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302.越悲痛就越深刻
    第302章302.越悲痛就越深刻

    “好啊。”

    柳若晴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你快去处理正事吧。”

    神武云爱失踪,距离现在已经有半个月了,再迟一天,对神武云爱来说,就多一天危险。

    言渊也没有跟柳若晴说太多,只是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便快步从红楼离开了。

    看着言渊急于离去的背影,柳若晴叹了口气。

    “如果哪天我失踪了,你会不会也这样找我啊。”

    柳若晴觉得自己有些过于矫情了,明知道言渊找神武云爱这件事,是关于东楚跟东瀛两国的大事,再加上有母后那一层关系在,他并不是对神武云爱出于什么私心,可心里却莫名其妙得堵得慌,闷闷的,很难受。

    是夜,靖王府。

    “公主,这么晚了,您还不睡啊?”

    “嗯,我在写红楼梦的结局了,接下去就可以把这一整个故事都给冯先生,他看完了连续讲下来,故事会顺畅一些。”

    小月站在柳若晴身边,看着她工整的字体,不禁由衷赞道:“公主,您的字写得好看,故事也这么好听,奴婢真是佩服死你了。“

    柳若晴笑笑。

    在现代的时候,老头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要把她培养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名媛,而且,还得是能文能武的名媛。

    可她不争气,虽然琴棋书画她都学会了,但每一样也都只是会而已,要说到精通还远着呢。

    唯一能让老头欣慰的估计也就是这书法了,当然,老头可没少罚她抄书,总算是抄出一门手艺来了。

    “这红楼梦的结局,黛玉真死了啊。”

    小月站在柳若晴身边,看着她写着故事的结尾,心头一疼。

    骤然觉得,这黛玉和宝玉的结局,终究也会是她跟那个人的结局。

    “不然呢?”

    “今天听冯先生念的那句‘如何心事终虚化’,奴婢也猜到这样的结果了,不过,心里总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想要看到他们有个美好的结局嘛。“

    小月艰难地扯着嘴角,这个故事的结局,让她看到了自己。

    柳若晴倒是没注意到小月表情的变化,听她这么说,她只会莞尔一笑,将手中写好的那张纸,放到一边,继续写下一张。

    “故事的结局,往往总是越悲痛就越让人记忆深刻,想到让那些食客们记住我们红楼,当然要让这红楼梦的结局,更加悲痛才是。”

    “也是啊,越悲痛就越让人深刻……”

    小月眸光怅然地低低重复着柳若晴这句话,将所有人的悲凉悄然收起。

    “公主,很晚了,您也早点睡吧。”

    “嗯,你先下去睡吧,我还剩一点。”

    “那奴婢先下去了。”

    小月退下之后,柳若晴继续将剩下的故事结局写完。

    打更声,从王府外一声一声传,柳若晴写完最后一个字,将笔放下,目光投向窗外被浮云遮得若隐若现的月光,怅然地低语道:“又过了戌时了。”

    自从那云爱公主失踪之后,这几天,言渊每次过了戌时都没有回来。

    柳若晴虽然没计较什么,可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失望的。

    从书桌前起身,将写好的东西收好,熄灭了灯,从床上躺下。

    今天酒楼刚开张忙了一天,柳若晴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言渊从禁军衙门那边回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快步往东院走去,忙了一天,心里总是牵挂着那个让他心生疼惜的丫头。

    不知道她是不是又在熬夜等他。

    跨进东院,院子里静悄悄的,前两天一直亮着的灯也已经熄灭了,整间屋子,都笼罩在一片烟暗之中。

    言渊的心里,往下一沉,快步往楼上走去。

    推门的动作,放轻了一些。

    点亮了其中一盏灯,床上,柳若晴纤瘦的身子,正背对着他躺着。

    他拧了一下眉,心里有些自责,提步走到她身边坐下,帮她将滑落的被子盖上。

    “这几天一直没陪你,生我气了吧?”

    熟睡的柳若晴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嘴里梦呓了两声,换了个睡姿继续睡着。

    言渊的目光,柔柔地看着她,只要能看着她,仿佛所有的疲惫都不见了。

    窗外,一阵凉风吹过,将她放在桌子上写好的那些纸,全部吹落到地上,散得到处都是。

    言渊从床边起身,点亮了其中一盏灯,上前将窗户关上,跟着,将地上的纸,一张一张捡起叠放好。

    目光,掠过纸上哪一首排列工整的诗词,心头,蓦地一紧,“《葬花词》?”

    他想起了今天在酒楼听那个说书先生说的那段红楼梦,正好说到黛玉葬花俺一块。

    拿起面前这张写着《葬花词》的纸看了起来,这首《葬花词》很长,言渊一路往下看去,眉头越锁越深。

    他不是一个轻易受外物影响情绪的人,尤其是那些文人写得那些充满酸腐之气的诗词。

    可是,这首《葬花词》却让他读着,心脏莫名地抽疼着。

    大概是因为,这《红楼梦》的故事,是从那个丫头手中写出来的缘故吧。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静静地念着最后地这四句诗,言渊的心,仿佛被紧紧握紧了。

    心脏,没来由的,疼得厉害。

    他又想起了白天听到的那句“若有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这首诗,悲观得让他的心,揪着疼。

    半晌,他才收起了全部思绪,吹灭了那盏灯,回到柳若晴身边,悄声躺了下来。

    目光,静静地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心疼而又充满了怜惜。

    “傻丫头,我不是宝玉,你也不是黛玉,我们的结局,不会像他们那样,一定不会的。”

    他伸出长臂,将柳若晴紧紧拥入怀里,感受着怀中的人儿给他带来的满足,他的唇角,轻轻上扬。

    翌日,柳若晴难得醒得比往常要早一些,但也已经过了卯时了。

    她缓缓睁眼的时候,意识到自己被人紧紧抱在怀里,她愣了一下,随后,笑容缓缓沿着她的嘴角上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