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294.等会儿再教训你
    第294章294.等会儿再教训你

    “这个……”

    柳若晴干笑了两声,没有回答。

    言渊也没继续追问,他那个妹妹的性子,他清楚得很。

    从小就被他宠惯了,加上她之前一直生病,他对她几乎是惯到无法无天,把她那种唯我独尊的性格全惯出来了。

    这一次,肯定又是她来找若晴的麻烦。

    “走吧,本王陪你一起去。”

    言渊握住柳若晴的手,一副“你尽管去,哥给你撑腰”的架势,生怕她真的会被言裳欺负了一般。

    柳若晴心里暗自笑了起来,一边被言渊牵着下楼,一边开口问道:“你不会是担心我被你妹给欺负了吧?”

    “哼!我怕你把我妹给欺负了,行不行?”

    言渊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

    “我才不信呢,你就是怕我被你妹给欺负了。”

    柳若晴得意地转着眼珠子,果然找谁当靠山都没有自己亲老公当靠山有用。

    “柳天心,你给我出来,你不要以为躲着本宫,就可以轻易打发我,你给我……皇兄?”

    才走到一楼的院子里,言裳的声音,便从院门外传来,声音中气十足,俨然已经没有了曾经那奄奄一息的样子了。

    看到言渊也在,言裳愣了一下,尤其是看到言渊冷下来的面容,声音也低了几分。

    “皇兄,你怎么也在?”

    “是不是我不在这里,你就可以在靖王府放肆了?”

    言渊冷着声音,厉声呵斥道:“靖王府是什么地方,容你这样大呼小叫的?”

    言裳的脸上,蒙上了一道委屈,眼底,泪光盈盈。

    “皇兄,你老是这样,自从娶了柳天心之后,你动不动就骂我,不管是不是我的错,你都骂我,我越来越讨厌你了。”

    说着,言裳低头轻声抽泣了起来。

    言渊拧了一下眉,眼底多了几分不忍,毕竟是自己宠到大的妹妹,要说做到不管不顾,还是做不到。

    “好,本王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来说,你一大早到靖王府里来,大呼小叫地找你嫂子算账,还有什么理了?”

    言裳抬起头里,脸上还挂着泪痕,“她在街上用力踢了我一脚,我肚子疼了一天了,就是她害的。”

    纤细白皙的手指,指着言渊身旁一直不曾说话的柳若晴,告状道。

    言渊好像明白了什么,侧目看向柳若晴苦恼的脸,问道:“你昨天说的在街上跟人打架,那人就是裳儿?”

    柳若晴干笑了两声,算是默认了。

    “你脸上的伤就是她抓伤的?”

    言裳愕然,他怎么听皇兄那语气,还想追究替柳天心追究她的责任呢。

    还没等柳若晴开口,她立即把主动权给抢了过来,“是她抢我看上的人偶,还在街上取笑我,我气不过才……”

    “气不过就像个泼妇一样,当街被你嫂子的脸挖成这样了?”

    言渊烟着脸,将言裳的话截了过去,“要是让人知道,堂堂当今十公主,在街上像个泼妇一样,成何体统?”

    “皇兄,我……可是柳天心她……她也打我了,直接一脚踹我肚子上,你怎么不骂她!”

    言裳越想就越觉得委屈,皇兄怎么可以这么偏心。

    “你嫂子做错了,我自会骂她,但轮不到你来王府兴师问罪。”

    柳若晴站在一旁,连话都插不上,就是看言裳那气得就差一口气背过去的样子,有些可怜了。

    “皇兄,你怎么可以这不讲理!”

    言裳越哭越委屈,“皇兄,你越来越不疼我了,早知道你娶她过来就不会疼我了,我死也不要你娶她过来。”

    “言裳,你够了!”

    言渊烟着脸,突然厉声呵斥,声音有些响,连柳若晴都被他的模样给吓了一跳。

    “看在你是本王的妹妹,本王才一再纵容你,别把本王对你的纵容,当成你无理取闹的资本。”

    言裳被言渊给吓得连哭都忘了哭,只是傻眼地看着言渊那铁青的脸色,没敢说话。

    “管家!”

    “老奴在。”

    “吩咐下去,以后没有本王的允许,十公主不准踏进靖王府半步。”

    这命令一下,管家,柳若晴,言裳全部都愕然了。

    原本只是一件小事情而已,双方各退一步就算了,言渊这个……会不会有点严重了?

    其实,柳若晴知道言渊对言裳这个妹妹是真心疼爱的,当初她刚嫁进来那会儿,只要十公主传来言裳的消息,他就会神色慌张地赶过去。

    不可能仅仅因为几次她无理取闹就真的不疼她了。

    所以,她很不想言渊跟言裳兄妹二人真的因为她这点小事而闹得不可开交。

    她不是心疼言裳,而是心疼言渊。

    “皇……皇兄,你……你不让我进靖王府了?”

    言裳的眼泪,从眼底滚落下来,“我来找自己的哥哥,还需要得到你的允许了?”

    言渊拧了一下眉,脸上的怒气未减。

    “言渊,其实我昨天真的……”

    踹她了……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言渊一个冷厉的眼神给打断了。

    “你的事,我等会儿在教训你。”

    “哦。”

    柳若晴老实地闭上嘴,安静地站在一旁,像极了一个做错事被老师罚站的学生。

    言渊的目光,重新投向言裳,“还不会快回去?”

    言裳这一次是伤心透了,她的皇兄,真的不疼她了。

    除非这个该死柳天心死了,不然,皇兄以后都会站在她那边。

    不分青红皂白,这护短护得太过分了。

    她愤愤地看着言渊,又恨恨地朝柳若晴瞪了一眼,才气呼呼地从东苑跑了出去。

    言裳离开后,管家也小心翼翼地退下,这时候,言渊才将目光投向柳若晴。

    接收到言渊的目光,柳若晴抬起头来,看向他,干笑着挠了挠头皮,嬉皮笑脸道:“我把抢来的人偶都送给你了,这次就别骂我了呗。”

    言渊没说话,只是盯着她一言不发地看着,看着柳若晴有些心虚了起来。

    最后,她叹了口气,垂头丧气道:“好吧,我踢她了,一脚踹到她肚子上,把她踹飞了。”

    言渊还是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看着,看着柳若晴越来越纳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