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303.言渊跟云爱的关系
    第303章303.言渊跟云爱的关系

    轻轻从言渊的怀中抬起头来,对上了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依然那般好看得令人心动,仿佛怎么看都看不腻似的。

    她的眼底,染上了一丝捉弄般的笑意,取过自己鬓角的长发,刚要往言渊的鼻尖伸过去,却听那一道磁性的嗓音,从她头顶上方传来

    ——

    “才醒来就想做坏事?”

    好听的嗓音,带着刚刚醒来的沙哑,乍听上去还有几分惹人遐想的性感。

    柳若晴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快速将手收回,下一秒,便对上了言渊缓缓睁开的目光。

    深邃,澄澈。

    “早。”

    她心虚地扯了一下嘴角,为自己刚才差点成功的恶作剧眼神闪烁地吐了吐舌头。

    “早。”

    言渊的眼底噙着笑,揽在她腰间的手,微微加重了力道,“你刚才想对我做什么?”

    “哪有对你做什么?”

    她心虚地收回了目光,转了转眼珠子,立即转移了话题,“这会儿都辰时了吧,你怎么还不出门?云爱公主找到了?”

    只听言渊轻轻叹了口气,右手将柳若晴揽在怀中,道:“这几天忙着找她,都没时间陪你了。”

    柳若晴在他怀里,笑容微僵,随后,满不在乎地笑道:“这有什么呀,我们天天见面,等找到云爱公主之后,你不就可以心无旁骛地陪我了呀。”

    言渊看着她那毫不在意的样子,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看来你一点都不介意我去找别的女人,真让我失望。”

    他的唉声叹气,引得柳若晴没好气地嗤笑出声来,伸手用力推了他一把,道:“我可不想满朝文武骂我红颜祸水,耽误你办正事呢。”

    她从他怀中出来,道:“赶快起床吧,找云爱公主要紧。”

    言渊看着她,无奈起身下床,若不是云爱现在生死不明,他还真不想对这件事亲力亲为。

    “我先陪你去吃早饭吧。”

    “不用了,别耽误正事。”

    柳若晴想也不想,便拒绝了,丝毫没有半点在乎的样子,这倒是让言渊的心里,真的有些失望了。

    他还是多希望她能不要这么懂事,偶尔在他面前无理取闹一下也好啊。

    “快去吧。”

    柳若晴推了推他,催促道。

    心里有些恼,最后,言渊也没有坚持,穿戴整齐,洗漱完毕之后,便从王府离开了。

    禁军衙门——

    “老九,从禁军在泾河泾河那边反馈过来的消息来看,都这么多天了,还没找到云爱的遗体,她生还的可能性应该很大。”

    八王爷言绝指着面前的地图,继续道:“你看,泾河下游这里,就有一个渔村,会不会云爱被这渔村的人给救下了。”

    “有可能,让禁军沿着泾河附近的每一个渔村去找,就算找不到云爱,应该也能找到一些线索。”

    “嗯。”

    言绝点点头,对身旁的副将道:“按靖王爷说的去做。”

    “是,卑职告退。”

    “等等。”

    言渊出声,唤住了那副将。

    “王爷还有何吩咐?”

    “去神犬营那边,带夜狼一起去。”

    “是。”

    副将退下之后,言绝捏了捏眉心,在边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段时间为了找云爱,真是累得够呛,要是云爱出了什么事,先不说怎么跟神武天皇那边交代,也对不起母后临死前的遗愿。”

    言渊蹙着眉,在言绝身边坐下,脸上的疲惫也有些明显。

    “对了,你这几天早出晚归的,我那位弟妹还愿意让你上床吗?”

    言绝带着幸灾乐祸的声音,从他右手方传来。

    言渊抬眼看他,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皇兄对我们的夫妻生活怎么这么关心?”

    “那是,谁让你是我弟呢,我不关心你关心谁呀。”

    言绝动了动眉,“天心没把你从床上踹下来?”

    因为知道了柳若晴的身份,言渊从任何人口中听到“天心”两个字,都会让他觉得无比别扭。

    可现在,在想到万全之策之前,他也只能先隐瞒着若晴的身份了。

    “我倒是希望她能吃点醋,可惜她根本不在乎。”

    听着言渊口气中那满满的失落,言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不出来,靖王爷对弟妹用情至深啊,听听这怨妇一般的口气……”

    言绝的打趣,引来了言渊不悦的目光,“改天我上奏皇上,给皇兄赐个婚如何?”

    “还是免了吧,本王现在这潇洒日子还过得自在,九弟还是别给我添乱了。”

    言绝赶忙摇手拒绝,一副躲避洪水猛兽的样子。

    仿佛给他娶个王妃回来,就是要杀了他的模样。

    “皇兄这话说的,我看我跟我们家天心就很好,天冷了,还能互相取暖……”

    “行了,行了,就你家天心最好了,行不行,你能别在我面前肉麻吗?还互相取暖,当初还不知道是谁一副咬牙切齿到想把人家骨头都给拆了。”

    言绝说话的表情,一脸嫌弃。

    话倒又说回来,爱情这东西,真是奇妙,竟然能把老九这座千年冰上化得连棱角都没了。

    言渊对言绝的话,不以为意。

    如果当初他能料到自己今天会这么爱那丫头,当初打死他,他都不敢骂她半句,差点就让她跟别的男人跑了。

    “不过……”

    言绝的表情,突然间有些严肃了起来,目光看向言渊,道::“天心知道你跟云爱的关系吗?”

    言绝的话,让言渊的脸色,骤然往下一沉,“我跟云爱能有什么关系?你别在天心面前瞎说。”

    “我知道你跟云爱之间没什么关系,但是,母后在世的时候,是把云爱许给你的,你当初也没拒绝,最后为了救裳儿,又娶了天心,这件事,如果你不跟天心说清楚,万一她从别人口中知道的话,你想解释就难了。”

    言绝的话,让言渊的脸色,沉得更厉害了一些,浓眉深深蹙起,他没有说话。

    当初母后说要把云爱许给他的时候,他没拒绝,是因为他根本不懂情爱,对他来说,娶谁都一样。

    再加上那时候,他也才十五岁,云爱也才八岁,他根本就没把这当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