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289.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第289章289.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要是对付有武功的人,柳若晴还能有点办法,现在对着这个像泼妇一般的言裳,柳若晴发现自己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虽然柳若晴已经竭力在躲了,可脸上还是被言裳尖锐的指甲给划出了一道血痕。

    “小姐,你脸上被划破了。”

    小月惊呼出声,柳若晴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火辣辣得疼,手一碰,一道滚烫的热流从她的伤口滑下来。

    这一下,柳若晴彻底恼了,在言裳再冲上来的时候,直接一脚将她踹飞在地。

    “看你哥的面子上,我才让着你,少给脸不要脸。”

    言裳这一脚挨得不轻,疼得脸都白了。

    “你敢踢我,柳天心,我九哥不会放过你的。”

    别说柳若晴,就连言裳身边的下人都觉得言裳到现在还没认清情况。

    且不说靖王妃并没有招惹她,就算真是靖王妃招惹了她,以王爷现在那护短的性子,也不会处置王妃。

    连他们下人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公主就不明白。

    “好,你尽管去告诉你哥,让他来找我。”

    柳若晴寒着脸,捂着脸上那火辣辣的伤口,在言裳愤恨的眼神中,大步离去了。

    “公主,您先坐好,我给您清洗一下伤口,再擦点药上去。”

    “好。”

    回到王府,柳若晴逛街的兴致因为言裳一捣乱,全没了。

    “那言裳怎么跟条疯狗似的,咬着我不放了。”

    小月无奈地笑了笑,“十公主从小都是被所有人宠着长大的,尤其是王爷,听说以前可纵容十公主了,现在,王爷只顾着宠您了,十公主当然气不过了。”

    柳若晴被小月这么一打趣,怒气也消了一大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都这样了,你还敢取笑我。”

    “奴婢哪有取笑您呀,奴婢说的可是大实话,您说,王爷是不是很宠你?”

    面对小月的笑容,柳若晴的耳根微微有些发烫。

    “就你话多,快帮我擦药。”

    “公主,伤口有些深,刚上药的时候有些疼,您忍着点。”

    “嗯,轻点,轻点……”

    “公主,您别动,奴婢已经很小心了。”

    “小月,你说,我要是留疤了怎么办?”

    “公主您就放心吧,就算留疤了,我们王爷也只爱您一个。”

    “还敢取笑我,我在跟你说真的。”

    “奴婢也在跟您说真的呀。”

    上好药,小月在柳若晴面前坐下,认真地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口,道:“公主,这药擦上去了,洗脸的时候要小心,千万不能沾水,不然就真要留疤了。”

    “好,我知道了。”

    看着柳若晴的伤口,小月也有些生气了,“那十公主看上去小小年纪,还真是够狠毒的,这事儿,您可一定要让王爷知道,让王爷好好教训教训她。”

    “算了,我才没有背后告状的习惯,要真给我这张脸留下疤痕,我自己亲自去言裳的脸给画花了,哪里还需要王爷出马。”

    “公主您现在就心疼起王爷来啦?都舍不得人家兄妹关系闹僵呢。”

    “死丫头,再取笑我,信不信我先把你脸给画花了。”

    “好啦,好啦,奴婢不取笑您了,奴婢先去把这些血水给倒了。”

    “嗯,去吧。”

    小月端着水出去的时候,柳若晴看着面前两个一男一女的人偶,长长地叹了口气。

    “哎,为了你们两个,本小姐的脸都要毁了。”

    言渊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习惯性地就往东苑走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里,就已经多了一份牵挂。

    而这一份牵挂,让他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早点回家。

    原来,心有所牵的感觉,竟是这般美好。

    往东苑过去的路上,言渊的眼底,满是笑意,就连天边的云霞,都仿佛被他的柔情给感染了,又添了几分红色。

    “肚子有点饿了。”

    柳若晴揉了揉肚子,将那两个人偶收好之后,刚打开门,便看到言渊站在门外。

    柳若晴的眼底,骤然亮了一下。

    以前听人说,热恋中的人,就会一天到晚想着对方,只要一看到他,就会心生愉悦,那种愉悦,是从心底深处发散出来的,装都没法装。

    以前,她不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可现在,她明白了。

    这种感觉,甜而不腻。

    虽说跟言渊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可这种热烈的感觉,仿佛只是从那天,她告诉言渊,她是柳若晴的那天开始的。

    “你回来啦?”

    她欣然开口,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看到他时的那股子喜悦。

    言渊看在眼底,宠溺的笑容,弥漫着他的双眼。

    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想我了?”

    话音落下,他便注意到了什么,眉头倏然一拧,“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柳若晴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接着,表情随意的开口道:“没什么,刚才在街上的时候,跟人打了一架,被抓伤了。”

    “跟谁打架?怎么把你抓成这样了?”

    言渊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一丝明显的愠色和掩饰不住的心疼。

    “哎呀,我也不认识,就一点小事情而已。”

    柳若晴捂着伤口,干笑了一声,快速转移了话题。

    “你回来正好,我有些饿了,快去吃晚饭吧。”

    言渊的表情稍稍缓和了几分,可目光还是停在她略深的伤口上,道:“你不是有武功吗?怎么还被人把脸给伤了?”

    “对方是个不会武功的泼妇,抓着我就往脸上打,我总不能拿武功去欺负人家吧。”

    柳若晴随口一笑,“哎呀,你别管啦,这点小事情罢了,大不了下次带着靖王爷您出去耀武扬威去,看谁还敢打我。”

    言渊被她逗笑了,没好气地戳了一下她的脑袋,道:“本王可没空跟你一起出去欺负人。”

    “瞧你这话说的,我哪有欺负人,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是吗?那你斩草除根了没有?”

    “那不是想急着回来见你嘛,还没来得及斩草除根,下次吧,下次她再敢惹我,我打得连她哥都不认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