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275.皇陵里发现的应心锁
    第275章275.皇陵里发现的应心锁

    他这话,说得有些狠,同时,也将柳若晴心里的希望给彻底斩断了。

    柳若晴的心里,有些恼火,抬眸看向言渊,道:“你觉得我真的会困在你靖王府里走不掉吗?”

    言渊的嘴边,发出一声冷嗤,“我当然知道你有本事离开靖王府,可你也要知道,这普天之下,还没有我言渊找不到的人。”

    他看着柳若晴,深眸微微眯起,“这一点,恐怕你早就想到了,不然,不会非要等我一封休书才走。”

    言渊的话,让柳若晴无话可说。

    言渊已经把她的心思猜得透透的,她心里想什么,计划着什么,他都知道。

    他说得没错,她多的是机会自己逃走,但是,想要没有后顾之忧,却只能是从言渊手中拿到休书。

    盯着言渊没有说话,半晌,收回了恼火的目光。

    言渊看着她带着火气的背影,眼神悄然暗淡了下来。

    他纯粹只是想留她在身边而已,这就做错了吗?

    为什么他们之间的关系,会走到如此僵硬的地步。

    车辇之内,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谁都没有再开口,皇家的队伍,继续浩浩荡荡地往皇陵的方向行进。

    皇陵那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全部精兵守卫都已经到达那里。

    等皇帝太后,以及众大臣到的时候,正好到了开祭的时辰。

    皇陵的大门打开,众臣皆跪下,身为皇帝的言朔,跪在最前头,身后是两列言家的各辈子孙。

    大臣们只是跪在皇陵之外,有言朔带着言家的子孙一步三扣首,往皇陵内跪一路跪拜进去。

    当跪拜的仪式结束之后,言朔是率先起身的。

    却在起身的瞬间,眼角一道光亮闪过。

    他起身的动作,顿了一顿,目光,朝灵位台下一个角落看了过去,眸光骤然加深了几许。

    那块东西,在角落里散发这银色的光,虽然很弱,可在言朔这个方向,却看得一清二楚。

    伸手,将那块银色物体拿过来,在掌心中摊开,眸光逐渐变得深邃了起来。

    应心锁为什么在皇陵里头?它不是一直在九婶的手上吗?

    言渊的表情,变得若有所思了起来。

    不由得想到了当日那几个死在皇陵里的神机堂的人。

    言朔将应心锁揣入怀中,这个时候,还容不得他想太多,一切,等祭祖仪式结束了再说。

    因为言朔跪着没起来,其他言家的人也都是俯首跪着的,没人看到言朔刚才的举动。

    等到言朔起身之后,转身看向言家其他人,“众卿平身。”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皆起,言渊看到言朔的目光,带着几分不明的深意,在他脸上淡淡地掠过。

    莫名的,言朔那眼神,让他的心里,有些不安。

    从皇陵里出来之后,跪在皇陵外的言家女眷以及众大臣也都起身了。

    祭祖的仪式,一直持续到傍晚的时候才结束。

    参与祭祖的人,都被安排在皇陵附近的行宫住下。

    用过晚膳,众人皆回房休息。

    言朔的行宫内,此时,亮着微光。

    他的手中,一直拿着从皇陵那边捡到的应心锁,眉头,越锁越深。

    “应心锁,为什么会出现在皇陵里?”

    他的心里,有些苦恼,事实上,他一点都不希望上次神机堂的人闯入皇陵的事,跟九婶扯上关系。

    他走向窗前,正对着窗户的位子,是言渊跟柳若晴的行宫,那边的灯,同样也亮着。

    “九婶跟那件事,到底有没有关系?”

    他想到了当日跟言渊讨论的事情。

    皇陵里的弩箭一共射出了五把,可皇陵里找到的尸体只有四具,弩箭也只找到了四支。

    根据皇陵里的血迹走向,当时应该还有一个人逃走了。

    那个人……会是九婶吗?

    越往下想,言朔的心里就越是忐忑。

    他非常清楚,他那个九叔对九婶是什么样的感情,一旦九婶真出什么事,皇叔很可能会不计后果做出一些事情来。

    所以,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容易解决。

    将应心锁捏在掌心之中,言朔的心情变得十分沉重。

    半晌之后,他对着门外喊道:“来人。”

    “奴才在。”

    “把八王爷请来。”

    “是。”

    言绝的行宫内,他有些惊讶地看着前来传话的大内总管,“皇上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回王爷,老奴也不太清楚,只是,老奴看皇上在祭祖结束之后,好像有什么心事,老奴也不敢问。”

    言绝垂下眸子,表情变得有几分严肃。

    今天祭祖结束之后,他也觉得皇帝有几分古怪,只是,当时他也没多问。

    现在这么晚了,皇帝却召他过去,看来确实是发生什么事了。

    “皇上有叫九王爷过去吗?”

    “没有。”

    “没有?”

    奇怪,如果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皇帝应该不止叫他一个人去商量才是。

    言绝的心里,越发觉得古怪了起来。

    “好,知道了,本王这就随你过去。”

    “王爷请。”

    进入皇帝的行宫,言绝立即问道:“皇上,听陈公公说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言绝这个人,天性就是一副散漫自在的样子,跟言渊那种天生寡冷的性格有些不同。

    所以,当他进门时,看到言朔脸上那沉重的模样,也没表现得过于严肃。

    见言朔点了点头,将手掌摊开在言绝面前,“皇叔应该认得这是什么吧?”

    “应心锁?”

    言绝的眼底,闪过一丝疑惑,“皇嫂不是把这个给天心了吗?怎么会在你这里?”

    说话的同时,言绝的心里,掠过一丝不安。

    尽管他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可言朔的表情,让言绝觉得,事情可能有些不简单。

    见言朔无奈地笑了一声,看向言绝,道:“皇叔可知,这应心锁,朕是从哪里得到的?”

    言绝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言朔,等着他开口。

    “皇陵。”

    言朔的回答,让言绝嘴角散漫的笑容僵住了,随后,所有的玩世不恭都收了起来,化作了严肃。

    “皇陵?”

    言绝的目光,看向言朔手中的应心锁,重复了一句,“你说,这应心锁是在皇陵中拿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