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281.夜闯禁宫
    第281章281.夜闯禁宫

    “柳天心,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

    他双眸狠狠地瞪她,“皇帝不是好打发的人,你只有把真相告诉我,我才能帮你,柳天心,你相信我行不行?”

    说到后面,言渊无力的语气间,隐隐流露出了几分乞求。

    柳若晴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可是,一想到言渊会跟言朔起大冲突,她所有的犹豫,又一次变得坚定了起来。

    “言渊,我相信你,真的。”

    她用力点了点头,将眼中的酸涩,逼了回去,“所以,我告诉你的事也都是真的,你别问了。”

    “柳天心,你……”

    言渊被柳若晴给气得甚至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倔强的女人,不管怎么说都说不通。

    “好……你别说,你永远都别说!”

    言渊这一次真是被柳若晴给气到了,“柳天心,本王再也不管你了。”

    他冷着脸,落下这句话,打开了书房的门,摔门而去。

    柳若晴站在书房内,听着身后的摔门声,眼泪悄悄滑落下来。

    “我怕的就是你管我啊。”

    沙哑的声音,颤抖地从柳若晴的口中,传了出来。

    从那天起,整整七天,言渊都没有回王府去,而是住在了紫御宫。

    这件事,自然是传到了太后的耳中。

    太后对他跟柳若晴之间的事,一直跟挂心。

    当初,太后就清楚,言渊娶西擎公主的目的,是为了救言裳。

    所以,两夫妻之间是什么感情的。

    再加上老九那臭脾气,也没几个女人受得了。

    好不容易看到两夫妻关系好了一些了,最近这老九又待在宫里住,一住就是七八天,太后又开始担心了起来。

    长寿宫——

    “冬雪。”

    “奴婢在。”

    “你去一趟紫御宫,让靖王来见哀家。”

    “是,太后。”

    没多久,言渊便随着冬雪,来了长寿宫。

    “臣弟参见太后。”

    “免礼了。”

    太后从座前站起,走到言渊面前,“跟哀家去后花园走走。”

    “是。”

    冬日的后花园,白色的傲梅开得茂密,给整个寒冷的冬天,又添了几分光彩。

    “老九啊,最近跟天心闹矛盾了?”

    言渊的脚步,顿了顿,脸色有了几许小变化。

    “没有,皇嫂多虑了。”

    “可哀家怎么听说,你在宫里都住了七八天了,这把自己的王妃晾在府中这么长的时间,恐怕不知道的人,跟哀家一样,会以为你们夫妻俩闹别扭了。”

    太后笑盈盈地看着言渊,劝道:“天心那丫头的性子,就是吃软不吃硬,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远嫁到我们东楚,身边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若是你这个夫君都冷落了她,你想她心里能开心吗?”

    言渊在心里苦笑。

    吃软不吃硬……

    他在她面前多少次放软姿态,甚至就差跪下来求她了,她听话了吗?

    太后不清楚内情,只是以为他们只是闹矛盾而已。

    他也希望,他们之间,闹的只是夫妻小矛盾。

    “皇嫂,臣弟心里明白,这几日有些大朝会的事要忙,忙晚了就留在宫里了,等忙过这两天,臣弟就回王府去。”

    言渊不想让太后为他的事担心,便随口找了一个借口,搪塞道。

    太后也没追问,听言渊这么说,便欣慰地点了点头,“这样哀家就放心了,大朝会的事,能交给下面的人就交给他们去办,不需要什么都亲力亲为。”

    “是,臣弟知道。”

    靖王府——

    夜晚,寒风徐徐。

    柳若晴拿着手中这失而复得的应心锁,却再也没有当初得到它时的那一份喜悦。

    不但没了当初的那份喜悦,而且,心情越来越沉重了。

    目光,看着窗外发呆着。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当初,她就是拿着应心锁对着月光试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没能成功穿回去。

    她走到窗前,对着月亮,自语道:“你要是能帮我这个忙,送我回到现代去,我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哎……”

    将应心锁放到一边,她叹了口气,刚收回目光,一道烟影在她面前掠过。

    “什么人?”

    她低语出声,来不及多想,从窗口纵身跃下。

    很快,便追上了那道烟影。

    对方的轻功很快,可以说跟柳若晴不相上下。

    柳若晴一路追着她,到了皇宫外。

    她躲在暗中,一直看着那个人的背影,越发觉得有些熟悉。

    突然间,她的眸光,闪了一下,惊诧地看着前方的人,“小月?”

    她想起当日在王府里,小月的肩膀分明就受了很严重的伤。

    现在,她又出现在皇宫外……

    难道,前段时间,皇宫里出现刺客,这几日,禁军统领一直在全城缉捕的人,就是小月?

    “奇怪,小月不是那柳天心的贴身婢女吗?武功竟然这么好,而且……她闯禁宫的目的是什么?”

    柳若晴垂眸低语,再抬眼时,小月已经翻身进了宫墙。

    大内天牢里,守卫几位森严。

    此时,夜深人静,一道烟影,以极快的速度,进了大牢。

    她找了一间又一间牢房,终于在最尽头的那间牢房里,找到了她想要找的人。

    那人浑身是伤,靠在牢房最角落的地方,身上没有一处完好。

    整个人处在奄奄一息之间,如果再用刑的话,怕是坚持不住了。

    锁着牢门的铁锁被砍断,靠在角落里的人,敏锐地睁开双眼。

    即使因为用刑而遍体鳞伤,可双眼在烟暗中睁开的瞬间,依然锋锐有神。

    “褚将军!”

    蒙面布摘下,露出小月那张绝美的容颜。

    “小月!”

    那中年男子在看到小月的那一刹那,吓了一大跳,原本充满刚毅的眼眸,瞬间被恐慌所取代。

    “这是大内天牢,你来做什么?太危险了,赶快离开。”

    长时间的受刑,让褚将军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沙哑。

    “褚将军,我是来救你离开的。”

    小月二话不说,扶起褚将军,欲往天牢外走去。

    褚将军将小月的手拿开,神色严肃道:“小月,趁那些侍卫没发现,你赶快走,被发现的话,你我都走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