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280.我说的是事实
    第280章280.我说的是事实

    这时候,他比她冷静多了,反应也快多了。

    要说言朔不相信,他一时间也找不到可以怀疑的地方。

    可要说他全信了他们夫妻二人的话,也不至于。

    毕竟,他是坐在皇位上的人,心思不会那么单纯。

    叔侄二人对视了许久,双眼之中,像是在暗暗较劲。

    半晌,言朔率先收回了目光,点头轻笑,“对,朕差点忘了这件事了,当日,容儿的事,朕还没谢过九婶呢。”

    “皇上只要能记得你九婶为你做过什么就好。”

    言渊不冷不热的嗓音,传了过来。

    身为言朔的叔叔,因为叔侄关系好,所以两人之间,在非正式场合,很少有什么君臣之礼。

    言渊这样说话,言朔也早已经习惯了。

    只不过,今天,言渊这话里,总是能让言朔察觉出一些话里有话的味道。

    言朔看着言渊,沉默了片刻之后,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九婶帮过朕的这些大忙,朕都记在心里。”

    紧接着,言朔又怕话题转到应心锁上,“你们可知,这应心锁,朕是从哪里得到的吗?”

    言渊二人没回答,只是用一双迷惑的眼神等着言朔的回答。

    其实,两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个应心锁为何会在言朔的手上。

    “在皇陵的灵位台边上。”

    言朔回答得十分平静。

    “灵位台边?”

    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跟着,又看向言朔,“难道那天闯入王府的刺客,是神机堂的人?”

    为了柳若晴,他只能将言朔给误导了。

    只有他跟柳若晴二人清楚,应心锁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神机堂的人,要应心锁做什么?”

    言朔看着言渊,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恐怕得亲自问神机堂的人才知道。”

    言渊的反应,格外平静,任谁都看不出来他心底真正的情绪。

    “既然这个从王府被盗走的应心锁出现在皇陵里,那就说明当日闯入王府行刺的人,就是神机堂的人。”

    “可皇叔当日不是说,那些人是瑞王府的暗卫吗?”

    言朔的问题,步步紧逼,让言渊都觉得有些招架不住。

    他的眉头,不动声色地拧了起来,眼底闪过一丝不耐。

    “当时不是跟你说,只是可能吗?秦暄跟我们无冤无仇,又怎么会派自己的暗卫来杀我?”

    言渊的口气有些重了。

    “暗卫的标志,虽然是个秘密,但也不排除秦暄的那批暗卫中出了叛徒,至于为什么他们会成为神机堂的人,这些都需要等到抓住了神机堂的人才清楚。”

    别说是言朔,就连柳若晴都听出了言渊口气中的不耐和烦躁。

    她的心里,开始忐忑了起来。

    这也是她一直担心的地方。

    仅仅是一个应心锁,就已经让言渊跟言朔之间,燃起了火药味。

    如果等到后面,一系列的事情扯出来,她不敢想象言朔跟言渊之间的关系,会到怎么样不可收拾的地步。

    言朔的目光,意味不明地看着言渊,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可是,他身为皇帝,有些事,必须得弄清楚。

    “皇叔,有没有可能,当日闯入皇陵里的人,有两批人,一批是神机堂的那四个已经死掉的人,而那个逃走的人,就是落下应心锁的人。”

    言朔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停在柳若晴的脸上。

    其实,他也不太希望当日真是九婶闯入皇陵里去,但是……

    皇叔刚才那些解释的理由,太牵强了。

    柳若晴的心,紧了紧,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有一股冲动想要告诉言朔,当日闯入皇陵里的人就是她。

    “皇上……”

    柳若晴的话刚到了嘴边,便被言渊用力往身后一拽,挡在了柳若晴面前,道:“那个逃走的人,我会亲自去查。”

    他直视着言朔的目光,四目相对,言渊眼中的坚决,让言朔容不得有半点怀疑。

    他想起了当日在御书房,言渊跟他说的那些话。

    他不会让任何人杀他的王妃!任何人!

    他强调了这三个字,言朔的心里,往下一沉。

    八皇叔让他不要对九婶步步紧逼,或许现在,他真的可以不要步步紧逼,这个出现在皇陵里的应心锁,他也可以当做不知道。

    可是,以后呢。

    他是皇帝,有国法在绑着他,就算他不想步步紧逼也不行啊。

    最后,他叹了口气,道:“那这件事,就交给皇叔去查了。”

    他垫了垫手中的应心锁,交到柳若晴的手上,“九婶,应心锁还给你,这次可要好好保存,千万别再被人偷到别的地方去。”

    “呃……好。”

    她点点头,将应心锁拿了回来。

    这个精致的宝物,此刻让她看来,却犹如千金之重。

    “朕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就先回宫去了。”

    三人从书房里出来,各怀心思。

    到了王府门口,言朔扭头对言渊二人道:“别送了,朕先走了。”

    等皇帝离开之后,言渊的目光,投向柳若晴,眼中的犀利,看得柳若晴心头发慌。

    “跟我进来。”

    低沉的嗓音,吐出这淡淡的四个字,却狠狠地敲在了柳若晴的心上。

    她跟在言渊的身后,去了书房,沉重的关门声,让柳若晴的心脏开始狂跳了起来。

    言渊的目光,投向她,眼底迸射出来的锋芒,让柳若晴无所遁形。

    “现在,你老实告诉我,应心锁为什么也会在皇陵里?”

    柳若晴紧咬着下唇,手,用力地抓紧了自己的衣袖,没吭声。

    不是她不相信言渊,而是,她根本没办法让言渊知道真相。

    “那天不是跟你说了么?我从云娇容那里回来……”

    “够了!”

    言渊铁青着脸,打断了柳若晴的话。

    双手紧紧地抓着她的双臂,额头上曝出了青筋。

    “到现在你还用这么蹩脚的借口来搪塞我吗?”

    因为生气,他手上的力量有些重,重得让柳若晴紧锁起了眉头。

    “我没有搪塞你,我说是事实。”

    她咬牙坚持着。

    言渊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无处发泄,更不知道该拿这个倔强的女人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