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273.夫妻赌气
    第273章273.夫妻赌气

    “多谢父王,多谢父王……”

    言启对着言恒连连磕头,有自己父亲这番保证,他心里总算是安心了一些。

    毕竟自己父亲还是皇子的时候,在朝中也拉拢了不少大臣,那些大臣在关键时刻,或许真能救他一命。

    “哎,你说说你,怎么能干出这种糊涂事,你是堂堂景王世子,要什么美女没有,你怎么能去干这种巧取豪夺的事。”

    “儿子当时也是气糊涂了,觉得是陈家人故意欺骗儿子,所以才……”

    说到这,言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双眼骤然一亮,紧紧地抓着言恒的双臂,“父王,是她!就是她!就是那个女人!”

    “什么她?哪个她?你在说什么呀?”

    言恒被他给弄糊涂了。

    “夜审的那天夜里,站在九皇叔旁边那个女人,当时跟儿子说她是陈家大小姐的女人就是她。”

    言恒的脸色,变了变,下一秒,脸色一沉,道:“你胡说什么呢,眼花了吧,净瞎说。”

    见言恒不相信,言启急了,“父王,孩儿没认错,就是她,孩儿如今变成这副田地,就是她害的,孩儿怎么可能认错。”

    言恒的脸上,还是没有半点相信他的样子,道:“你可知那姑娘是谁?她是九婶,言渊的妻子,靖王妃!”

    “靖王妃?”

    言启的眼底一讶,“她跑去嫁给九叔了?”

    “你在胡说什么?人家是西擎的公主,半年前就嫁进靖王府了,怎么可能跑到花溪镇来。启儿,你一定是这几日精神太紧张,看错了,你好好休息,父王这几日在想办法救你,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言启的表情有些茫然和恍惚,“难道真是我看错了?”

    言启也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若是靖王妃,当然不会轻易离开京城的。

    这时候,言启也没在这件事情上多想,当务之急,他还是先保住自己这条命再说。

    神机堂——

    “少主,还有十天,言家的皇陵冬祭就开始了,这几日,皇陵那边已经开始加强戒备,言渊手下的两千锐兵营的兵都已经派去那里,我们想在那天刺杀皇帝的话,难度会有些大。”

    堂上,妖孽的年轻男子正坐于正前方,面无表情地听着手底下的人说话,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

    半晌过后,才听他淡淡地开口道:“你们都做好准备了吗?”

    “这边这边的准备都做好了,但是……”

    手下看着言渊,脸上多了几分犹豫和为难。

    “少主,我觉得,我们刺杀成功的几率不足五成。”

    年轻男子的眸光,冷下了几分,那双看似妖孽如花的眼底,萦绕出了一丝狠厉之气。

    手下的人,有些胆颤,只是那一个眼神,便吓得他们不敢直视。

    少主这人就是这样,看上去一脸无害,实际上,眨眼之间就能杀人于无形。

    片刻之后,男子的目光,又收了回来,道:“刺杀的事,暂时收一收,本座还有一个更加天衣无缝的计划,比起去皇陵刺杀皇帝这件事,本座这个新计划,或许更能让他言家的江山……”

    他有些卖关子地停了下来,最后,刀锋般的薄唇,微微向上弯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

    “天下大乱。”

    手下的人,诧异了一下,目光,小心翼翼地看着那男子,犹豫了片刻之后,问道:“少主的意思是,我们取消冬祭那天的刺杀行动吗?”

    “没错。”

    妖孽的美眸里,透露出了几许意味不明的深意。

    片刻之后,他又想到了什么,道:“把魅影叫来见我。”

    “是,少主。”

    皇陵冬祭是整个皇家一年一度的皇家祭奠,主要是祭奠言家的列祖列宗,缅怀先灵的同时,请求先祖庇佑。

    虽然只是一个仪式,但是每年都十分隆重,除了整个皇族中人之外,还有满朝文武。

    浩浩荡荡的皇家队伍,开始一路往皇陵的方向行进。

    言渊的马车里,言渊跟柳若晴相对而坐,却是相顾无言。

    自从那晚的不欢而散之后,两人就很少见面了,就算是见面了,也没说几句话。

    言渊的心里是有些气的,他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好,她就是油盐不进。

    他知道她或许在害怕什么,可是,她就那么不相信他能保护她吗?

    难道……他唯一能保护她的方式,就是要送她离开吗?

    言渊越想,心里就越是堵得慌。

    目光,不动声色地往柳若晴的脸上投了过去,却见她的目光,一直透过车辇的窗镛看着窗外,根本没朝他看一眼。

    而这辆车辇上,最开心的莫过于言裳了。

    去皇陵的路,原本她身为公主是有属于自己的车辇的,只不过,她非要过来跟言渊坐一块,再加上言渊心里也有些赌气的意味,就让言裳上车了。

    言裳心里显然是高兴的。

    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兄长跟自己最讨厌的嫂子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有些冰凉,心里更是暗喜不已。

    “皇兄,车里好闷啊,你陪我聊聊天,好不好?”

    言裳坐在言渊身旁,撒娇一般得要求道。

    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从柳若晴的身上收回,看向言裳兴奋的面容,“你想聊什么?”

    自从她十岁那会儿病发之后,就没出过公主府,更别说出京去皇陵了。

    毕竟是自己的妹妹,想起她之前受的苦,心里还是有些心疼和怜惜的。

    “就聊聊你呗。”

    “聊我?”

    见言裳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柳若晴看着窗外的侧脸掠过,眼底闪过一丝算计的笑。

    “皇兄,你看你都成亲半年了,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纳个侧妃?我可以帮你参谋参谋。”

    言裳的话,让言渊的脸色骤然一冷,眼底顿生起几分不悦之色。

    “这里是什么场合,你提这个?”

    低沉的嗓音中,透着难掩的不悦。

    言裳心里也是有些害怕的,可是,她还是记得之前皇兄为了那个柳天心几次教训她的事,一想起来,那害怕就会被怒气和不甘所取代。

    “那反正现在在车上无聊,就随便聊聊嘛。”

    言裳胆怯地看着言渊,小声地为自己辩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