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276.你觉得我会信吗
    第276章276.你觉得我会信吗

    见言朔重重地点了点头,言绝俨然已经笑不出来了。

    跟言朔一样,他自然地便想起了八月初十那天,皇陵出事的事。

    他抬眼看向言朔,道:“你是怀疑,当日,在皇陵里逃走的那个人会是天心?”

    言朔看着言绝,沉吟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嗯,朕确实这样怀疑过。”

    顷刻间,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如果那个闯皇陵的人真是天心的话,事情恐怕就严重了。

    以老九那心思,绝对不会轻易把天心交出来。

    一旦跟国法抗衡的话,事情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片刻之后,言绝抬起眼,看向言朔,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们还是先问问天心关于这应心锁的事,还是不要在这里乱猜了。”

    “皇叔觉得,这件事要让九皇叔和九婶知道?”

    言朔的脸上还有几分犹豫。

    言绝看出了言朔眼中的顾虑,挑了挑眉,问道:“皇上是在顾虑什么?”

    言朔也不隐瞒,道:“皇叔,其实……你有没有怀疑过九婶的身份?”

    言绝的脸色,有些微变,但也就那一瞬间的事,便又恢复了平静,“为什么这样问?”

    言朔叹了口气,道:“说实话,这件事,朕跟九皇叔提过,他的态度很明确,不管九婶是不是柳天心,他都一定护她到底。”

    他看着言绝,眼神更加严肃了几分。“八皇叔,你我都了解九皇叔,如果他下定决心要护九婶到底的话,他一定会不计后果。”

    言绝的表情,也越发凝重了起来,以他对老九的了解,如果他坚决要护住天心的话,到时候,就算是跟皇帝兵戎相见,他都不会有半点犹豫。

    “所以,朕在想,如果这应心锁出现在皇陵有其他原因也就罢了,如果九婶真是神机堂的人,我们把这应心锁拿到她面前,算不算打草惊蛇?”

    “不会。”

    这一点,言绝回答得很干脆,“天心或许真是那天那个从皇陵里逃走的人,但是,跟神机堂不会有关系。”

    “皇叔为什么这么肯定?”

    “皇上忘了娇容的事吗?”

    言绝看着他,继续道:“神机堂的人,几次三番要将娇容带走,甚至在娇容身边,安排了那个叫小艺的婢女做内应,如果不是因为天心几次阻挠,恐怕娇容早就被神机堂的人给带走了。”

    他的话,让言朔脸上的表情,稍稍多了几分缓和。

    “皇上可别忘了,天心因为这事,受过不少的伤。”

    听言绝这么分析,言朔赞同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朕也是很感激九婶,但是……她的身份……”

    他欲言又止了一下,继续道:“就算她不是神机堂的人,她的身份应该也不会简单,朕总觉得……她不像是真正的刘天心。”

    这一点,言绝也是赞同的,他想,或许,老九也早就起疑了吧。

    沉思片刻之后,言绝道:“我还是觉得,这事找个机会当面问一问天心,如果是误会就最好,如果不是的话,我们或许还能问出点其他事情来。”

    听言绝这样说,言朔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也好,等明日回宫之后,朕找个机会问一问她。”

    叔侄俩商量完之后,言绝突然抬头看向言朔,道:“皇上觉得,你那个九婶会是个坏人吗?”

    言朔摇头苦笑,“朕要是觉得她是坏人,也就不会这么苦恼了。”

    他低眉,看着手中的应心锁,道:“可有时候,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好人坏人之分,就算是好人,触犯了国法,同样要受到惩罚。”

    在言朔所住的行宫对面,便是言渊跟柳若晴的房间。

    自从来了皇陵开始,柳若晴的心里就开始忐忑不安了。

    她想起了当日潜入皇陵时,因为神机堂那几个蠢货触动了皇陵里的机关,导致她重伤逃走。

    那个时候,有言渊帮她瞒着,再加上她害怕自己会被言渊盯上,就没再去想皇陵的事。

    同样的,她也把应心锁的事给忘了。

    今天来了皇陵的时候,她才想起,当时她着急着离开,把应心锁丢在皇陵里了。

    若是祭祖的时候,被人发现了问起来,她要只怎么回答?

    当初,她那个随口胡诌的理由,她也不知道能那么轻易地骗过言渊。

    可现在,她还用那个理由的话,皇帝,还有其他大臣们也会相信吗?

    柳若晴心里还是有些没底,好在这一天过去了,好像也什么异样,应该那个应心锁是没被发现吧?

    不管怎么样,她得找个机会,去把应心锁不找回来,要是落到皇帝的手上,就麻烦了。

    言渊见她一直盯着桌子发呆,脸上还萦绕着各种不安的情绪,他本不想理会,可心却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她的情绪给影响了。

    “你在担心什么?”

    他的语气,显得有些生硬,可语气间,还是满满的关心。

    柳若晴猛地抬起头上,对上他幽深的眼底那一抹试探的光芒,她心头一颤。

    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言渊。

    想了想,还是作罢了,“没什么。”

    害怕言渊会穷追不舍,她起身走向床边,“我有些困了,先睡了。”

    她越是急于逃避,言渊就越是觉得她有什么事瞒着他,冷眸,瞬间冷凝了下来。

    目光,看着窗外,他想起了八月初十那晚,她擅闯皇陵的事,心尖颤了颤。

    那天,她说的理由,他并不是全信了,只是他不敢往深入去想而已。

    之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不得不让他往深入去想吃。

    这样想着,他的目光,投向柳若晴,沉声道:“当日你夜闯皇陵的事,是不是还有其他事瞒着我?”

    柳若晴被言渊这话吓得不轻,猛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抬眼看向她,心脏剧烈地颤抖着。

    “我……我那天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

    她的眼神,有些闪烁,不由自主地避开了言渊眼底那锐利的锋芒。

    言渊大步走到她面前,手指捏着她的肩膀,有些用力。

    “你真的觉得我会信吗?”

    他的双眼,凌厉地看着柳若晴,眼中迸射出来的锋芒,看得柳若晴的心脏连连打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