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308.你真大方
    第308章308.你真大方

    刘叔正在柜台前招呼客人,看到言渊神色慌张地从外面跑进来。

    他赶忙从柜台前出来,迎了上去,“公子是来找东家的吧?”

    “嗯,她人呢?”

    “刚喝了药,在后院休息呢,公子快去看看吧。”

    “喝药?”

    言渊的心里,紧了紧,“喝什么药?”

    “东家昨晚在门外坐了一夜,早上我开门的时候就看到她坐在门口睡觉,情绪还很不好,坐了一夜,怕是着凉了,刚刚还跟我说喉咙痛呢。”

    言渊在听到柳若晴就在寒风里坐了一夜,心里又闷又疼。

    过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是放不下柳千寻。

    “公子,夫妻之间,难免有摩擦,咱们做男人的,就让一让,女孩子嘛,气过了就过了。”

    言渊没说话,只是烟沉着脸,往后院走去。

    见柳若晴正坐在院子里,看着面前被风垂落的枯叶,发呆着。

    那背影,看着无比的孤独和落寞。

    不管心里有多气,看到这一幕,僵硬的心也已经软了几分了。

    提步朝她走过去,柳若晴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她收起了思绪,下意识地转过头来。

    见是言渊,眼中讶了一下,随后,化作了平静和淡漠,再也没有之前的欣然之色。

    “你怎么来了?”

    她的语气淡淡的,没有过多的热情,这么明显的变化,言渊自然是察觉出来了。

    他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半点见到他时的欣喜。

    心头,蓦地往下一沉,压下心中的不快,垂眸看着她,问道:“我不能来吗?”

    柳若晴哂然一笑,佯装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道:“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着急去找云爱公主吗?”

    她的语气中,不由自主地多了几分酸酸的味道,尽管她竭力地掩饰,可还是有些隐约流露出来。

    言渊看着她淡漠的样子,心头有些不痛快。

    往前靠近了她一步,将她移开的目光转向自己,沉声问道:“你在生我气吗?”

    柳若晴的心,颤了颤,脑海里,又浮现出他昨晚失望伤心的模样,心脏和喉咙都开始收紧。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继续在言渊面前坚持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她别开了目光,装着忙碌地把玩着手边的寒梅枝条,道:“有什么好生气的,就算……”

    她顿了一下,指尖,将手中的梅花给捏碎了,“就算你娶她回靖王府,我都没意见。”

    “柳若晴,你说什么!”

    言渊的脸,顿时烟了下来,额头因为怒气而凸起了几根青筋。

    柳若晴觉得有些可笑,昨晚醉了都想着她,因为找不到她就痛苦成那样,她都不介意她娶他进王府,他还生气给谁看?

    “我说,如果云爱公主活着回来,就算你娶她进靖王府,我都不会生气!”

    她冷眼看着言渊,双眼刺痛得厉害,那酸涩的感觉,愈演愈烈,她连眼睛都不敢眨。

    她害怕只要她一眨眼,眼泪就会在她眼底失控。

    言渊额头上的青筋,凸起得更厉害了,眼中冰冷的光芒,也越来越深。

    柳若晴无心去解读他这般生气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她只想快点离开他的视线。

    一看到他,她的脑子里,便全是他昨晚的那一番话,还有对她冷漠决然的样子。

    “我有点不舒服,先进去休息了。”

    她垂下眸子,绕过他提步离开,却被言渊从身后一把给拽了回来。

    “柳若晴,你可真是大方!”

    手臂,被言渊拽得生疼,喉咙也疼得厉害,吹了一夜冷风的委屈,在此时一并用上柳若晴的心头。

    她鼻尖一酸,直视着言渊的愤怒,道:“是啊,我是很大方,如果需要的话,靖王正妃的位子,我也可以大方到让给她。”

    话音一落,手臂上的力量又加重了几分,疼得她皱起了眉。

    “柳若晴!”

    这三个字,言渊几乎是咬着牙关喊出来的,“你……你简直越说越离谱了,我跟云爱有什么关系,你没事扯我跟她做什么!”

    “没关系吗?”

    柳若晴挑了挑眉,显得毫不在意,“我还以为我这么大方得体,王爷心里会很开心才是呢。”

    没关系?

    没关系是会因为找不到她而借酒浇愁,醉了还能难过到绝望吗?

    柳若晴忍不住想笑。

    “柳若晴,你……”

    言渊气得一口气堵在胸口,看着她嘴角毫不在意的笑意,心头疼得发胀。

    “给我跟云爱扣上这么一顶帽子,不就是为了给你自己一个再去找柳千寻的借口吗?”

    “找柳千寻?”

    柳若晴愣了一下,随后,恼火地皱起了眉。

    “你没事扯他干什么?”

    她觉得言渊有些无理取闹,心头的火,更深了几分。

    “不能扯他吗?你敢说,你心里没牵挂着他?”

    想起昨天她拿着柳千寻的画像直哭的样子,他就像立刻马上找到柳千寻,将他碎尸万段!

    柳若晴这会儿也是在气头上,也没听出言渊口中的意思,怒道:“我心里是记挂着他,想着要找到他,那又怎么样?”

    她用力推了言渊一把,“我现在巴不得你马上找到云爱公主,娶她进门,我好退位让贤,赶紧去找我要找的人!”

    言渊气得脸已经烟到了极点,“柳若晴,过了这么久,你还是说出来了,只要有机会,你就想摆脱我,是不是?”

    难怪她对他去找云爱的事,一点都不在乎,一点都不生气,她现在是巴不得他把云爱娶进门,好放她自由,让她跟柳千寻双宿双栖吧。

    柳若晴的怒火也烧得越来越旺,两人的理智,也在此时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

    柳若晴回答得十分干脆。

    两人怒目相对,眼中的怒火,伴随着失望,从彼此的眼底流淌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刘叔引着齐风从前堂进来,看到两人的模样带着凉意,刘叔跟齐风都愕了一下。

    刘叔的脚步停在原地,没有跟上去,只有齐风停顿片刻之后,硬着头皮,走到言渊面前,压低声音,道:“王爷,八王爷说有云爱公主的线索了,请您往禁军营那边过去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