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298.云爱公主
    第298章298.云爱公主

    “放心吧,公主,奴婢之前答应过你的,绝对不会犯傻了。”

    “那就好,去休息吧。”

    “是。”

    小月从房间里出来,袖口下攥紧的小手,悄然松开,眼底,透着淡淡的苍凉。

    “柳姑娘,你要是知道我的心上人跟我是什么关系,恐怕你就不想知道他是谁了。”

    她低声自语着,眼底充满了身不由己的悲凉。

    小月走后,柳若晴继续坐在那里写故事,顺便等着言渊。

    可等到戌时都快过了,言渊还没有回来。

    她的眼皮已经开始上下打架了,又不想自己先睡,就只能硬撑着。

    可没撑半盏茶的时间,她就再也支持不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言渊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亥时已经过半了。

    回到东苑的时候,看到楼上卧房的灯还亮着,言渊的眉头,倏然一拧。

    “傻丫头不会这会儿还醒着吧。”

    你他今天只忙着处理朝中突发的事情,倒是把她给冷落了。

    晚饭也没配她吃,她会不会生气了?

    言渊的心里,不由得有些自责了起来。

    提步往楼上走去,推门进去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床上也没人影。

    往四周扫了一圈,才看到柳若晴趴在桌子前睡得正香。

    他的眸光,不经意地柔和了几分,走上前去。

    将她从桌前抱起,见她的脸上,沾上了一些烟色的墨渍,像只刚偷吃完没有插嘴的猫。

    言渊轻声笑了起来,让他想起了当日他故意罚她抄《刑狱司条例》时候的情景。

    她也是满脸污渍……

    想起那个时候,言渊的眼底,便盈满了宠溺的笑容。

    俯下身将柳若晴从椅子上抱起,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将她往床上放下。

    因为心里记挂着言渊,柳若晴睡得并不深,言渊刚将她放下,她就醒来了。

    睁着惺忪的睡眼,见言渊站在自己面前,眼底一亮,“你公务处理好了?”

    她的声音,因为刚刚睡醒而有些沙哑。

    “把你吵醒了?”

    柳若晴摇了摇头,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道:“我本来就是要等你回来,就是等着等着睡着了。”

    “没我陪着你,你就睡不着吗?”

    言渊坐在坐在她身边,取笑道。

    柳若晴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道:“我是担心你好不好,管家说您遇上烦心事了,连晚饭都没吃。”

    面对柳若晴这毫不掩饰的情意,言渊心里自是很高兴,同时,也因为自己今晚的忽视,而心生自责。

    “让你担心了。”

    言渊轻轻碰了一下她还沾着墨汁的脸,道:“先去把脸擦一下,脏成花猫了。”

    “有吗?”

    柳若晴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走到铜镜前看了一眼,见镜子里,自己的嘴角全是墨汁,还真有些脏。

    转身准备去擦脸的时候,言渊已经拧了一把毛巾,帮她擦着。

    “桌子上堆了那么多纸,你在写什么呢?”

    言渊一边帮她擦着,一边问道。

    “红楼梦啊。”

    “红楼梦?”

    帮她把脸擦干净之后,二人靠在床上坐下,或许是因为睡了一会儿的缘故,柳若晴并不怎么困。

    “这是我为我那个酒楼写的一个故事,等开业那天有用。”

    “什么故事?说来听听?”

    他长臂懒懒地一伸,将柳若晴揽在怀里。

    被今天的事心烦了一天,现在抱着她,所有的疲惫仿佛都没有了。

    那种动力和满足,是他在别人身上找不到的。

    “就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等后天我那酒楼开业了,我让你去听,顺便给我捧个场。”

    她抬眼,笑嘻嘻地看着言渊,看他眉宇间,拖着几分疲惫,担忧地蹙了一下眉。

    “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很少看你这个样子?”

    言渊握住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道:“也没什么,东瀛前来我朝参加大朝会的使船在刚过我国泾河的时候,船底被水匪凿穿,船上的使臣全部遇难了。”

    “这么严重?”

    难怪言渊看上去一脸头疼了。

    东瀛的使臣来东楚参加大朝会,结果,偏偏正好过了东楚的海域被人凿穿了船。

    往深入来说,可不是纯粹水匪抢劫这么简单。

    怕是有什么阴谋也不一定。

    “嗯,使臣的尸体都被冲到了泾河边的水岸上,现在那些尸体已经全部送往京城,但是,从东瀛那边送过来的使臣名单上来看,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是谁呀?”

    “东瀛的公主神武云爱。”

    言渊说起这个,眉头倏然拧了起来。

    这细微的小动作,柳若晴轻易地捕捉到了,心里有些不高兴。

    “好啊你,敢情这么闷闷不乐,是因为那云爱公主失踪了啊。”

    柳若晴语气中那酸溜溜的语气,让言渊挥回了神,看她脸上带着的不满,无奈地一笑。

    “想哪里去了。”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又担心她真会误会似的,忙着解释道:“神武云爱是东瀛天皇神武雄光最疼爱的女儿,云爱的母亲,是神武雄光唯一的妻子,而神武皇后在云爱出生不到半年的时候,就过世了。”

    柳若晴静静地听着言渊是叙说,虽然知道言渊跟那个东瀛公主没什么暧昧的关系,但是听着他一口一个“云爱”地叫着那公主的名字,柳若晴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吃味。

    除了他妹妹言裳之外,她还是第一次听言渊这样亲切地称呼一个女孩子。

    “嗯,然后呢?”

    压下心口那闷闷的吃味,柳若晴问道。

    言渊倒是没注意到她的异样,继续道:“你可知,神武皇后是怎么过世的吗?”

    柳若晴摇了摇头,只听言渊继续回忆道:“神武皇后本是母后身边的贴身侍女,一次大朝会,跟当时还是皇子的神武雄光一见钟情,后来就随着神武雄光嫁去东瀛。”

    “十二年前的一次大朝会,神武皇后带着未满半岁的云爱来我朝拜见,大朝会当天,神机堂的人闯进宫刺杀皇兄,而当时,神武皇后替母后挡了一剑,当场身亡。”

    柳若晴愣了一下,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样因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