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284.真正的身份
    第284章284.真正的身份

    如果那时候,他没认出她的话,很可能,她真的已经死在他手上了。

    想起当时的情景,言渊的心里,既带着后怕,又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心痛和怒火窜上心头。

    他一把将柳若晴拽到自己面前,阴鸷的眸子里,透着狂风骤雨般的锋芒,上上下下将柳若晴凌迟了一遍。

    “柳天心,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狠,对自己狠,对我更狠。”

    说话间,一抹受伤和心痛,从他的眼底掠过。

    他紧咬着牙关,双目猩红地看着她,失望,心痛,受伤,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喑哑的嗓音,从他嘴里一个字一个字,几乎都是咬着出来的。

    “你竟然想要死在我手上,柳天心,你得有多狠的心,才会让我亲手杀你。”

    一想起来,言渊整个身子都在发抖,“我哪里对不起你,为什么要让我承受亲手杀死你的痛,柳天心,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他心痛得两眼发热,一声一声的质问,一声一声的指控,都像一把把磨得锋利的剑,将她的心,切成了一块又一块。

    她忍着眼底的痛苦和自责,直视着言渊的眼睛,逼着自己铁石心肠。

    言渊对她的指控,她无话可说,也无从辩驳。

    昨晚,她只是想死了一了百了,言渊不会因为她跟皇帝翻脸,而死在言渊的手上,是她最心甘情愿的。

    可她,根本就不曾往深入去想,如果言渊看到自己亲手杀了她,会面临着什么样的痛苦。

    “你没有对不起我。”

    她垂下眼眸,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见。

    言渊心痛的目光,静静地停在她的脸上,一言不发,就那样静静地看着。

    “既然我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你知道我现在回想起来,全身都在发抖吗,如果我昨晚没认出你,你就死了。”

    言渊的眼眶,因为心痛而红了一圈,抓着柳若晴的手腕,力量重得让柳若晴疼得直皱眉。

    “柳天心,你差一点点死了,是被我亲手杀死的,你有没有想过我,到底有没有……哪怕只是一点点……”

    沙哑的声音,充斥着太多的悲痛,从他那双猩红的双目中,蔓延开来。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着,柳若晴愣是没敢让它流下来。

    她直视着言渊的眼睛,他眼中的受伤和心痛,让她连眨眼都不敢眨,只要一眨眼,眼泪就会彻底失控。

    半晌过后,她忍痛收回了目光,视线,从言渊的脸上,移向面前那平静的鲤鱼池面。

    “你不是一直在怀疑我不是柳天心吗?”

    她突然间说出这句话,语气平静地就像是在聊一个事不关己的话题。

    言渊看着她的目光,深了深,太阳穴突跳了一下,漆烟的瞳孔,缩了缩,盯着柳若晴平静的脸,没有开口。

    “好,我现在告诉你。”

    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言渊,露出了一抹十分苍白的笑容来。

    从昨晚回到靖王府开始,她就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真实的身份告诉言渊了。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在言渊面前,她根本就隐瞒不了多久的。

    “我说了,或许你不会相信,我并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而是千年之后的一个的地方……”

    她看到言渊的眼神,平静得没有半点惊诧之色,很显然,他确实不相信她这话。

    别说是言渊,就是她自己,如若不是亲生经历过,她又何曾会相信,这些只出现在小说里的穿越时空的情节,会真的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也不管言渊信不信,她继续道:“因为一次意外,我得到了这枚应心锁,也是因为这个应心锁,把我带到了西擎,当时,正好遇上你要娶西擎的天心公主,而天心公主逃婚了,西擎的皇帝柳城鹤见我跟他女儿长得极为想象,就逼着我代替柳天心嫁来东楚,成了你的靖王妃。”

    说到最后一句话,她突然间漾开了一抹笑容来,眼神极为柔和,没有一开始那么沉重了。

    她其实有些感激柳城鹤,让她在有生之年,能遇上言渊,就算不能与他共白首,能跟他经历这么多,她心里也已经很满足了。

    言渊的眼神,有了几分小变化,似乎是在分辨她这些话中的真假。

    半晌过后,他才看着她,问道:“所以你当初看到皇嫂拿出应心锁的时候,才千方百计地想要拿到手?你想利用应心锁,再回到你自己的地方?”

    言渊对她的话,还是有几分相信的。

    当时,她说漏嘴说要回家,他一直以为她说的回家是回西擎,其实,她要回的,是另一个时代。

    虽然这种说法听起来很荒谬,很不可思议,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许一切就那样莫名其妙发生了呢。

    之前,她那种古怪的行为去,一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一切都开始明朗起来了。

    柳若晴点点头,“对,我过来的当日,正是八月初十,应心锁是在一座陵墓里发现的,既然这应心锁是母后的,我就猜测那座陵墓是东楚的皇陵,就想潜进去试试,看能不能再回去。”

    她看着言渊意味不明的眸子,垂着的睫毛轻轻颤了颤,话说到这份上了,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正好那天,我过去的时候,神机营的人也在,他们听到了动静,慌乱之下,触动了皇陵内的机关,那些人死了,我来不及的躲避,也中了一箭。”

    她抿了抿唇,看了言渊一眼,声音,低了几分,“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所以……千年之后,你去了我家的坟?”

    柳若晴的唇角,抽了抽,她在说这么严肃的问题,言渊怎么抓的重点跟她完全不一样。

    他这算是说得含蓄了一点了吧?

    准确地说,她其实是把他家的坟给掘了。

    “嗯……我们那边有考古学家,专门是研究几百几千年前的先人文化。”

    她当然不会告诉言渊,她是盗墓贼。

    加了考古学者这个身份,听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多了。

    言渊依然静静地看着她,若有所思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