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285.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第285章285.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柳天心的说法太过荒谬,让人难以置信,可也只有这种解释,才会去解释她当时为什么会拿着应心锁对着太阳和月亮不断地念咒语了。

    柳若晴被言渊看得有些不自在,沉默了几秒钟后,道:“好了,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

    这一次,她是把自己的欺君之罪,全摆在言渊面前了。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说了吗?我代替柳天心嫁给你,犯的是欺君之罪,一旦我假冒的身份被揭穿,我就要被砍头了,你知道吗?”

    她的眼神里,透着无能为力,“我只想要你一封休书,我可以名正言顺得走得远远的,可你不愿意……”

    鼻尖上,泛起了一丝酸意,她看着言渊,声音也哽咽了几分。

    言渊的心头,疼了一下,“我说过,我不会让任何人杀你。”

    他的眼眸,还是如最初一般得坚定,丝毫没有因为知道了她假冒的身份而有半点改变。

    柳若晴没有说话,她怕的,不就是这个吗?

    言渊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反而因为她突然对他的坦诚,而心生欢喜。

    “千年之后,你还能出现在我家的祖坟上,说明你注定是我言渊的人,就算隔了千年,也不会改变。”

    他的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深情款款地看着她。

    就算隔了千年,这也是命中注定的相遇……

    柳若晴在心里暗笑了起来,双眸,看着言渊,心里有些动容。

    “这个命中注定,是要担上欺君之罪的,现在,你知道我犯了欺君之罪,如果瞒着皇上,你也是犯了欺君之罪的,你不担心吗?”

    她默默地看着言渊,此时,她的内心是非常矛盾的。

    一方面,又害怕言渊会弃了她,把她交给皇帝处置,另一方面,却又怕他为了护着她,宁可跟皇帝对着干,到时候,言家的天下,怕是真的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言渊看着她,笑颜依然,指尖,轻轻地拂过地拂过她的发丝。

    “如果我怕的话,当初你擅闯皇陵的时候,我就把你交给皇帝了。”

    柳若晴一愣,想到了当日她重伤从皇陵逃回来的那一刻,他亲自照顾她,又警告她不准把擅闯皇陵的事说出去的那一幕,这会儿回想起来,心头依然一片动容。

    柳若晴目光幽幽地望着她,半晌,道:“言渊,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除了跟我要休书之外,我都答应你。”

    “如果……如果哪天,皇上真的知道了我假冒柳天心的事,你一定不能跟皇上起冲突。”

    柳若晴这话,让言渊的眉头,倏然一拧。

    他知道国法大于天,言朔虽然贵为天子,可终究得尊从国法,哪怕他不追究天心的欺君之罪,可还有群臣呢?

    他坐在那样一个高位,最是身不由己的,所以,皇帝是绝对不会放过他这个九婶的。

    他拧着眉没说话,很显然是不愿意答应这个要求。

    从他当初跟她说,就算夺了皇帝的江山,也要护她周全的时候,他就很清楚,只要哪一天,这件事被揭穿,他跟皇帝之间的冲突是必然的。

    “言渊……”

    柳若晴见言渊沉默不语,心头一紧。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坚决不想让言渊知道她是假冒柳天心的原因。

    她最初想到的最好的结果,就是拿到休书,从言家的皇族中除名,可显然,显然没这么顺利了。

    “我不能答应你。”

    他目光灼热地看着柳若晴,“你之于我,就像云娇容之于皇帝,如果哪天,云娇容触犯了国法,他或许可以为云娇容枉顾国法,当一次桀纣,但他不会对你这个婶婶留情,所以,如果哪一天,真走到那一步……”

    “言渊!”

    柳若晴大声打断了他,她很清楚他要说什么。

    真走到那一步,他要取代皇帝的位子,当一次桀纣,纵使枉顾国法也要护她周全。

    夏桀,商纣,荒淫无道,戕害忠臣良将,到最后,走到什么样的下场?

    受尽世人唾骂!

    她怎么忍心让言渊为了她,背上夏桀商纣的骂名。

    “言渊,我们可以不用想得那么悲观,我不过就是冒名顶替的罪名罢了,国法之外,也不外乎人情啊,到时候,皇嫂,八皇兄,还有王相他们,或许可以帮我求情呢,总之,你答应我,不要走那一步,好不好?”

    言渊静静地看着她眼底的请求,沉吟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听言渊应允下来,柳若晴总算是松了口气,对言渊漾开了一抹微笑,“答应了,就不能反悔。”

    言渊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重复那句话。

    他很清楚,他今天答应了她,真到了那一步,他一定会反悔的。

    “对了,你昨晚的伤……”

    柳若晴的话,到了嘴边,被言渊给阻止了。

    “昨晚的事,你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不要跟任何人提。”

    他伸手,环住柳若晴的腰身,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道:“昨晚我可是把你这个刺客给放了,要是传出去,我的脑袋也不保。”

    他压低声音,神情严肃地吓唬她,柳若晴却是笑不出来,立即认真地点了点头。

    昨晚的事,传出去罪就大了,亏他还能当开玩笑一样地说出来。

    “我知道啦。”

    她压低声音,看着他被外衣挡住的手臂,有些心疼地问道:“你疼不疼啊?”

    “疼。”

    言渊点点头,俊美如神的脸上,还染上了几分小委屈,“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疼了。”

    柳若晴瞪了他一眼,怒嗔道:“不要脸。”

    “好,那亲嘴。”

    话音刚落,他主动封住了柳若晴的唇。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吻太久,只是蜻蜓点水一般,浅尝辄止。

    低眉望着她的目光,温柔又灼热,“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一个问题,恍如初见。

    柳若晴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会问她名字,随后,才意识到他问的是她的真名。

    她笑盈盈地看着他,双手,攀上他的肩膀,踮起脚尖,伏在她耳边,嘴角勾着笑,低声道:“柳若晴,弱柳扶风的柳,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若晴。”

    终于,她告诉了他,她的名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她笑盈盈地看着言渊,眼神里,甜出了蜜。

    他知道她的名字了,真好。

    她在他面前,不再是柳天心,而是柳若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