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274.言裳被赶下车
    第274章274.言裳被赶下车

    言裳的目光,朝柳若晴看了过去,冷哼一声,道:“再说了,你自己答应过柳天心,等她治好了我的病,你就给她休书的,现在我好了,等你休了她,你连正妃都没有了,我现在跟你聊聊侧妃的事,也没什么不妥啊。”

    柳若晴看着窗外的目光,因为言裳这话而闪烁了一下,目光下意识地收了回来,朝他们兄妹二人看了过去。

    言渊的脸色已经烟了,眼底迸射出来的愠怒的火焰,像是瞬间在这车辇中燃烧。

    他原本就因为这事一肚子的火,现在,她竟然还敢提这件事,尤其还是在柳天心面前。

    他真不应该让她上他这辆车。

    言裳这会儿倒是真的感觉到言渊眼中淌出来的那阴冷之色,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住了。

    “什么时候,我的家事轮到你来管了?”

    言裳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皇兄……”

    “停车!”

    他低吼了一声,行走着的车辇,骤然停住。

    侍卫掀开车帘,见车辇之中的气氛,有些恐怖。

    他愣了一下,随后,拱手问道:“王爷,您有何吩咐?”

    见言渊的目光,冷冷地投向言裳,眼底带着不容置否的冷意,“下去。”

    言裳的脸上,掠过难掩的震惊,“皇兄,你……你要赶我下车?”

    “我警告过你,没事别在我面前挑事,当本王的话是耳边风是吗?”

    言渊眼中的坚决,丝毫没有任何改变,“下去!”

    冰冷的呵斥声,吓得言裳的眼眶顿时红了,就连柳若晴跟侍卫都被言渊这模样给吓了一跳。

    侍卫倒是不清楚,一向疼爱十公主的靖王爷,会因为什么罪无可恕的原因要在途中将公主赶下车辇。

    可柳若晴却是知道原因的,但是没料到,言裳这随口一提的话,会让言渊的反应这么大。

    面对侍卫眼神中的愕然,还有柳若晴眼中的惊诧,言裳委屈得再也控制不住得哭了出来。

    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没这丢人过。

    尤其,这一次,皇兄还是当着柳天心的面训她,更是让她委屈得不行。

    “我就是不下去,我就是不喜欢这个柳天心,你有本事就把我给杀了,反正我就是看她不顺眼,她一天当我嫂子,我就一天看她不顺眼!”

    言裳也是气急了,明知道言渊这个人的脾气是不容挑衅的,她竟然还敢说出这种话来。

    站在门外的侍卫也是被言裳这话给吓了一跳,但大致的原因是明白了。

    原来是跟王妃有关。

    护送言渊这辆车的护卫全部都是出自靖王府,自然知道自家王爷对王妃的感情。

    当初王妃给王爷去挖笋的时候,差点出事,王爷当时急得就差要哭了。

    他们跟了王爷这么多年,都从未见王爷那样失控过。

    刚才,定是公主说了什么对王妃不敬的话,才会让王爷非要赶她下车吧。

    柳若晴坐在一旁一直没有吭声,言裳这番话她倒是一点都不生气。

    她本来就不在乎言裳这个人,所以言裳对她什么态度,她一点都不在意。

    只不过,她不喜欢她也就罢了,可言渊现在就已经发火了,她还偏偏在他的火点上点油,是不是傻?

    言渊的脸色,已经铁青到了极点,行进的队伍,也因为言渊这边停下了,而开始逐渐停止下来。

    “把她拉下去!”

    言渊阴戾的眸子,投向车辇外站着的那名侍卫,眼底的决绝丝毫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

    “是,王爷。”

    侍卫上前,“公主,请。”

    毕竟是皇帝的亲姑姑,侍卫虽说是奉了言渊的命令,可也不敢太放肆真对言裳动手。

    言裳怒气冲冲地看着言渊,心里自然还是希望言渊改变主意的。

    这样被九哥赶下车,她的脸都要丢尽了。

    却见言渊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目光,不耐烦地看向那侍卫,“还不动手?”

    柳若晴觉得这事情有点闹大了,况且,现在还是在去皇陵的路上,被人知道影响也不好。

    可是,她要是开口说点什么的话,在言裳看来,绝对是猫哭耗子假慈悲,言裳绝对不会领她这个情,反而绝对她是在幸灾乐祸。

    所以,思来想去,她还是选择了沉默。

    言裳看着柳若晴脸上那微妙的意味不明的表情,柳若晴还没有说话,她就已经认定她是在幸灾乐祸了。

    见言渊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如果这会儿她再不主动下车,被侍卫从车上拉下来就真的没脸见人了,便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身下了车。

    好在,虽然她坐在言渊的车辇上,她自己公主府的车辇也一直在后头跟着。

    不然的话,被皇兄赶下车,自己又没车辇坐,就更加丢人了,柳天心那个贱人还不知道在背后怎么取笑她呢。

    言裳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言渊的车辇,将所有的怨气,全部转嫁到了柳若晴的身上。

    言裳下车之后,车队继续往前行进。

    柳若晴看着言渊阴沉的脸色,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言裳说得也没错,你也没必要反应这么大。”

    她的话,刚说完,便引来了言渊沉静的目光,还有眼底迸射出来的寒凉。

    只听一声没好气的冷哼,从言渊的口中响起,“你当然巴不得言裳能从我手中闹出一封休书来。”

    他的话,让柳若晴的心头,往下沉了沉,没有反驳。

    她确实是希望言裳能给她闹来一封休书,可是,看眼下言渊那态度,看来是真难了。

    “这样强求有意思吗?”

    她无奈地看着言渊,眼神里,带着一丝丝淡淡的悲伤。

    “没意思。”

    言渊的目光,凝聚在她的脸上,“一点意思都没有。”

    他突然间凑到柳若晴面前,道:“你告诉我,除了这个没意思的方法之外,我还有什么办法能把你留下来?”

    柳若晴没有说话回答,眼神有些慌乱地避开了言渊的目光,那眼神,灼热得让她的心隐隐作疼。

    片刻之后,言渊失望地收回目光,冷下脸,道:“休书的事,你最好别再多想,你既然是我言渊的王妃,就算是死,也只能葬在我言家的皇陵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