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311.敢亲别的男人
    第311章311.敢亲别的男人

    再说酒楼这边,柳若晴的心里越喝越难受,本想让自己醉一点就不会去想言渊跟云爱之间那点破事。

    可越喝,心里就清晰,越清晰就越难过。

    喝了一口酒,看向言绝,开口道:“八哥,你以后有了王妃,会不会还想着别的女人呢?”

    言绝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抬眼看了柳若晴一眼,心里泛起了嘀咕。

    还说没生气,不让我提老九,自己反而提起来了。

    “我肯定不会,你八哥我这个人,对待感情是最专一的。”

    说到这,他又停了一下,看了柳若晴一眼,强调了一句,道:“我们言家的男人都很专一。”

    “呵呵……”

    柳若晴讽刺地冷笑了一声,醉态渐浓,“放屁!你们言家的男人,最不是东西了。”

    “……”

    言绝无语!

    死丫头竟然敢说他放屁!竟然敢说言家的男人不是东西?

    要是被有心人听到,她是要掉脑袋的,知道吗?

    好,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本王原谅你了。

    “谁不是东西?”

    “当然是言渊那臭东西,吃着碗里还想着锅里,我讨厌死他了。”

    柳若晴也没意识言绝在套她话,直接说了出来。

    “快吃快喝呀,停着干嘛?”

    柳若晴见言绝停着,便催促道,自己又拿着酒壶开始喝。

    “行了,别喝了,天色晚了,快回家吧。”

    言绝起身,将她从凳子上扶起,“来,听话,八哥送你回去。”

    “我不要!我不要回去。”

    柳若晴用力挣脱了言绝,揪着他的衣服,道:“八哥,是兄弟就陪我喝酒。”

    她继续从言绝的手中挣扎着要去喝酒,言绝刚想拦着她,却见窗口楼下,言渊正拧着眉,面无表情地站在楼下徘徊着。

    言绝的眼底,骤然一亮,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臭小子,还是忍不住来了。”

    他笑着收回视线,对怀里还不太安分的柳若晴道:“好,好,你要喝就继续喝,我不陪你了,先走了。“

    “别走啊,八哥,别走啊……”

    言绝没理她,快步下了楼。

    柳若晴有些不太高兴地趴在桌子上,睁着醉意朦胧的双眼,嘀咕着:“言家的男人最坏了,一个吃着碗里想着锅里,一个连喝酒都不陪我,还有一个……”

    她突然傻笑了两声,“还有一个……以后可能还要砍掉我的脑袋。”

    她端起酒杯,在自己面前摇晃着,酒精的后劲开始上来了。

    她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不清。

    “不陪我喝,我就自己喝……”

    双眼,已然通红。

    言渊的脚步,正在酒楼外徘徊不定的时候,便看到言绝笑盈盈地从里头出来。

    在这里碰上言绝,再看着眼角揶揄着的笑意,言渊的脸上,有几分别扭。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放不下她。”

    “谁说我放不下她,我只是正好路过罢了。”

    他眼神闪烁地回避着言绝眼中的戏谑,别扭着开口道。

    “是吗?那你现在去哪?”

    言绝俨然没打算相信言渊的话,见他还死要面子强撑着,便也没那么轻易要放过他。

    言渊的眉头,烦闷地拧了起来,“这么晚了你还待外面做什么,还不滚回你的聿王府去,你管我去哪里?”

    言绝挑了挑眉,也不恼,想起此时还在楼上买醉的柳若晴,倒也没打算再开言渊的玩笑,道:“别死撑了,她在里面喝醉了,对你意见还挺大,连我们言家的男人连带着遭殃了,你快上去看看,我先走了。”

    留下这话,言绝便从他面前离开了。

    言渊听柳若晴喝醉了,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可心里还是放不下她,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下,便立即提步进去了。

    刘叔看到言渊进来,赶忙笑盈盈地迎了上去,“公子,您来了。”

    “嗯,你们东家人呢?”

    “东家在楼上,公子请。”

    刘叔准备带路,被言渊给阻止了,“我自己上去。”

    “是。”

    言渊上到二楼,便看到柳若晴坐在窗边的位子,身子趴在桌子上,手里还端着酒杯喝着。

    “有什么了不起的,本姑娘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男人,你言渊算个什么东西,老娘我还不稀罕了。”

    他听着她嘴里骂咧咧地骂着他,心里也堵着一团火,可是,看她醉成这副模样,也就没心思跟她计较了。

    “自己心里想着别的男人,你还好意思怪我?”

    他沉着脸,泛起了嘀咕,提步朝她走去。

    柳若晴刚端起酒杯欲往自己的嘴边送去,却被人快一步给夺了过去。

    她不开心地皱起了眉,扭头过来,“谁啊,干嘛抢我的酒。”

    她脸上全是醉意,酒精将她整张脸都熏得通红,看到言渊的时候,她的眼底,瞬间亮了起来。

    这样一瞬间的明亮,言渊也捕捉到了。

    她醉了的时候,看到他还能心生欣然之色,言渊的怒气,立即消了大半。

    正要开口,突然间见她嘻嘻笑了两声,撑着桌子走到言渊面前,突然间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心头骤然一软,还没等开口,柳若晴抢先了一步,“嘿嘿,八哥,你又回来陪我啦……”

    满嘴的酒气,扑面而来,言渊的眉头皱起的同时,脸色也顿时烟了下来。

    敢情她刚才看到他,眼底闪过的那一抹明亮,是因为把他看成了老八?

    “我就知道你最讲义气了……”

    她用力打了一个酒嗝,“为了表达我对你的谢意,我……我打算亲……亲你一口……”

    说着,她便把嘴给凑了上去。

    言渊的脸,烟成了一块碳。

    竟然还敢亲别的男人!

    下次他绝对不能再让这个死丫头喝醉了。

    好在这一次是他在这里,如果真的是老八,她是不是真亲上去了。

    该死的!

    言渊在心里,狠狠地咒骂了一声,恨不得将言绝给狠狠揍一顿。

    “来,八哥,我亲亲……亲亲……”

    言渊被她惹得气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出,只能无奈地抱起她,往下走。

    “八哥,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我……我不回靖王府,我……我最讨厌言渊那个臭东西了,你……你别抱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