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293.找王妃算账
    第293章293.找王妃算账

    “不如本王帮你穿?”

    “滚!”

    “好,床上还是地上?”

    他一脸邪笑地调戏着她,引来柳若晴一记凶狠的白眼,“我让你一个人滚出去。”

    “一个人滚多没意思。”

    他的眼底,依然带着玩味的笑,调戏他的宝贝王妃,真是比上朝有趣多了。

    不过,这一次,他倒是没有逗她太久,毕竟是冬天,虽然阳光正好,可毕竟还是早晨,这会儿还有些寒气。

    他将衣服放到柳若晴面前,“好了,不逗你了,把衣服穿上吧,我先去外面。”

    言渊刚到了院子里,小月正好端着热水,重新进了东苑。

    “参见王爷。”

    “嗯。”

    “王爷,十公主来了,说要找我家公主。”

    算账……

    后面两个字,小月没有说出口,只是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言渊。

    言渊注意到了她的异色,想到自己那个刁蛮娇纵的妹妹,眉头一拧,“十公主来找你家公主做什么?”

    “这个……”

    小月为难地皱了一下眉,“奴婢也不太清楚。”

    公主不让说,她还是不多嘴了。

    言渊看了小月一眼,将她手中的热水端了过来,“给本王吧。”

    小月愕了一下,随后,将手中的水盆递到言渊手上,“是,王爷。”

    “你先退下,十公主来了就让她在厅内候着,说王妃还在睡,醒了再去见她。”

    “是。”

    小月低头暗笑。

    看来王爷今天不去上朝还真是巧了,有王爷在,十公主这次找上门,怕是没好果子吃了。

    嘻嘻,让王爷教训她一下也好,省得她成天没事找事欺负柳姑娘。

    小月垂着头,小心翼翼地退出后院,言渊则是端着热水上了楼。

    推门进去的时候,柳若晴已经把衣服穿好了。

    “过来洗脸吧。”

    “哦。”

    她笑嘻嘻地走到言渊面前,言渊已经帮她拧好了毛巾递给她。

    柳若晴笑着接过,狗腿般地笑了两声,“嘿嘿,被堂堂靖王爷伺候着感觉就是不一样。”

    “也就你这死丫头能让本王心甘情愿伺候你。”

    他笑着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在她把毛巾往脸上擦的时候,又出声提醒了一句,“小心点,别擦到伤口。”

    “哦。”

    她十分乖巧地应了一声,正要往脸上擦,毛巾还是被言渊给夺了过去。

    “还是本王帮你擦吧,你这么冒失,我还真不放心。”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已经拿着毛巾,像大人帮着小孩洗脸一样,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她脸上的伤口,轻轻擦着。

    柳若晴傻呼呼地笑着,看着言渊那认真仔细的样子,情不自禁道:“言渊,你真好。”

    言渊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随后,没好气道:“现在知道我好了?

    “嗯嗯,一直都知道。”

    她讨好地对着他,点点头,“你说,要是以后你不在我身边了,还有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呢?”

    言渊的动作,再度停滞了一下,心头掠过一丝不悦,“没有人比我对你更好,所以,永远不要想着离开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他这话,说得有些严肃,让柳若晴的心头,抖了一下,随后,玩笑道:“我是说,等我们百年的时候,总会有人先走的嘛。”

    “那我让你先走。”

    言渊的声音,淡定地传了过来,丝毫没有半点犹豫。

    柳若晴愣了一下,在言渊帮她洗完脸之后,一脚用力踩在她的脚背上,“好啊,臭言渊,你想让我比你早死啊。”

    言渊将毛巾放到水盆里,双手捧着她的脸,眼神澄澈,温柔如水。

    “让你比我先走,我可以帮你安葬,让你安心,那些痛苦和寂寞留给我一个人来承受就够了。”

    他这一番话,从他嘴里认真地说出来,吗,每一个字,都沉淀着满腹的深情厚爱。

    柳若晴原本玩笑的笑容,僵在了嘴角,再也笑不出来了。

    所有的痛苦和寂寞都留给他,这样得多生不如死啊。

    她想,如果哪一天,言渊走在她前面,她一定受不了的。

    难怪……难怪他说要让她先走,他不想让她承受那样的痛苦和寂寞。

    眼眶,热了一圈,她将脸侧着靠在他的心口,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就像是带给了她最原始的安全感,好像真的连死都不怕了。

    “不是说自己身边没其他女人吗?这么多甜言蜜语哪里学过来的?”

    “天赋异禀行不行?”

    “少自恋了。”

    柳若晴从他怀中退出来,没好气地推了他一把,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她想,如果哪一天,他真的没有在她身边,她的生活,一定都过得非常糟糕。

    言渊没再跟她开玩笑,“伤口再擦点药,别感染了。”

    “好,你帮我擦。”

    “得寸进尺。”

    他捏了捏柳若晴的鼻尖,还是去柜子里取了药膏过来,小心翼翼地帮她涂上。

    “别碰到了。”

    “嗯,知道了。”

    一个男人,把你当成女儿宠着,以后会越活越年轻吧。

    “哦,对了,送给你一个好东西。”

    她跑到桌子前,将昨天从街上买回来的人偶,递到言渊面前,“你看,这个像不像你?”

    “太丑了。”

    言渊故作嫌弃地皱了一下眉,还是将人偶接到手上。

    “哪里丑了,这可是我跟别人打架抢过来的。”

    柳若晴不满地看着言渊,指着自己手上那个女的人偶,道:“那卖人偶的大嫂说,这是一对的,知道吗?”

    “一对?”

    言渊挑了挑眉,俯下身凑到她的耳边,“你这是在跟本王表白吗?”

    柳若晴瞪了他一眼,她连身子都交给他了,还用得着那种虚的东西吗?

    不过,话说回来,好像她还从来没跟他说过她爱他的。

    哼!就不说!

    就在这个时候,管家出现在了门外,“禀王爷,十公主有些等不住了,您看……”

    “等不住就让她走吧。”

    “这……”

    就在管家为难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十公主来干什么?”

    “公主说,来找王妃您算……算账的。”

    “算账?”

    言渊低沉的嗓音,抢在柳若晴前面开口了,目光,侧过来看向柳若晴,“算什么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