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278.不会不欢迎朕吧
    第278章278.不会不欢迎朕吧

    “也是。”

    言朔点了点头,三人的眉头,都开始拧起。

    “看来,我们怎么分析都分析不出一个结果来,只能等刺客自己招了。”

    “听萧炎说,那刺客皮硬得很,怎么都不愿意召,想要从他口中得出点线索,恐怕会很难。”

    “不是还有一个刺客逃了吗?等萧炎抓到那名同伙再说。”

    三人议论了一会儿,也没议论出结果来,也就暂且将这个话题放到了一边。

    言朔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看向言渊,问道:“对了,皇叔,你最近跟九婶关系怎么样?”

    听言朔突然间提起柳若晴,言渊跟言绝的脸色,同时变了变。

    言绝是知道那应心锁在言朔手中的事,言渊并不知道,只是,之前跟言朔的那次谈话,让言渊现在一听到言朔提起柳若晴,心里便有些本能的抵触。

    “我们很好,有劳皇上挂心。”

    言渊的回答,显得有几分疏离。

    言朔也感觉出来了,只是淡淡一笑,道:“正好,朕也好久没有跟九婶好好聊聊了,朕随皇叔一起去王府看看九婶去。”

    言朔说话的同时,目光投向言绝,“八皇叔,你要随朕一起去吗?”

    言绝犹豫了一秒钟,便摇了摇头,“不了,本王上次因为跟弟妹走得太近,挨了某人的打,现在可不敢送上门去。”

    言绝意有所指地看向言渊,拒绝了言朔的提议。

    言渊丝毫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哪怕言绝当着他的面提,他都丝毫没有半点尴尬或自责的样子。

    他并不清楚,言绝之所以此时回避去靖王府的事,只是知道言朔过去是要做什么。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少,他也不希望自己这个九弟和九弟妹有什么心理负担。

    言朔知道言绝的心思,倒也没强求他。

    “好,既然八皇叔不愿意去,那朕就自己去了。”

    言朔的目光,看向言渊,“九皇叔不会不欢迎朕吧?”

    言渊的目光,意味不明得地停在言朔的脸上,总觉得他话里有话,像是别有用心。

    沉吟片刻之后,他没好气地开口道:“你不请自来的事还少吗?”

    在言朔僵硬的笑容中,他转身出了御书房。

    言绝还没有走,在言渊出去了之后,言绝看向言朔,道:“事情没到太严重的时候,别把天心逼得太紧,你要记住,逼天心,就是在逼你九皇叔。”

    言朔拧着眉,点了点头,“朕知道。希望九婶不要让朕失望。”

    云娇容的事,他心底对柳若晴是一直心存感激的。

    可是,他坐在皇帝的位子,有些事是身不由己的。

    他再怎么感激她都好,在国法面前,也不能掺杂私人感情。

    靖王府——

    因为一直没办法从言渊手中拿到休书,柳若晴的心里,烦闷得很。

    她现在只有两条路,要么想办法直接回到现代去,要么就是拿到言渊的休书,从此消失在言渊的生活里。

    可是,不管是前面这条路还是后面这条路,都让她觉得十分难走。

    “老头啊,你到底在哪里啊?你要不拖个梦给我也行啊。”

    柳若晴双手托腮,苦恼地盯着面前的鲤鱼池,连声叹气。

    “早知道就应该跟师父学算命,说不定现在掐指一算,都能算出老头在哪里。”

    她有些沮丧地嘀咕着,突然间,注意到了什么,眼底一亮。

    “对啊,能掐会算也不是只有老头会啊,上次那个算命的不就能算出我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吗?或许他能帮我算出老头在哪里啊?”

    这样想着,她从鲤鱼池前站起,快步往东院外跑去。

    正好在这个时候,小月从她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因为躲闪不及,跟柳若晴撞了个正着。

    “呃……”

    吃痛的闷哼从小月的口中传出,她捂着肩膀,疼得脸色都白了。

    “小月,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柳若晴揉了揉跟小月撞疼的肩膀,拧着眉问道。

    “公……公主,您……您刚才这一撞太用力,奴婢这把骨头,哪……哪经得起你撞啊。”

    小月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发抖,很明显不像只是普通一撞这么简单。

    柳若晴的眼神,意味不明地打量着小月的脸色,那惨白到极致的脸上,还渗出了极细微的汗珠。

    小月她受伤了?

    柳若晴的眼神,闪了闪,尽管她身上的药味被香粉掩盖住了,可仔细闻的话,还是能闻得出来。

    小月怎么会受伤?

    她为什么瞒着她,不让她知道?

    小月的身上会不会藏着一些她不知道的秘密?

    柳若晴若有所思地盯着小月看,看得她的心里越发忐忑了起来。

    “对了,公主,您刚刚急急忙忙要去哪啊?”

    小月的声音,让柳若晴回了神,她不动声色地收起了眼中的怀疑,对小月道:“哦,我想去街上随便逛逛,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小月本想拒绝,她的伤口刚才一撞,肯定已经裂开了。

    可是,她又不敢让柳若晴起疑。

    虽然她不清楚这个柳姑娘真正的来历,但是,她的种种表现,让她知道,柳若晴这个人,绝对不能小看。

    当下,她只能咬牙应了下来,“好啊,公主,奴婢有点冷,先回房间拿件衣服。”

    “好。”

    看着小月推门进屋,柳若晴的眸光,稍稍冷了下来。

    小月回到房间,松开捂着肩膀的手,掌心上,已经渗出了血色。

    “大内禁军真是不容小觑。”

    她没想到,这么多禁军都随着言朔去了皇陵,驻守在皇宫里的禁军竟然还是让他们吃了大亏。

    如今,褚将军被关在大内天牢里,别的不说,皮肉之苦是绝对免不了的。

    小月的目光,有些不安地投向屋外。

    柳若晴等在外面,她现在要重新包扎是来不及了。

    只能给自己拿了一件宽大的衣服裹在外面,遮住了肩上渗出来的血液。

    “公主,好了,我们出去吧。”

    柳若晴不动声色地收起了眼中的怀疑,目光,朝她的肩膀上投去一眼,无视了小月苍白的脸色,随后道:“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