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296.买下酒楼
    第296章296.买下酒楼

    没想到言渊问的是这个问题,那大叔朗声一笑,“这个就看公子您了,如果公子愿意聘用他们,我们酒楼的整个厨房班子,都随公子您安排。”

    “好。”

    言渊起身,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递给那大叔,道:“这一千两银票是定金,等你们掌柜决定好了之后,我们下午再来签转让协议。”

    那大叔没想到言渊会这么干脆,随口一问就下了定金,当下,欣然不已。

    立即接过言渊手中的银票,上面盖的是“鼎盛钱庄”的章。

    这个钱庄的储户,都是非富即贵,一般人还没资格将钱存在这个钱庄里头。

    当下,那大叔便认定这位年轻俊美的公子,绝非一般人,看来今天是走大运了,遇上了一个好买家。

    “公子姑娘这边请,我这就去跟大掌柜说,等您二位下午有空了就可以过来,我们在此恭候。”

    “好。”

    柳若晴在一旁愣愣地看着言渊,这家伙不会是人傻钱多没处花钱吧,就这样出来逛个街,就把人家一个大酒楼给盘下来了?

    言渊看着她傻眼的模样,轻笑了一声,伸手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还愣着干嘛,走了,该吃午饭了。”

    柳若晴跟在言渊身边,找了附近的一家酒楼坐下,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言渊,你真打算把那酒楼买下来啊?”

    “嗯。”

    他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小口,点头道。

    “你这么想不开了,好好的王爷不当,要去当酒楼老板了?”

    言渊看着她,莞尔一笑,“你不是喜欢吃他们家的菜吗?”

    “嗯?”

    柳若晴愣了一下,随后,眼底亮了起来,“就因为我喜欢吃,你就把人家的酒楼给买了?”

    难怪他刚才要特地问那个大叔关于厨房班子的去处问题呢。

    心里不禁有些暗喜,她狗腿一般地从言渊的对面跑到言渊身边,给言渊倒了一杯水,“夫君大人,请用茶。”

    言渊笑着接过,很给面子地一饮而尽。

    只听柳若晴道:“王爷,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这么财大气粗啊。”

    “今天才知道?”

    言渊挑了挑眉,眼底,淌过一丝邪气,“你不是说我富得流油,专门捞老百姓的油水么?”

    柳若晴愣了一下,随后,狗腿般地一笑,“这么久的事情,王爷您还记着呢,都怪我有眼无珠,王爷您最清廉了,怎么可能是捞油水的狗官。”

    言渊看着她讨好的表情,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跟着,凑到她耳边,“还有……”

    “还有什么?”

    言渊呼出来的热气,总是让柳若晴敏感得耳垂微微发烫。

    “我们都这么多次,你怎么才知道我器粗。”

    柳若晴的眸光怔了一下,随后,顿时明白了什么,脸颊骤然红了一大圈。

    桌下,柳若晴狠狠地踢了他一脚,“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淫荡。”

    言渊笑着躲开了她桌下的攻击,道:“都是爱妃教得好。”

    “明明是你自己淫荡,少赖我。”

    “那就是爱妃太有吸引力了,让本王欲罢不能。”

    “去你的欲罢不能!”

    柳若晴在桌下,又一次朝言渊踢了过去。

    吃完午饭,言渊又陪柳若晴在街上逛了一会儿,随后,两人便又去了饕餮居。

    果然,那掌柜和那位他们先前见到的中年大叔都等在那里了。

    看到他们过来,纷纷热情地迎了上来。

    “公子,姑娘,这边请。”

    两人在二楼的雅间坐下,大掌柜已经将先前准备好的地契和转让协议都准备好了。

    “公子是个爽快人,老夫也不跟您客气,这酒楼2000两转给公子,酒楼内所有的东西也都归公子所有,您看怎么样?”

    价钱方面,对言渊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看完转让协议之后,言渊点了点头。

    “好,没问题。”

    “多谢公子。这是给您的地契和转让协议,请您收好。”

    就这样,言渊在半天之内,二话不说就把偌大的一个酒楼给买下来了。

    这气势,要在现代,那活脱脱一霸道总裁啊有没有。

    回到王府的时候,柳若晴还处在恍惚当中。

    这位靖王大人就是为了满足他王妃的口腹之欲,就把酒楼给买下来了,这传出去,怕是得授人以柄吧。

    回东苑的时候,柳若晴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把酒楼买下来了,谁去管啊,你朝中的事都管不过来,还要去管酒楼的事?总不能只是空着酒楼,天天只让他们做菜给我吃吧?”

    就算是这样,她天天吃也能吃腻好吗?

    况且,就算为了满足她的口腹之欲,也可以让那些厨子来王府当大厨不就行了吗?

    言渊笑笑,侧目看她,道:“你不是天天嚷着在王府里无聊吗?酒楼送给你,给你当老板,让你管,好不好?”

    柳若晴眼底一亮,“真的啊?”

    这倒是个好主意,天天待在府里跟那几条小金鱼大眼瞪小眼,还不如去外面当老板,打发时间的同时,还能赚钱呢。

    “嗯,真的,这买酒楼的钱,就当本王给你出的份子钱,等你赚钱了,把钱还我。”

    “那我要是让酒楼亏本了怎么办?事先说明啊,我可没有这么多钱还你。”

    “没关系。”

    言渊回答得十分干脆,俯下身,在她敏感的耳垂上轻轻一咬,“钱债……肉偿。”

    在柳若晴反应过来之前,言渊已经快步走到她前头去了。

    “臭言渊,你一天不调戏我,你浑身不舒服是不是?”

    “嗯。”

    “……”

    接下去的几天,柳若晴就没那么清闲和无聊了。

    从给酒楼重新取名到招工,到最后的商业策划,她全部亲自上阵。

    过了十天,她为酒楼订制的匾额便送到了。

    柳若晴的手,拂过匾额上的字,洋洋得意地侧目看向小月,“有没有觉得‘红楼’这名字取得特别有诗情画意?”

    “是挺好的,不过,有点怪怪的。”

    “哪里怪怪的?”

    “奴婢听着,总觉得不像是吃饭的地方。”

    反而听着更像是妓院的名字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