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272.我爱你,舍不得你走
    第272章272.我爱你,舍不得你走

    “什么为什么?本王爱你,舍不得你走,这个答案够不够!”

    言渊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而且,直接把柳若晴给喊懵了。

    她知道言渊对她好,也能察觉到言渊对她的宠溺和纵容,他甚至有些把她惯得头脑发晕了。

    可她从来就没想过,言渊会当面承认他爱她,舍不得她走。

    她傻眼地看着言渊,微微张着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眼眶,却在隐隐发热。

    言渊的情绪,稍稍有些平静下来,看着她发愣的模样,此时的言渊,觉得自己有些力不从心。

    从来没有一件事,一个人,会让他这样力不从心过。

    他发现,不管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显得那般苍白无力,她还是非要离开他。

    他的眼神,带着满满的卑微和请求,双手握着她的双臂,“我爱你,这个理由够不够?够不够让你留在我身边,不要走?”

    沙哑的声音,又低又轻,却把柳若晴的心口,堵得满满的,又慌又乱又迷茫。

    垂着眸子,眼泪,开始一点一滴地往下掉,指甲,深深地嵌入了掌心之中。

    “可我……可我不……不爱你……”

    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竟然还能说出口,可是,却听不出一丝的力气和底气。

    连她自己都不相信,更何况是言渊。

    “你觉得我信吗?”

    他无奈又心疼地看着她,用温热的指腹,拂去她脸上的泪痕。

    “柳天心,哪怕你对我只有微如尘埃的感情,我都不会让你离开。”

    “言渊!”

    柳若晴抬眼看着她,月光,将她眼眶中的水雾照得晶亮。

    “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啊,不爱你就不爱你,自作多情有意思吗?”

    “有意思!”

    言渊也是跟她杠上了,“休书的主意,你休想,至于你在害怕什么,我清楚,我说过,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包括皇帝。”

    “……”

    柳若晴被他吓得心头一颤,之前她就觉得言渊好像知道些什么,这一刻,言渊口中的坚定,更是让她越发确定了。

    而越是确定,就越是不安。

    最后,她冷下脸,把一切的绝情,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拭去了脸上最后的那点残留的液体,道:“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

    这一刻,言渊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眸光越来越深,越来越犀利。

    半晌,问道:“你不是柳天心,对不对?”

    他这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显得格外平静,似乎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一般。

    既然早就下定决心要护她一辈子,直接面对真正的她,不是更好吗?

    他不想自己爱着一个女人,还要一直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而她,也不希望听到他喊着别人的名字吧。

    柳若晴被言渊这个问题,着着实实给吓得不轻,脸色骤然惨白,若不是被月光掩饰了住了一定会被言渊看得十分明显。

    她虽然也能有点点察觉出来言渊的怀疑,可是,却没料到,他会这样直接问出口。

    “我不是柳天心是谁啊,你是不是病了,说话越来越糊涂了。”

    她不由自主地回避着言渊那双犀利的眼神,心跳,跳得十分厉害。

    “我就在等你告诉我,你是谁。我不想连自己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柳若晴被言渊的问题步步紧逼着,那双眼神,越发显得咄咄逼人。

    “我就是柳天心,西擎的公主,西擎皇帝柳城鹤的女儿,柳天心。”

    柳若晴死咬着这句话不放,只要她不承认,只要西擎那边不承认,言渊不会查出什么来的。

    对,一定不会。

    她在心里不停地安抚着自己,脸色,却变得越来越难看。

    两人面对面站着,四目相接,针锋相对,谁也不退让。

    半晌,言渊率先妥协了,“好,我相信你是柳天心,既然是柳天心,你就休想离开,本王娶妻不是娶着玩的。”

    柳若晴眉头一拧,发现言渊这边,根本就说不通。

    老头现在又不知道在哪里,除非她直接逃回到现代去,只要她在这个年代,她就算逃出了靖王府,逃出了东楚,言渊照样有办法把她找回来。

    “你娶妻当然不是娶着玩,而是娶来给你妹妹救命嘛。”

    她没好气地一笑,“况且,我是跟一条狗拜堂,又不是跟你靖王爷拜堂,算哪门子娶妻。”

    “既然你这么介意这件事,本王明天就让礼部去安排,再娶你一次。”

    言渊拽过她的手,眼中的坚定,丝毫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柳若晴倒是被他这话给吓了一大跳,“发什么神经,我才没那个闲工夫再拜一次堂。”

    她觉得这时候不能继续跟言渊讨论这件事了,事情好像越来越从与她设想的相反的方向走。

    花溪镇,县衙大牢——

    “父王!父王!您总算是来了。父王!”

    看到自己的儿子被关在大牢里,才几天时间就消瘦成这样,言恒的心里,心痛得不行。

    “启儿,知县说你要急着见父王,有什么事吗?”

    虽然言启是死刑犯,可是,言恒过来,狱卒自然不敢为难他,便打开了牢门,让他进去了,“王爷,请。”

    言恒刚一进去,言启便扑了过来,“父王,父王,你救救孩儿,救救孩儿……”

    “父王这几天正在周旋,你放心,父王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言恒心疼地抱着自己的儿子,一边安抚道:“你是皇上的弟弟,庄清那个小小的知县定的罪还不算,等把你移交到刑部之后,父王再想办法。”

    “可是,父王,庄清是在九皇叔的授意下定的罪,就算移交到刑部,刑部敢改判吗?”

    言启虽然纨绔了一些,可这一点,他心里却清楚得很。

    不然,当初言渊查这个案子的时候,他也不会吓得连魂都没了,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言恒也一时间被言启这话给问住了,沉吟片刻之后,才无力道:“他言渊要是真的连这点情面都不讲,父王再想别的办法,父王就你一个儿子,不会让你就这样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