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305.不是滋味
    第305章305.不是滋味

    “公主,您在画什么呀?”

    “我师父啊。”

    “就是上个月您说要去花溪镇找的那位很重要的人吗?”

    “嗯。”

    柳若晴点点头,手上的动作,继续飞快地进行着。

    “那公主您先忙,奴婢先不打扰您了,奴婢去前面看看。”

    “好,去吧。”

    柳若晴忙着作画,很快,一幅画便作好了。

    她拿起细细欣赏了一番,“嗯,还不错,看着还挺像老头的。”

    这又得感谢师父他老人家当初逼她学画画了,再加上她当时的国画老师还真是不折不扣的老顽固。

    不学好就不让她放学,逼得她还真是学出了几分模样。

    最起码,现在要画老头的样子,没那么难了。

    小月从后堂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言渊走进门来。

    她赶忙迎上去行礼,“奴婢……”

    “行了,在外面就不用行礼了。”

    言渊出声阻止了她,“你家公主呢?”

    “公主在后院作画,王爷这边请。”

    小月正欲带路,却被言渊给阻止了,“不用了,本王自己去,你下去吧。”

    “是,王爷,奴婢告退。”

    言渊走进后院的时候,远远地便看到柳若晴在凉亭内,背对着他,手里拿着一幅画看着。

    他没看清那幅画,只是看到了大概的轮廓,是一名男子的画像。

    言渊的心,骤然往下沉了下来,脑海里首先想到的,便是那个已经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柳千寻。

    下一秒,又见柳若晴的脸上,挂着泪,她不停地伸手擦着,可眼泪还是流得很凶。

    言渊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下来,眼神里,带着生气和失望。

    都过去这么久了,她跟他之间也经历了这么多,她竟然还想着柳千寻,甚至可以看着他的画像,都能哭成那样。

    “柳若晴,你真的放得下柳千寻吗?”

    他低哑的声音开口,语气间,充满了怒火和低落。

    她跟他所有的恩爱,全是出自真心吗?

    又或者,她的心里,真的可以装下两个男人?

    言渊的目光,看着柳若晴不断擦眼泪的样子,越来越心痛,越来越失望。

    难怪她可以毫不在乎他把心思都放在云爱的身上,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在乎,因为不在乎,所以就无所谓。

    连他要陪她一起吃顿早饭都不需要。

    他以为,他跟她之间经历了这么多,总是能取代柳千寻的全部位子。

    他涩然笑了一下,看着柳若晴不断擦泪的动作,声音低哑道:“你的心里或许真的有我,但却不及柳千寻,对吗?”

    目光,静静收回,他没有去找柳若晴,而是转身拂袖而去。

    “我靠,到底什么东西飞进去了,眼泪怎么停不下来?”

    柳若晴不断地擦着眼睛,刚才看老头的图像,一片烟色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飞到她的眼睛里,又酸又涩,难受得厉害。

    跟着,眼泪就不停地往下掉,擦都来不及擦。

    她一边擦着眼睛,一边大声喊着,“小月!小月!”

    听到声音,小月立即跑进后院来,“公主,怎么了?”

    “你帮我看看,眼睛里有什么东西,眼泪止不住了。”

    “好,让奴婢看看。”

    小月掀开柳若晴的眼皮,一小块烟色的东西,黏在柳若晴的眼白上。

    “公主,是草木灰,您先别揉,奴婢去端水过来给您洗一下。”

    “好。”

    柳若晴在边上坐了下来,小月很快便端来清水,“公主,来,把眼睛睁开,洗一下。”

    费了好大的劲,柳若晴眼中的草木灰才被洗了出来。

    “公主,您感觉怎么样?”

    “嗯,没什么了,还有一点点痛。”

    “草木灰进去,是会有点痛的,公主您的眼睛还有点红肿,要不先回王府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坐一会儿。”

    跟着,柳若晴将边上画好的那幅图,递给小月,道:“帮我把这幅图收好,等忙完这阵子,让王爷派人把图送去全国各地,我就不信还不找不到师父。”

    “好嘞,公主。”

    小月将图接过,视线扫了四周一圈,问道:“说起王爷,王爷刚刚不是来找您了吗?怎么不见他?”

    “王爷来找我了?”

    柳若晴一愣。

    “是啊,奴婢在前面还跟王爷碰上了呢,王爷说自己来找您,不用奴婢带路,怎么这会儿还不见王爷。”

    “哦,可能他临时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又走了吧。”

    柳若晴失望地敛下眼眸,没再说什么了。

    她就是不想让自己变成那种过于依赖对方的人,才不想在言渊面前表现得太过在意。

    可是,心里却因为这几天言渊的冷落,而难免有些不舒服了。

    当晚,如柳若晴所料的那样,言渊还是没有回来。

    柳若晴的心里,闷闷的,早早就睡下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步履有些沉。

    柳若晴醒了过来,刚从床上坐起,便看到言渊推门进来,脸上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泛红。

    蹒跚的步履显示出了几分醉态,让柳若晴皱起了眉。

    快速下床将他往里边扶,“发生什么事了,你喝这么多酒?”

    她拧着眉看着言渊。

    她知道言渊的酒量不错,能喝成步履蹒跚,绝对是喝了不少。

    “遇上什么事了,让你烦成这样,需要借酒浇愁?”

    柳若晴的心里,多了几分怒意。

    她不愿意去想太多,却又不得不去想,最近让他心烦的,除了云爱公主失踪的事之外还能有什么事?

    但是,她不曾料到,云爱的失踪,会让他烦到借酒浇愁的地步。

    这真的仅仅是因为母后临终的医院,又或者是因为东瀛和东楚两国的邦交吗?

    言渊抬眼看着她,静静地盯着她半晌,收回了目光。

    将柳若晴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拿开,他表情生冷地开口道:“找云爱找得有些累了,我先睡会儿。”

    说着,他起身往床边走去,没再看柳若晴一眼。

    柳若晴愕然看着自己空掉的手,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心头,突然间紧了一下。

    视线看向床上已经躺下的言渊,柳若晴的心里,有些烦乱,有些不是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