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279.皇帝的试探
    第279章279.皇帝的试探

    主仆二人刚走出东院,迎面便看到言渊和言朔叔侄二人从王府外进来。

    小月在柳若晴的身边,看到言朔的时候,脸色又白了几分。

    言朔倒是没注意到小月的异样,只是看向柳若晴,朝她走了过去,“九婶这是要出府去吗?”

    “是啊,这靖王府里待着令人心烦,想出去透透气。”

    柳若晴说话的时候,意有所指地看着言朔身后的言渊,道。

    言渊敛下眸子,目光,不动声色地转开了。

    言朔笑笑,意有所指地玩笑道:“看来朕这位九皇叔给了九婶很大压力啊?”

    “你这位皇叔有多恐怖,皇上你现在才知道吗?”

    言朔之前就动不动往靖王府里跑,所以,言朔今天出现在靖王府,她并没有什么意外,甚至是怀疑的地。

    “现在娇容住在宫里,安全也得到了保障,皇上今天来,应该不是来找我的吧,我先出去了。”

    说着,扭头对小月道:“走吧小月。”

    柳若晴刚要出去,便被言朔横过来的手臂,挡住了去路。

    “真巧,九婶,朕今日过来,就是想特地找你聊聊天的。”

    “找我聊天?”

    柳若晴倒是没把言朔的话往深入去想,“跟我有什么好聊的,我又不参与你们朝廷的事,我还要出去逛街呢,别挡着我。”

    她跟言朔向来不是很客气,这一次,当然也习惯了。

    只是言渊却没柳若晴想得这么简单,言朔突然提出要来王府见柳若晴,绝对有别的事情。

    言渊的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不安了起来。

    言朔笑笑,还是柳若晴印象中那个俊美和蔼的少年帝王。

    “九婶,朕这次什么都不谈,就谈你。”

    “谈我?”

    柳若晴看着言朔这双含笑的眼睛,心头突然间不安地咯噔了一下。

    言朔的笑容,让她察觉到了其中那几分意味不明。

    “对,谈你。”

    言朔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随后,扭头对言渊道:“皇叔,我们一起去书房谈吧。”

    虽然由始至终,言朔都在微笑,跟之前那个和蔼可亲的帝王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柳若晴却在言朔的身上,感觉到一丝让她很不安的情绪。

    言渊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言朔,眸光一凛,沉吟了几秒钟后,道:“好。”

    言朔走在前头,柳若晴跟言渊走在他身后,那看似云淡风轻的背影,却让柳若晴察觉到一种难以言说的危机感。

    放在身侧的手,突然间被人捉住,微微一使力。

    柳若晴愣了一下,侧目看向身旁的人,他并没有看她,目光一直直视着前方,可那双宽大温暖的手掌,却紧紧裹着她的手。

    无声之间,就像是在告诉她,别怕,有什么事,本王给你担着。

    就像那晚在行宫里跟她说过的话。

    书房的门,被关上了。

    言朔脸上的笑容,已经收起。

    他目光凌厉地看向柳若晴,随后,走到书房里那张檀木椅上坐下。

    “九婶,你可知,朕来找你,所为何事?”

    柳若晴很少见言朔用这样严肃的表情跟她说话,心头,不安地咯噔了一下。

    随后,故作轻松地笑道:“皇上你的圣意,我哪敢擅自揣测,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

    言朔幽深的目光,静静地盯着她看了几秒钟,随后,点头道:“好,朕给你看样东西。”

    紧接着,在柳若晴忐忑不安的眼神中,那枚泛着微光的应心锁,在柳若晴面前摊了开来。

    柳若晴的脸色,骤然变了,那晚在行宫里她的担心,也终于到来了。

    没想到,应心锁真的会被皇帝给找到了。

    言渊在看到应心锁在皇帝手中的那一刹那,目光,立即朝柳若晴的脸上投了过去。

    虽然他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原本在她柳若晴手中的应心锁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言朔的手中。

    唯一的可能就是——

    应心锁很可能是在皇陵里被言朔看到的。

    言渊的脸色,不动声色得变了一下,压下心头的澎湃,他将目光,从柳若晴的脸上收了回来。

    在柳若晴开口之前,他抢在了她前面,“皇上找到应心锁了?”

    柳若晴眸色一怔,茫然地看着言渊。

    见他已经来到言朔面前,语气十分轻松地开口道:“自从那晚那几个闯入王府的刺客从你九婶手中抢走这个应心锁之后,她可是抑郁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找回来了,她这颗心也该放宽了吧?”

    他转头过来看向还处在愕然之中的柳若晴,用眼神示意了她一下。

    柳若晴很快便意会了过来,赶忙收起了全部的惊诧和愕然,快步走到言朔面前,将他手中的应心锁给拿了回来。

    “太好了,太好了,谢谢你,皇上,我还担心怎么跟皇嫂说这事呢,母后留给我的东西,要是被我弄丢了,我真怕皇嫂会怪罪我,一直不敢跟她老人家说。”

    她一脸兴奋地将应心锁揣进怀中,无视了言朔那带着怀疑的眼神,道:“对了,皇上,你这是从哪里找到的?那天闯入王府的刺客被找到啦?”

    柳若晴表现得十分镇定,那无辜的样子,就连言朔也看不出半点可以怀疑的地方。

    沉吟片刻之后,言朔道:“九婶是说,应心锁是被闯入王府的刺客给抢走的?”

    柳若晴的心跳,跳得很快,可表面上,却表现得十分无辜和镇定。

    “是啊,那天晚上我正拿着应心锁在看,就被闯进来的刺客给抢走了。”

    柳若晴不敢说太多,皇帝不是好忽悠的人,说得越多,她怕自己错的越多,越容易被言朔看出破绽来。

    言朔的表情,稍稍有些缓和,可眼中的怀疑,却并没有消减半分。

    “以九婶的武功,还能被刺客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抢走吗?”

    柳若晴嘴角的肌肉僵硬了一下,正想着该怎么回答,却被言渊抢先了一步。

    “你还好意思问?”

    他看着言渊,“要不是为了保护云娇容,她会受伤吗?她没受伤,这应心锁自然是抢不走的。”

    不得不说,柳若晴心里是无比感激言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