月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手足无措。

    “中秋那天,你写在莲花灯上的名字,就是你心上人的吧?”

    柳若晴八卦地看着小月,问出来的问题,让小月的心头,用力收紧了。

    袖口下的拳头,都在不经意间收紧,像是在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感。

    半晌,她苦涩地一笑,道:“是啊,只不过,我跟他……”

    她拧了一下眉,压住了眼中的涩然和悲凉,“我跟他没可能的。”

    “为什么?”

    “柳姑娘……”

    小月的眼眶,有些泛红,想起心底的那个人,心,仿佛都被他给捏住了似的,让她觉得自己随时会断气。

    “人的一生,有太多的事,都是身不由己的,我跟那人,这一辈子,怕是只能相忘于江湖了。”

    又或者,连相忘于江湖,都是奢望。

    而是阴阳相隔,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柳若晴总觉得小月是话里有话,而且,这说话的调调,也不像是出自一个小丫鬟之口。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小月,半晌,收回了目光。

    想起小月刚才这话,也禁不住叹了口气,“是啊,太多人太多事,都是生不由己。”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她以为,小月一个丫鬟,不会像她这么烦恼,看来,也并非如此。

    所以啊,她更加不能拖累言渊了。

    他是属于朝堂,属于天下苍生的,而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敛下眸子,她在床上躺了下来,“我有点累了,先睡一会儿,晚饭的时候,别叫我了。”

    小月从自己的情绪中回过神来,收起了全部的思绪,点了点头,“是。”

    晚膳的时候,柳若晴还在睡觉,小月收拾了一下,刚从房间里出去,便看到了站在门外的言渊。

    “奴婢参见王爷。”

    “嗯。你家公主还在睡?”

    “回王爷,公主说她赶了长时间的路,太困了,说晚膳不用喊她吃了。”

    “知道了,下去吧。”

    “奴婢告退。”

    言渊进屋,将房门关上,目光,朝床上熟睡的柳若晴看了过去,眼底,染上了几分愁容。

    回到京城,有些事,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哎……”

    看着窗外的月光,言渊长长地叹了口气。

    上前将窗户关上,他转过身,便看到柳若晴醒来了。

    她擦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坐起,看到言渊在房间里,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这么晚了,当然是回房睡觉了。”

    言渊说得理所当然,人,已经欺身到了她面前,眼底,染上了几许坏笑。

    虽然跟言渊同床共枕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可每一次言渊在她面前提起,总是让她觉得别扭得很。

    “哦,那你睡吧,我睡饱了,下来走走。”

    说完,绕过他走下床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言渊能感觉到她是在避开他,敛去了眼中的无奈,走到她身边,道:“你晚饭还没吃,要不要让厨房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了。”

    柳若晴摇摇头,言渊的靠近,还有他的体贴,让她的心里更加堵得慌。

    “今晚的月色不错,我出去看看。”

    说完,她便拉开了跟言渊的距离,欲往外走,却被言渊给拉住了。

    她扭头过来,撞上了言渊幽深的目光,还有他眼底流淌出来的担忧,“有心事?”

    柳若晴的睫毛,颤了一颤,随后,看似漫不经心地笑了起来,“没有啊,我能有什么心事,就是觉得今天的月亮挺美的,想出去看看。”

    “好,本王陪你。”

    “言渊……”

    “不要拒绝,你拒绝的次数够多了。”

    言渊的声音,冷下了几分,打断了柳若晴到了嘴边的话,眉宇间,隐隐地淌出了几分愠色。

    柳若晴没有再说话,就像个木偶一般,被言渊带到了院子里。

    今晚的月色确实很美,月亮又大又圆,月光洒满了整个院子。

    两人就这样坐在院子前的石阶上,并肩而坐。

    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安静地做了很久很久,久到周围的气氛,都仿佛变得压抑了。

    “言渊。”

    最后,还是柳若晴先开口了,她侧过头来看他,视线恰巧撞进了他幽深的眸子里头。

    这双深邃的眸子里,澄澈得能清晰地倒影出她眼底的不舍和悲伤。

    “言裳的病已经痊愈了,你是不是应该……”

    “我知道你要什么!”

    言渊烟着脸,打断了她,凌厉的眸子里,掠过一抹慌乱。

    他知道有些事要面对,可是,他发现,他并没有足够的勇气。

    尤其是,在他知道,她的心里也有他的时候。

    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休书,本王不会给你!”

    “言渊!”

    柳若晴猛地站了起来,眼底闪过一丝焦急和慌乱,“当初说好的,你怎么连这点信用都没有,以后让别人怎么相信你。”

    “是,是不讲信用!”

    言渊也火了,跟着在石阶上起身,一把拽过她,到自己面前。

    铁青的脸色,带着难掩的咬牙切齿的怒火,“本王连老婆都要跑了,要信用做什么!”

    “你……”

    柳若晴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言渊说。

    “本王不妨告诉你,你既然嫁给我,就是入了言家皇家的家谱,就算你拿了休书都没用,没有皇上和太后的同意,你的名字去不掉,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你靖王妃的身份也摆脱不掉。”

    柳若晴完全没料到这一点,听言渊这么说,身子猛地一阵哆嗦。

    “那……那你跟皇嫂说啊,皇嫂这么疼你,皇上又这么尊敬你,只要你提出来,他们一定会答应的。”

    “我吃饱了撑着才干这种事!”

    好几次,言渊都想直接爆粗口了,最终还是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柳若晴又气又急,她发现,自己跟言渊竟然讲不通了。

    “言渊,你简直莫名其妙,明明都答应得好好的,现在却出尔反尔,你怎么能这样,你为什么要反悔,我……”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心里慌得有些语无伦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