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304.果然是真爱
    第304章304.果然是真爱

    况且,母后过世之后,云爱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东瀛,他根本就没想起这件事,现在八皇兄提起,他才想起来。

    虽说这件事情本身确实没什么,可如果真让若晴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加上这几天他这么费尽心力地去找云爱,她会不会有别的想法。

    言渊的眉头,皱了起来。

    只听言绝道:“天心的脾气,虽然倔,但也不是不讲理,你把情况跟她说清楚,也就是一件小事。”

    言渊沉默了片刻之后,沉沉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我找个时间跟她说。”

    那丫头就对这段感情并没有足够的安全感,如果他还冒这种险的话,这段感情,怕是真的悬了。

    他可没忘记,他们之间,还有一个让柳若晴牵肠挂肚的柳千寻。

    就在这个时候,先前那副将又重新跑了回来,脸上,还带着几分为难之色。

    “怎么了?”

    “禀王爷,夜狼它根本不听卑职的,卑职唤了它好几声,它都不理。”

    “怎么会?”

    言绝疑惑地看了一眼言渊,“夜狼之间出去执行任务,一直都是张成带着,应该会听他的话才是。”

    “是啊,王爷,卑职也觉得奇怪,夜狼以前很听话,只要卑职一唤它,它就会跑来,可今天,卑职唤了它好几声,它就坐在那里不动。”

    副将张成为难地在言渊和言绝二人身上来回看着。

    见言渊垂着眸,犹豫了片刻,道:“本王去看看。”

    “王爷请。”

    神犬营就在禁军衙门内,言渊言绝二人过去的时候,见夜狼正精神抖擞地坐在地上,神采奕奕,英气逼人,对着他们摇尾巴,一点都没有生病的样子。

    “夜狼不是看上去好好的吗?”

    言绝问道。

    “是啊,王爷,可卑职唤它,它就是不动。”

    言渊的目光,盯着小渊那炯炯有神的目光,看了数秒,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倏然一拧。

    那张俊美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自在。

    表情别扭地指着夜狼,对张成道:“喊它小渊试试。”

    “小……小渊?”

    张成的脸色烟了下来,这……这不是王爷的名讳吗?

    “卑……卑职不敢。”

    张成垂着脑袋,嘴角,微微抽着,身子微微颤抖着,像是在强忍着什么。

    言渊不是没看到张成脸上的异色,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别扭和不自在,好看的眉头,微微一拧,不耐道:“让你喊你就喊。”

    “是……是,王爷。”

    张成转身,跟夜狼还有点距离,毕竟有靖王爷的名讳在,他也不敢喊得太大声,只是轻轻喊了一声,“小渊。”

    虽然声音不高,但是小渊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就像是张成要喊它执行任务了一般,快速朝张成飞奔了过来。

    张成的脸色,变得有些复杂,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只是苦着一张脸,回头看向言渊。

    “王……王爷,可……可以了。”

    这……这是要命啊,王爷什么时候把夜狼的名字给改了。

    改什么不好,还偏偏改成“小渊”。

    这让他以后带着夜狼出去执行任务,天天喊着它“小渊”,这不是让他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过日子吗?

    言渊的表情已经别扭得有些难看了。

    见他不耐烦地对张成摆了摆手,“那就赶快带它去找云爱公主。”

    “是,王爷。”

    张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牵着夜狼赶忙从神犬营离开了。

    言渊回过头,见言绝眼神古怪地看着他,脸已经憋得通红,那张俊美的脸,此时抽得厉害。

    言渊的脸色,往下拉了下来,“想笑就笑吧,别憋出内伤来。”

    “噗——”

    言渊的话才说完,言绝便再也没顾及形象地爆笑出声,“哈哈哈……小……小渊?我的天,小渊……哈哈哈~~~”

    他紧紧抓着言渊的手臂,眼角已经笑出湿润来了,“这……这名字是你家那位宝贝王妃改的吧,哈哈哈~~~”

    弟妹啊弟妹,你还真是个人才,这都想得出来。

    这靖王府要是没她,还真是热闹不起来。

    “老……老九,你对她……果然是真爱,哈哈哈……这……这都没把她的脑袋拧下来,哈哈哈~~~”

    言渊早就已经被他这个八哥和王妃弄得没脾气了。

    他只是冷眼看了言绝一眼,道:“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有什么消息,让禁军去红楼找我。”

    说完,转身拂袖离去。

    身后,还是言绝那控制不住的爆笑声,“替我跟弟妹问好啊,哈哈哈~~~”

    因为开业第一天的一段成名,第二天,还没到饭点,就有不少人来到红楼占位子,要听接下去的剧情。

    生意如此之好,本是一件开心的事,可柳若晴却显得兴致缺缺。

    “也不知道云爱公主什么时候能找到,都过去这么久了,要是出事了的话,言渊怕是会不好受吧?”

    这毕竟是母后临终交代的,真让神武云爱出了事,换成她,她也会不舒服。

    拿着手中一直带在身上的玉佩,道:“师父啊师父,你到底在不在东楚啊,红楼梦都火成这样了,你都没想过是我吗?”

    “你要是来了,你就可以帮言渊算算,云爱公主到底是死是活,也能让人心里踏实些。”

    自从上次从花溪镇回来之后,她也想过办法去找老头子,可是,始终不见老头子的下落。

    在红楼内说红楼梦,一方面是为了赚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引起老头的注意。

    这么出名的地方,这么出名的故事,老头不可能想不到。

    除非,老头真的不在京城。

    突然间,她想到了什么,眼中瞬间亮了起来,跟着,恍然大悟一般,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真是最近跟言渊腻歪腻糊涂了,找人这种事,干嘛非要自己亲自来啊,画张图发去全国各地,让言渊派人去找,只要老头在东楚,肯定就能看到啊。真是谈恋爱谈傻了。”

    她现在算是知道什么叫恋爱中的人都是没脑子的了。

    当下,她便立即让小月取来纸笔,坐在后院的亭子里,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地画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