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300.诡异公子
    第300章300.诡异公子

    因为这说书先生在这一带说书是远近驰名的,众人见他在这里开讲,都纷纷投去期待目光。

    “各位看官,今天,老朽要给大家讲的故事,叫红楼梦。”

    “红楼梦?”

    “各位客官可知,为何我们这酒楼,要名为红楼吗?”

    “哦,为什么?”

    “这……就要让老朽从这个故事中,向各位娓娓道来了。”

    在这个时代,说书的娱乐对民众来说并不陌生,但是,像《红楼梦》这样的故事叙述手法,却跟他们之前听的那些故事完全不一样。

    柳若晴是将红楼梦的故事,用自己的手法重新叙述了一遍,比起曹雪芹写法中的沉重,她叙述贾府前期荣华时的笔调,还是十分轻松。

    因为故事和叙述手法都比较新颖,很自然地便吸引了听客,好些人听得如痴如醉,连吃饭都忘了。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随着说书先生这话音落下,那些正听得兴起的客人都有些不满了。

    “怎么回事啊,怎么说到最精彩的地方就停下了呢。”

    “众位客官,实在抱歉,这《红楼梦》的故事,是我们东家临时写的,她写一点,老朽就说一点,客官们如果还想听的话,待明日我们东家将接下去的故事写好了,老朽再说给大家听,现在还听各位先用膳吧,饭菜都凉了。”

    那说书先生乐呵呵地开口,众人听他这么说,也没办法,只能先按下心头的好奇,静心吃饭。

    故事才说了个开头,便停止了,这种吊胃口的方法,当然也是柳若晴想出来的,在精彩之处停下,把听众的兴趣全部挑起来,这样,明天才能继续吸引他们过来。

    这好的故事,就像鸦片,当是上瘾了,想戒也戒不掉,只能继续花钱买享受。

    柳若晴挑了挑眉,侧目对身旁一言不发的小月,道:“怎么样,我这方法不错吧?”

    小月依然怔怔地发呆着,并没有听到柳若晴说什么。

    此时,柳若晴才看到小月脸上那萦绕着的浓浓的悲伤,拧起了眉,问道:“怎么了,小月?”

    “啊?没,没事,公主,奴婢只是听着这个故事,心里有些难受罢了。”

    不知觉间,眼角已经有些湿润了。

    “原来是这样,就这开头就让你这么伤心,要到结局,你不得哭死啊。”

    柳若晴取笑道,拍了拍小月的肩膀,道:“你忙了一早上了,先去后堂休息吧。”

    “多谢公主。”

    “对了,在外人面前,记得换称呼。”

    “放心吧,公主,奴婢记得。”

    小月收起眼底的怅然,转身进了后堂。

    二楼的靠着走廊的位子,男子一身白衣,端着酒杯,目光,怔怔地看着那个消失在后堂的倩影,眼神有些黯然。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他默默念着刚才那说书先生嘴里念出的那首词,端着杯子的手,微微发紧。

    他身旁的少年闻言,茫然问道:“公子,您也喜欢那说书先生说的故事吗?”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可是,为什么属下听着这故事,觉得那黛玉跟宝玉在无病呻吟呢,喜欢就在一起呗,哪有这么烦恼来烦恼去的。”

    男子听他泛起这嘀咕,轻声一笑,“等你有了喜欢的姑娘,就知道他们不是在无病呻吟了。”

    那少年不明白男子话中的意思,只是茫然地低头细细品着男子这话。

    柳若晴并没有回后堂,而是走到柜台前坐着。

    男子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递到嘴边,“小鱼,去把柜台前的那位姑娘请过来。”

    那被称为小鱼的少年听男子这么一说,目光朝柜台前坐着的柳若晴看了一眼,“是,公子。”

    小鱼来到柜台前,拱手施礼,“姑娘,我家公子有请。”

    “你家公子?”

    柳若晴从柜台前站起,见小鱼指着自家主人坐着的那张桌子,对柳若晴道:“我家公子在那边,想请姑娘过去一叙。”

    顺着小鱼的目光看过去,见临走廊的那张桌子前,一白衣男子剑眉星目,眉宇间,贵气逼人。

    喝酒的时候的,优雅温润,可举手投足之间,又给她一种没来由的盛气凌人之感。

    就是站在那里,都会让她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即使他的唇角微微勾着笑,却让人觉得异常诡谲。

    即便如此,让她不可否认的是,这男子有着一张俊美夺目的脸,就算是站在她认为已经帅得惊天动地的言渊身边,也丝毫没有半点逊色。

    “哦,好。”

    柳若晴点点头,随着小鱼走到男子面前,率先行礼,“小女子柳若晴,不知道公子喊我何事?”

    “柳若晴?”

    男子的眉头,饶有兴致地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品味她这个名字。

    柳若晴看出了他脸上的诡异,心头一凛,随后,笑道:“怎么了,公子,小女子这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哦,那倒没有。”

    男子端起酒杯,往嘴边送去,若有所思的眸子里,淌过一丝惊讶。

    靖王妃不是柳天心吗?为什么眼前这女子,叫柳若晴?

    是她不方便在外使用真名,还是……柳天心被人掉包了?

    如果眼前这个是真的柳天心,小丫头潜伏在她身边,她会不知道自己的婢女被人换了?

    男子心中的疑虑,逐渐加深了起来。

    小丫头能轻易潜伏在靖王妃身边而不被发觉,这中间肯定有其他古怪的地方。

    柳若晴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有些奇怪。

    “公子,请问你叫我过来有事吗?”

    柳若晴的声音,打断了男子的思绪,放下酒杯,他笑道:“姑娘请坐。”

    柳若晴听话坐下,总觉得眼前之人,让她觉得十分古怪。

    “姑娘这《红楼梦》写得这般动人,在下实在钦佩,故而想请姑娘来喝一杯。”

    柳若晴一愣,有些惊讶男子竟然能知道这故事是出自她之手。

    “公子是怎么知道这红楼梦是我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