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277.天阵图
    第277章277.天阵图

    “事实我都跟你说了,你不相信,我还能怎么样?”

    柳若晴伸手,用力甩开了言渊的手臂,回视着他犀利的眸子,道:“是不是要我说我犯了什么滔天大罪,王爷才会相信?”

    “你……”

    言渊心头凝聚着一团火无处发泄,他清楚得了解这个女人油盐不进的性格。

    只要她不愿意说的,不管他用什么办法,都撬不开她的嘴。

    最后,他无奈地看着她,收起了眼底的晦涩,“柳天心,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有本事保护你吗?”

    柳若晴的心头,缓缓收紧,尽管她脸上的表情,平静得让人看不出半点异样来。

    她就是深信言渊有足够的本事,才不敢让他为她去冒险。

    “我又没犯什么罪,需要你什么保护?”

    她没好气地瘪瘪嘴,看着言渊,反问道:“王爷就这么希望我犯罪吗?”

    言渊看着她没说话,两人就这样争锋相对般地对视着。

    半晌,言渊才道:“本王当然不希望你犯罪,但是你一定要记得,就算你真的犯了什么大罪也别怕,有本王给你担着,记住!”

    他的眼神,格外得坚定,又一次向她保证道。

    可他不知道,他的每一次保证,都是让柳若晴更加坚定了不敢告诉他自己身上背负着的秘密的决心。

    别怕,有本王给你担着……

    柳若晴的心里,紧得发疼。

    她一点都不希望他为她担着啊。

    眼眸缓缓抬起看着言渊,声音低哑道:“言渊,总有一天,你不会后悔你说的这句话。”

    “会不会后悔,本王心里清楚。”

    言渊的心里有些恼火,真的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爱钻牛角尖,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改变她的主意。

    翌日。

    皇家以及满朝文武都启程从皇陵行宫离开回朝。

    刚一回京,便接到驻守皇宫的禁军统领萧炎的奏报,说昨日有刺客夜闯承德宫,其中一人已经被抓获,另一人负伤逃走,现正在全城缉捕当中。

    “又有刺客夜闯承德宫?”

    昭明殿上,言朔看着殿前的萧炎,眉头一拧。

    “是的,皇上,一共两名刺客,其中一人已经抓获,先正关在大内天牢之中。”

    言朔垂着眸子,沉默了几秒钟,指尖,若有所思地敲击着龙椅的扶手,沉声问道:“刺客交代了吗?”

    “那刺客嘴硬得很,微臣把能用的酷刑都用了,他就是不召,也不愿意供出同伙的下落。”

    说起这个,萧炎的脸上便是一脸的气愤。

    言朔的目光,缓缓投向站在群臣之首的言渊,问道:“九皇叔,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言渊沉吟了两秒,便回答道:“臣认为,这两名刺客,跟上次潜入承德宫的应该是同一批人,至于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应该不是来刺杀皇上的。”

    “这话怎么说?”

    “皇陵祭祖的事,整个东楚上上下下都清楚,昨晚我们都在皇陵那边,刺客不可能不知道,在明知道皇上不在皇宫里,还要闯入承德宫,臣认为,他们的目的,不是刺杀。”

    言渊的分析,让言朔赞同地点了点头,“朕想起几个月前,那两个闯入承德宫的刺客,似乎目标并不是朕,而是在找什么东西。”

    “所以,依臣之见,他们之所以昨日夜闯承德宫,正是因为我们去皇陵祭祖,大部分的守卫都随皇驾出京,宫里的守卫自然就没那么严了,所以他们才会在皇上离宫的时候,潜进来。”

    “看来,这种可能性很大。”

    沉思片刻之后,言朔对萧炎道:“萧爱卿,刺客的事,你继续追查,有什么消息,尽快跟朕汇报。”

    他有些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对群臣道:“众卿先退下吧,聿王,靖王二位皇叔,随朕去御书房。”

    “是。”

    “退朝~”

    御书房——

    “两位皇叔觉得,此刻潜入承德宫的目的,会是什么呢?”

    言朔看着面前的言渊和言绝二人问道。

    “会不会是真的是为了找什么东西?”

    言绝猜测道。

    “可是,承德宫有什么东西,让他们不怕冒死两次闯入禁宫偷窃?”

    言渊出声道。

    “有没有可能是,这件东西其实并不在承德宫,只是刺客找错地方了?”

    言绝提出了这个疑问,让言渊跟言朔二人都陷入了沉思。

    半晌之后,言渊的眼底亮了一下,抬起头来,“难道是……”

    “是什么?”

    言朔和言绝一并将目光投向言渊,眼底染上了一抹好奇。

    “戚将军生前留下的那本《天阵图》。”

    “《天阵图》?”

    言朔的眼底讶了一下,“这本书,朕已经命人锁在藏书阁,自从戚将军过世之后,那《天阵图》就没拿出来过了。”

    《天阵图》是东楚大将军戚威生前利用天干地支,五行八卦画成的行军布阵图,根据这本书来排兵布阵,可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这几年,东楚天下太平,如今不论在经济上还是军事上,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国。

    自当今皇上言朔登基之后,就没打过仗了,更没发生需要用上《天阵图》这样的大仗,他们一开始始终没有往《天阵图》上面去想。

    “可《天阵图》虽然重要,但是,也只是对排兵布阵的大将有用,普通人拿过去也没什么用处,难道这两个刺客来自别国?”

    言绝提出这个疑点,“除非有人需要拿《天阵图》去排兵,不然,冒死来偷去又有什么用呢?”

    “没错。”

    言渊点点头,“可最近周边各国都十分太平,也没听说哪两个国家在打仗,他们先后只隔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便两次潜入禁宫偷窃,说明这本书对他们来说迫切需要。”

    他们分析来分析去,也没分析出一个合理的结果来。

    “又或者,不是为了《天阵图》?”

    言朔猜测道,却见言渊摇了摇头,“皇宫里虽然有不少的宝物,但是,从这两个刺客两次的行动来看,除了《天阵图》之外,别的东西,只能是欣赏或贩卖之用,完全不要他们冒死闯禁宫来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