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309.王妃有点小意见
    第309章309.王妃有点小意见

    柳若晴的眸光,凛了下来,袖口下,拳头紧握,“王爷还是赶快去吧,去晚了又找不到了,免得王爷您又伤心。”

    “柳若晴,你可真会倒打一耙。”

    到底是谁找不到人而伤心?

    她是不是忘了自己昨日因为找不到柳千寻而哭成泪人的样子了?

    言渊气得一拂袖,冷着脸收回了目光,“走。”

    言渊随同齐风离去,柳若晴苦涩地笑了起来。

    面前的那盆寒梅,被她摘得没剩下几朵。

    “还说自己跟她没关系,听到人家有线索了,不马上跑了吗?”

    禁军营——

    “禁军在渔村那边得到一点线索,几天前,确实看到一个很像云爱的女孩子路过渔村,看样子有些狼狈,有渔民去问她要不要帮忙,她拒绝了之后,就离开了。”

    “这么说,云爱确实还活着?”

    “嗯。”

    言绝点点头,“我已经让禁军沿途继续查找云爱的下落了,只要她没事,就一定能找到她。”

    “嗯。”

    言渊淡淡地应了一声,便没再开口。

    言绝见他情绪有些不对,便问道:“怎么了?有了云爱的线索,你不是应该松了口气才对吗?怎么看着还很沮丧的样子。”

    “没什么。”

    言渊摇摇头,“有酒吗?陪我喝几杯。”

    言绝有些惊讶,“这段时间忙着找云爱,你都没时间陪天心,难得今天有时间,不去找你的宝贝王妃,还愿意留在这陪我喝酒?”

    听言绝提起柳若晴,言渊的眉头,拧了起来,脸上的烦闷更加明显了一些。

    “你要是不愿意陪我喝,我自己找个地方喝。”

    “行行行,我陪,我陪。”

    兄弟二人找了一间酒馆坐下,才坐下没多久,言渊已经给自己灌下去好几杯了。

    终于,言绝有些看不下去了,将他手中的酒瓶给夺了过来,“行了,不是要我陪你喝酒吗?你全喝光了,我喝什么?”

    言渊缓缓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道:“酒馆最不缺的就是酒,皇兄还怕没酒喝吗?”

    说着,他又要伸手将言绝手中的酒瓶给夺回来,去被言绝快了一步躲开了。

    他皱着眉看他,“你今天很不对劲啊,怎么学会借酒浇愁起来了?”

    话音刚落,他又想到了什么,眼底淌出了几分苦恼,“不会是你告诉了天心关于你跟云爱之间的婚约,所以天心生你气了?”

    随即,言绝又否定了这样的说法,“不对啊,天心不像是个这么不讲理的人,你跟云爱又没什么关系。”

    言渊端着酒杯,脸上全是涩然,下一秒,见他苦笑了一声,“她要是因为在乎这个而跟我生气就好了。”

    一言罢,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言绝就更纳闷了。

    他这弟弟可是连夜狼改成他的名字都能忍,他那位宝贝王妃还做了什么让他没法忍的事,竟然还难过到在这里借酒浇愁?

    确实,言绝在言渊的眼底,看到了掩饰不住的难过。

    “喝酒吧。别谈她的事了。”

    言绝果真没有在提,他这个弟弟,动了情,还真就有了弱点了。

    天心那丫头,可千万别让他真伤心了。

    至于他们夫妻之间的事,他就不参与了,当初就因为他多事,不但挨了这小子的一顿揍,还差点破坏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他现在想起当时老九这小子发了疯的模样,还心有余悸。

    那天,兄弟二人喝了不少酒,最后,言渊还是被言绝劝下,拉着他出了酒馆,送他回了靖王府。

    靖王府——

    “管家。”

    送言渊回房之后,言绝将管家叫到一边。

    “八王爷,您有什么吩咐?”

    言绝的脸上,带着几分八卦的味道:“你家王爷跟王妃最近闹别扭了?”

    “没有啊。”

    管家带着迷惑地摇了摇头,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就是昨天听侍卫说王妃出去一夜没回来,王爷最近每晚都很晚回来,王妃估计有点小意见吧。”

    “是吗?”

    言绝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心中暗忖:天心那丫头要真有意见,老九估计反而不会这么失落了吧?

    言绝觉得有些奇怪,如果光是因为天心不在意他紧张云爱的事,老九就失落得借酒浇愁,好像也有些不太可能。

    这其中,会不会还有其他其他原因。

    “老奴觉得,应该就是这原因了,平时他们都好好的,也没见他们吵架过。”

    “嗯,本王知道了。”

    言绝收回了思绪,“先走了,好好照顾你家王爷。”

    “是,恭送王爷。”

    言绝从靖王府离开之后,便直奔红楼过去。

    言渊为柳若晴买下这个酒楼的事,言绝也是知道的。

    当时,他还玩笑说要带几个朝中大臣去给她撑撑场子,被她拒绝了。

    说什么自己不想靠关系走后门来做生意,所以,朝中上下,知道红楼的老板娘是靖王妃的人并没有几个。

    柳若晴平时不怎么照顾客人,基本上都是店小二跟刘叔去招呼。

    可今天却干得特别起劲,让整个酒楼的员工都觉得诧异不已。

    “刘管事,有没有觉得我们东家今天很奇怪啊,这热情得都有点过头了,把我们跑堂的事都给做了。”

    店小二站在刘叔身边,低声道。

    刘叔是知道其中缘由的,东家跟公子,八成是吵架了,看今天公子从后院离开时那怒气冲冲的模样,估计吵得不轻。

    “东家今天心情不好,你们谁都不要去招惹他,知道吗?”

    “好嘞。”

    刘叔看向站在门口迎客的柳若晴,叹了口气。

    “客官里面请,楼上有雅座,您这边请……”

    “呦,这红楼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位女小二了,还长得挺标致的。”

    门口进来一位匪里匪气的男人,一看到柳若晴在门口招呼,便伸手上去调戏。

    柳若晴本就心情烦躁,这男人明显是撞枪口上了。

    刚一伸手往柳若晴的脸上摸去,还没碰到她的脸,就被柳若晴直接抓着手指,往后一掰,只听嘎嘣两声,那男人的手指便全被她给掰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