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283.我会给王爷一个交代
    第283章283.我会给王爷一个交代

    他不是没察觉到那一瞬间,柳天心赴死的决心。

    他只是没想到,她竟然那般残忍,要他亲手杀死她。

    “柳天心,柳天心……”

    沙哑的嗓音,承载着太多的伤痛,从言渊的口中传了出来。

    靖王府内,两道烟影借着月色,越入王府的高墙,进了东院。

    柳若晴推开小月的房间,摘下脸上的蒙面布,转头看向身后面色苍白的小月。

    “还不把面纱摘下来吗,小月?”

    柳若晴的目光,犀利地投向小月,冷着声音,问道。

    小月摘下蒙面布,苍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柳姑娘。”

    她低低地唤了一声,看着柳若晴的目光里,透着感激,“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你不用谢我,该谢的是言渊。”

    想起言渊在皇宫里看着她时的眼神,还有他拿着她的手在他手臂上划出血口的那一刹那,柳若晴的心,疼得拧成了一块。

    小月苦笑了一声,在柳若晴面前,也不再掩饰什么,道:“如果不是因为王爷认出了你,你觉得王爷会放过我吗?”

    小月的话,更是让柳若晴的心,用力收紧了。

    “小月,你到底是什么人,潜入皇宫到底是为了什么?”

    柳若晴直视着小月,问道。

    小月的目光,闪了闪,避开了柳若晴咄咄逼人的目光。

    长长地叹气了一声,眼底是身不由己的悲凉和无奈。

    “柳姑娘,我不能告诉你,我是谁,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不会吗?”

    柳若晴冷冷一笑,“你可知,今晚你要是被禁军抓住了,送到皇帝面前,我就百口莫辩了。”

    小月没有说话,她也无法为自己反驳什么。

    这件事,她没办法。

    她身上背负着的使命,她只能去完成,而褚将军,她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大牢里。

    柳若晴看着她,半晌过后,道:“你不想告诉我关于你的身份,我也不勉强,但是,这是最后一次,你不能再闯进皇宫了,言渊应该还不知道是你,你最好安安分分地在靖王府里当你的婢女,不要再有任何举动。”

    小月还想说什么,可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我明白,柳姑娘,这次的事,真是对不起。”

    柳若晴没说话,只是沉着脸往外走。

    今晚过后,她在言渊面前,就已经彻彻底底暴露了,缺的就是她的亲口承认而已。

    “柳姑娘。”

    就在柳若晴开门出去的那一瞬间,小月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

    柳若晴没有回头,只是冷着声音,问道。

    “王爷那边……”

    “王爷那边,我自会给他一个交代,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她扭头看向小月,眸光里,已经没有了先前对小月的热情,只有疏冷和陌生。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我不可能再救你第二次,你要真不想连累我,就好自为之。”

    “是。”

    柳若晴回到房间,将身上的衣物换了下来,想起言渊的眼神,还有他受伤的手臂,她的心里就疼了起来。

    “不知道他的伤严不严重。”

    翌日。

    皇宫里再被闯入刺客的事,惹皇帝震怒。

    “现在朕的皇宫成什么地方了,刺客都能来去自如,你们这些禁军是干什么吃的。”

    “卑职失职,请皇上降罪。”

    禁军统领萧炎,在殿前跪下,没有为自己做任何辩解。

    这次的事,确实是他失职了。

    不到半月的时间,被人两次闯入禁宫,昨晚甚至还伤了靖王爷,这个罪责,他是难辞其咎的。

    言朔对萧炎挥了挥手,“下去领三十大板。”

    “谢皇上。”

    萧炎不敢有任何为自己反驳的余地,硬生生地下去领了这三十大板。

    言朔继而将目光投向群臣,“众卿没其他事的话,就退朝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从昭明殿退下之后,言朔从龙椅上走下来,来到言渊面前,“皇叔,你手臂受了伤,这几日先在王府里安生休养,就别上朝了。”

    “是,多谢皇上。”

    言渊的情绪,显得有些颓然,淡泊的脸上,没什么情绪,可眼神里,却满是晦暗。

    从昭明殿离开,言渊没有回紫御宫,而是直接出了宫门,往靖王府回去了。

    从宫里回来的一路上,言渊都在想,自己见到柳若晴之后,还能问些什么。

    很多答案,早已经在他大脑里形成,他要的,不过是她亲口告诉他,可他也清楚,她根本就不愿意。

    “王爷,您回来了。”

    “嗯。”

    他沉沉地应了一声,目光,看向东苑的方向,问道:“王妃在府里吗?”

    当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也瞬间被吓了一跳。

    很显然,昨天他放她跟那个烟衣刺客离开的时候,竟然没去想,她会不会因为被他发现而直接离开王府,去了他找不到的地方。

    “王妃在东院呢。”

    管家看到言渊刚才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惊慌,心里有些诧异。

    在得到管家的回答之后,言渊瞬间松了口气,跟着,快步朝东院走去。

    刚跨进东院的院门,便看到柳若晴正坐在鲤鱼池前,手中拿着那枚应心锁,愣愣地看着水面发呆着。

    压着心头的怒气,他往鲤鱼池边走去。

    身后传来的有节奏的脚步声,让柳若晴回过神来,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谁来了。

    柳若晴拿着应心锁的力量,在收紧,随着脚步声的逐渐靠近,她的内心也越来越无法平静。

    终于,言渊站在了她身边,幽深的眸子,一言不发地望着她。

    从昨晚开始,柳若晴就已经做好了被言渊兴师问罪的准备,所以,当言渊站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的情绪十分平静,看着言渊的眼睛里,淡泊得看不到一丝波澜。

    “王爷,你回来了。”

    她的唇角,漾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眼珠子平静地对着言渊。

    看着这双眼睛,言渊自然地想到了昨晚,那双蒙面布上,尚未遮住的烟眸。

    在烟夜之中,那般平静地迎接他的掌风,等着死在他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